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都 > 第九十七节 三军不可夺其帅

第九十七节 三军不可夺其帅

夜幕笼罩落日坪,星月交辉,卧龙山与鹿鸣坳灯火通明,兵将枕戈待旦,犹未从白日的亢奋中平息下来。百万大军,真正投入厮杀的不过小半,然而胜利是如此酣畅淋漓,虽未能尽兴,血气血食堆积如山,亦足够上下享用好几日了。不过象兵与十鼎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多留一个心眼,提防敌军出其不意夜袭,张弛之余,外松内紧,暗中将营盘守得如铁桶一般。

tsxsw.la

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欢喜有人忧,太白镇将收拢败军,焦头烂额,亲力亲为,统共才不过二三十万人马,士气低落,如同一盘散沙。白日里激战虽然惨烈,前后不过个把时辰,大军断不至屠戮一空,兵将死伤之余,大半作流云散,被对方趁乱掳去,赚得盆满钵满。太白镇将心情极其恶劣,正咬牙切齿之际,一心腹偏将在帐外求见,没好气唤进来一问,却是金翅与明海遣使来请,前往大军驻地议事。

太白镇将实在没什么心情掺和,皱起眉头思忖片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血战绵延不绝,日后终须依仗二将照应,没奈何,只得收拾起心情走上一遭。

金翅与明海率大军停驻于落日坪外百里之遥的离辰山,太白镇将在一干心腹铁卫的簇拥下,快马加鞭奔驰而去,一路上他也想通了,既然有求于人,什么傲气矜持脸面都要剥得干干净净,拿不出对等的回报,人家凭什么帮你?姿态放得低,说不定看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份上,伸手拉上一把,总不见得翘起冷屁股,别人会拿热脸来贴!

一行人匆匆赶到离辰山,令太白镇将意外的是,金翅与明海并未拿捏托大,双双出迎,给足他面子。三将寒暄一二,并肩踏入行营,行至中军营帐前,金翅唤来一亲兵入内通禀,太白镇将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三军不可夺其帅,匹夫不可夺其志,什么人居然骑到他们头上了?

金翅镇将轻轻咳嗽一声,明海镇将会意,压低声音嘀咕了几句,营帐之内乃是涂祥涂将军,奉转轮大人之命前来监军,涂将军神通广大,执拿血气法则,登临上境,非寻常镇将可比。太白镇将心脏顿时漏跳了半拍,脸色微变,似乎察觉到他心绪激荡,金翅镇将扭头望了他一眼,目光中不无告诫。

营帐内隐隐有个声音说了句什么,含糊不清,片刻后,那亲兵出帐相请,三将彼此对视一眼,金翅镇将大步上前,当先踏入营帐内。太白镇将紧随其后,探头张望了一眼,只见那位涂祥涂将军岔开双腿,大马金刀居中踞坐,左手按在腿上,右手捏住下颌,嘴角带着淡淡笑意,漫不经心打量着他们。

金翅镇将躬身见礼,恭恭敬敬道:“属下金翅见过涂将军!”

涂祥镇将挥挥手道:“免礼,军中无须客套……”话音未落,营帐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金翅镇将脸色有些难看,眉心纠结成一团,霍地转过身,却见守在帐外亲兵匆匆奔入,张口结舌道:“外面……又……又来了一位涂将军!”

金翅镇将心中一凛,呵斥道:“胡说,哪里有第二位涂将军!”

那亲兵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道:“是……是……那人与涂将军一般无二,只是……少了一条右臂……”

金翅镇将下意识望了涂将军一眼,却见他缓缓站起身,神情中既欢喜,又迷惘,还夹杂着些许如释重负,心知来人有异,顿了顿不再开口。太白与明海对视一眼,二人以金翅马首是瞻,默默站在他身后,静观其变。

涂祥镇将定了定神,快步上前,与金翅、太白、明海三将擦身而过,径直步出营帐,迫不及待放眼望去,一轮明月悬于夜空,月光与星光照亮了营盘,魔物大军尽被惊动,将四下里围得水泄不通。千军万马之中,涂瑞镇将张开血气神域,如入无人之境,头顶一道血光冲天而起,身后还跟着条讪讪瑟瑟的小尾巴,身前七尺,身后八尺,无人敢越雷池半步。

金翅镇将下意识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来人俨然是又一涂将军,面目体态,举止神情一般无二,唯一差别是少了一条右臂,空荡荡看上去有些狼狈。他心中蓦地转过一个念头,成就上境何其艰难,眼前竟同时出现两位上境镇将,莫不成二人是同一镇柱中孕育而生,好比孪生兄弟?

四目遥遥相接,瞳孔中映出彼此的身影,仿佛亲眼看到另一个自己,营帐前涂祥将军霍然失神,痴痴立于原地,目不转睛盯着对方,良久才幡然醒悟,身不由己迎上前。魔物大军一阵骚动,刀枪并举齐声呼喝,犹如一条铁血大河,将这对牛郎织女生生隔开,涂瑞镇将抬起左臂轻轻按下,十余道血气如藤蔓彼此缠绕,渡空而去,架起一座连接彼此的“鹊桥”。呐喊声戛然而止,虎视眈眈的目光转为温柔,无数魔物翘首以盼,似乎在渴望着什么,期盼着什么。

令所有人意想不到是,“鹊桥”越过魔物大军垂落彼岸,未等涂祥镇将有所举动,涂瑞镇将已迫不及待腾身飞起,在万众瞩目之下,沿着交缠的血气横掠百丈,与涂将军撞个满怀,合而为一。金翅、太白、明海三将不约而同倒抽一口冷气,他们近在咫尺,看得无比真切,涂瑞镇将分明是把涂将军“吞入”体内,从头到脚,水乳/交融,吃人不吐骨头,血肉精元尽皆化为己有,连残缺的右臂也随之“长”了出来。

金翅镇将打了个寒颤,率先反应过来,急忙上前躬身见礼道:“属下金翅见过涂将军!”

涂瑞镇将咧嘴一笑,挥挥手道:“免礼,军中无须客套……”他回过神,朝观海镇将招招手,魔物大军豁然分在两旁,观海镇将身躯僵硬,一步步踩在棉花堆里,战战兢兢踏上前去,浑身上下如芒刺在背。

仙都》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仙都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