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雪淞散文随笔集 > 女子角斗士9

女子角斗士9

“是袁老板你做院长的工作了!”

用白布擦着玻璃杯的酒保和折着纸巾的小姐们都故作不知地竖耳倾听着。

“你这话我可不能置之不理。我什么时候做院长工作了?”袁紫突然表情严峻,整个脸变得僵硬。

“你有证据的话,就拿出来啊!”

“错不了的。”向波咬着牙坚持。

“你有证据吗?”

“哪需要什么证据,我凭直觉就知道了。”

“这是你在胡猜。你太会胡思乱想了。”

“是我在胡思乱想吗?我是凭女人的直觉,不会错的。”

袁紫从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

“你要这样胡乱猜测我也没办法。其实,我被你这样无厘头地骚扰,自己觉得很冤枉。”袁紫在向波的面前轻轻地吐着烟。

袁紫开始寻思,向波为什么能察觉出她向尤林要钱的事呢?难不成尤林把事情的始末告知了向波?但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尤林不可能将自己的秘密对向波和盘托出。向波说得没错,女人的直觉非常敏锐。

“袁老板,我的前途都被你给毁了!”向波突然发出粗野吼声。

“你简直疯了!”袁紫也喝道。

“袁老板你用诡计抢走我的男人,还毁了我辛苦打理的酒吧……你还敢厚着脸皮在我面前抽烟?”向波大声叫骂,气得双手直打战。

“我抢走你的男人?啍,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向波露出憎恨的眼神,冷不防伸手抢走袁紫口中的香烟,折成两段丢在地上。

小姐们纷纷转头过来,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袁紫也站起来了。

“你这个坏女人!”向波泪流满面起身要抓袁紫,整个身躯直扑上去,桌子歪斜了。向波涂着红指甲油的手朝袁紫的脸颊抓去,另一只手揪扯着袁紫的头发。袁紫哀声尖叫,整个身子往前倾,下意识地朝向波胸前狠狠打了过去。袁紫的脸颊被抓伤流血了。

被推开的向波重新站稳,又疯狂地扑了上去。

“你们快过来!”袁紫呐喊着。

穿过柜台赶来的酒保从后面压住向波的双手。

见向波猛力挣扎,尽忠的酒保便朝她的头部一阵殴打。这回换向波大声尖叫。小姐也纷纷赶了过来,挡在向波面前,借此保护袁紫。

“向波,你太过分了!你打算对袁经理怎么样?”这些向波的前同事诘问道。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滚到一边去!”向波哭喊着,试图挣开酒保的压制。她的头发凌乱,脸都哭花了。

cxzww.com

“你疯了!”袁紫斥骂道。

“你说什么!”向波吼叫。

“待会儿客人就要上门来了,你们快把这个疯女人赶出去!”袁紫喊道。

酒保从后面推抱着向波走向门口。

硬被推出门的向波,衣服凌乱,张大了嘴。“你给我记住,你这个坏女人!我恨你!饶不了你!”

袁紫用手帕按着受伤的脸颊,直看着远去的向波。她抽动半边脸颊笑着。“向波,你若怕无法回本,我倒很愿意收购你的店。”

“谁……”站在门口的向波喊道,“谁要卖给你啊!我要让你在本市无法立足!”

“好啊。”袁紫合上衣领不认输地回应道,“我等着看!”

10

西城区白银路,一片老式的小区住宅。

几辆警车停靠在一栋楼房下,穿着制服的警员已经在门口拉上了长长的警戒线。

命案发生在这栋楼二门202单元的浴室里,刑警打开房屋门来到浴室,里面的淋浴头还打开着,仍然哗啦啦地洒着水。

市刑警支队队长田春达带着郝东等几名刑警穿戴好手套鞋套走进了浴室里。

简单地进行初期的拍照取证工作后,田春达将淋浴头关上,浴室的地板上的积水快速地往排水地漏处流走。

浴室的墙壁四周到处都是血迹,地面上的血迹已经被积水冲刷得零零落落。

在浴室的一处角落里,一具浑身赤裸的女性尸体呈大字状仰面躺在地板上,身上到处血肉模糊,几处伤口皮开肉绽,甚至可见森森白骨,让人不由得心底生怵。

法医苏眉一只手拎着工具箱,一只手给自己戴上口罩,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高挑饱满,一咎青丝从额头垂下,更添几分韵味。

若不是穿着相应的法医制服,普通人根本想不到她竟然是一名法医。

一名新来的刑警问旁边的刑警:“这女法医是谁啊?这么漂亮?要不是穿着制服我一定以为她是个女明星呢……”

“她是苏眉苏法医。别看她年纪跟咱们差不多大,人家在这几年立了不少功,已经破格提拔为主检法医了!”

“田队,苏法医来了。”

一名警员朝着田春达招呼道,田春达朝着门口望了一眼,苏眉已经走了进来。

“田队。”

苏眉朝着田春达招呼了一声,随后便直接来到尸体旁,打开工具箱开始初步的尸检工作。

负责取证的警员朝着田春达说道:“田队,现场的基本拍照取证工作都已经做好了。”

田春达点了点头。

几名技术鉴定室的技术人员正在对现场进行专业的痕检分析,苏眉也开始了相应的尸检工作,在田春达的安排下,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副触目惊心的尸体,苏眉全神贯注地对尸体进行着尸检。

一名警员来到田春达面前开口道:“田队,死者的身份已经查到了,死者名为袁紫,是咱们本地人,今年三十岁,是紫气酒吧的老板。”

田春达思索了片刻,随后继续问道:“报案人是谁?”

“是死者的邻居,名叫金柱,就住在对面的套房里。”

“去把那名报案目击者带过来。”田春达吩咐道。

“明白!”

那名警员答道。

由于金柱就住在对面套房,警员也是立刻先将他带到了死者套房里。

“你就是金柱?”

田春达仔细地打量了金柱一阵。

眼前的金柱看上去约莫五十岁的年纪,头顶有些稀疏,他脸色十分紧张,两只手不停地搓来搓去。

金柱的大腿似乎受了伤,站立时都有些微微发抖。

“这是我们市局刑侦支队的田队长。”

一旁的警员介绍道。

“田队长你好……”

金柱眼神躲闪,完全不敢跟田春达对视。

“是你报的案?”

田春达挑眉问道。

“对……”

金柱点点头。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发生了命案的?”

田春达继续问道。

“我……我昨天晚上准备出门去跑步来着,然后刚出门就听到隔壁屋里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金柱愈发地紧张起来,两只手搓得更厉害了,“我有些好奇,就凑近她家屋门口仔细地听了听,发现里面好像有女人呼救的声音……”

“呼救声?声音大不大?”

“不大……就是那种很虚弱的,奄奄一息的声音……”

“那你为什么今天早上才报案?”

田春达目光冷峻地看着金柱。

“我……我胆子比较小,本来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有立刻报警,但因为这个事我昨晚一晚上都没睡着,今天早上实在扛不住,就报警了。”

金柱目光愈发地闪躲起来。

“你在撒谎!”

田春达看向金柱的目光变得锋利起来,“我们抵达命案现场的时候,里面浴室的淋浴头没关,这就意味着浴室里的虚弱呼救声会被完全掩盖,你除了水声什么都听不见!”

闻言,金柱的脸色唰地惨白起来,他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整个人身体都有些发抖。

雪淞散文随笔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雪淞散文随笔集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