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八百六十三章价值

第八百六十三章价值

闻人云舒黛眉微挑,神色不以为意的轻耸了几下自己的双肩。

“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妾身我是他老人家的亲孙女。

他再怎么不高兴,还能把妾身我怎么着了呀?”

闻人云舒话音一落,神色略显傲娇的扬起了自己的玉颈。

闻人云舒现在已经四十岁的年龄了,俏脸上展露出了傲娇的表情之后,居然给人一种娇柔可爱的感觉。

也许,真正的应了一句话。

年龄,岁月这些东西。

对于真正的美人来说,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

腹有诗书气自华,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柳明志看着眼前人儿俏脸之上的得意之色,默默的咽下了糕点,脸色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

“舒儿,你呀!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突然让为夫想到了一个词语。”

闻人云舒立即收起了略显傲娇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则是澹澹的的疑惑之色。

“嗯?什么词语?”

柳大端起茶杯漱了漱口,起身伸了个懒腰,眼神玩味的朝着佳人看了过去。

“什么词语,恃宠而骄呗。”

闻人云舒俏脸一凝,顿时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

“哼,妾身哪有恃宠而骄啦,你这纯粹就是在污蔑妾身的德行。”

闻人云舒的语气,颇有几分故意撒娇的模样。

然而,当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闻人云舒忽然意识到柳乘风,柳夭夭他们兄弟姐妹几人,现在还在旁边看着呢!

闻人云舒顿时脸色一囧,下意识的朝着前面望去。

果不其然。

闻人云舒一眼便看到柳依依,小可爱他们兄弟姐妹等人,此刻正脸色玩味,目光有些促狭的看着自己呢!

小可爱,柳成乾兄弟姐妹几人察觉到了闻人云舒看向自己的目光,立即转身看向了别处,忍俊不禁的羊装的打量着赏雪亭周围的景色。

闻人云舒的俏脸刷的一下便红润了起来,转头瞪着柳大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都怪你,居然让孩子们看到了妾身这副样子。”

柳大少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说道:“舒儿,你这话说的可就冤枉为夫了。

咱们说话可得凭良心呀,又不是为夫我让你在这里撒娇的,这跟为夫有什么关系呀?”

“你!你!”

“嗯?为夫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齐雅看到闻人云舒没好气的娇嗔模样,连忙起身走到了两人的中间,笑盈盈的打起了圆场。

“舒儿妹妹,好了好了,夫君他坏起来的时候,是什么德行你还不清楚吗?

舒儿妹妹你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

闻人云舒听到了齐雅圆场的话语,再次白了柳大少一眼,然后对着齐雅笑盈盈的点了点头。

“嗯嗯嗯,雅姐姐,妹妹听你的,不跟这个臭夫君一般见识。”

“舒儿妹妹,这就对了嘛。

你已经站了那么久了,来,坐下来歇一歇。”

“好的,雅姐姐,咱们姐妹一起坐。”

柳明志见到再次变得满脸笑容的佳人,随手将手里已经见底的茶杯放到了石桌上面。

“韵儿,嫣儿,婉言,莲儿,珊姐。”

“哎,妾身在。”

“你们姐妹们先陪着清芯丫头在赏雪亭这边聊聊天,叙叙旧。

书房里还有一些文书需要处理,为夫得先回书房了。”

齐韵看了一下任清芯,美眸之中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夫君,清芯妹妹这才刚从蜀地那边回来,你多少再陪着我们姐妹待一会啊!”

三公主听到齐韵的话语,连忙点着臻首附和道:“对对对,韵儿姐说的没错,芯儿妹妹才刚回来,你就要去忙了。

这样的话,多少有些不太合适。

夫君,那些文书很重要吗?

若是特别紧急的话,你就再多待一会呗。”

柳大少神色无奈的看向了齐韵,三公主姐妹两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韵儿,嫣儿,文书明天就要转交内阁了,你们说重要不重要?”

“啊?这样吗?”

“好吧,若是如此紧急的话,夫君你就要去忙吧。”

柳明志微微颔首回应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斜对面,正举止优雅的端坐在石凳上的任清芯。

“丫头。”

任清芯立即站了起来,笑盈盈的对着柳大少点了点头。

“大果果,正事重要,你先回去忙吧。

妹儿我还要在你们家小住一段日子呢,以后咱们两个有的是叙旧的机会。

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你先回去忙正事吧。”

“好,你能理解为兄的难处,为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招呼你韵姐姐她们,不用客气,更不见外。”

任清芯唇角微微扬起,用力的点着臻首娇声说道:“哎,妹儿晓得了撒,大果果你不用说,妹儿也不会跟韵姐姐,诸位姐姐们客气的。”

柳大少轻笑着摆了摆手,不疾不徐的朝着赏雪亭外走去。

“月儿。”

小可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神疑惑的朝着老爹已经走出了赏雪亭的背影望去。

“哎,老爹?怎么了?”

“臭丫头,你马上去通知你松叔一声,让他立即赶去为父的书房一趟。”

“好嘞,月儿这就去。”

小可爱等到柳大少的身影渐行渐远,俏脸郁闷的对着齐韵,女皇她们一众姐妹招了招手。

“娘亲,诸位姨娘,你们先陪着清芯姨母叙旧吧。

月儿先去找松叔吧。”

“知道了,快去吧。”

“去吧,去吧。”

“回见。”

小可爱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声,一路小跑的离开了凉亭之中。

“清芯妹妹,咱们姐妹继续聊咱们姐妹的。

来来来,你继续品尝姐姐为你准备的桃花酿。”

“多谢雅姐姐,对了雅姐姐,妹儿我这一次回来,也给你带了几坛我亲自酿制的酒水。

等到了咱们吃午饭的时候,你可得好好的品尝品尝,顺便再帮妹儿我提提意见,看看还有什么不足之处。”

“杏花露,对吧?”

“雅姐姐,你都知道了呀?”

“不但姐姐我知道了,你韵姐姐,嫣儿姐姐她们也都知道了。

好妹妹,你是不知道。

夫君他刚从蜀地回到了家里之后的那几天里,不知道提了多少次芯儿妹妹你亲手酿制的杏花露了。

姐姐们的耳朵,听得都快起茧子了。”

“啊?有这么夸张吗?”

“当然有了,姐姐今天可得给你好好的说一说。”

内院的书房之中。

柳大少回到书房后,刚一在椅子上坐下来,便立即从袖口里掏出了闻人云舒刚才递给自己的那封书信。

他用双手拿着信封,缓缓地举在了半空中,神色复杂的盯着火漆完整的信封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目送平静看着这一封普普通通的书信,柳大少眼中流露着清晰可见的挣扎之意。

他静静地看着手里的信封,很想一把除去信封上面的火漆,立即将里面的书信抽出来,一观书信上面的内容。

只是,每当他想要打开信封之时,脑海中却又不停的回荡着舒儿先前所说的那番话语。

不对,亦或者说是老爷子,让舒儿她转交给自己的那番话语。

因此,他又变得犹豫了起来。

柳大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将信封放到了书桌上面。

他端起一旁的茶水浅尝了一口,缓缓地倚靠在了椅子上面。

就这样,柳大少一边细品着杯中的茶水,一边似有所思的盯着桌面上的信封沉默了起来。

时间悄然的流逝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骤然传来的敲门声,令柳大少从沉默了回过神来。

“少爷,小的到了。”

柳大少坐直了身体,抬起头看向了房门。

“柳松,进来吧。”

“是。”

柳松朗声回应了一声,推开房门后,脚步轻盈的走到了书桌前停了下来。

“少爷,你让月儿小小姐传小的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柳大少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澹笑着对着柳松摆手示意了一下。

“柳松,你先坐下吧。”

“哎,好的。”

柳松先是提壶为柳大少续上了一杯茶水,然后才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少爷,不知你找小的有什么吩咐?”

柳大少轻轻地吁了口气,起身走向了不远处的书架。

“先等着,少爷我想明白了之后,自然会吩咐你的。

口渴了的话,茶水自己倒就行了。”

柳松先是脸色一怔,反应过来后连忙点了点头。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

柳明志走到了书架前,屈指在一摞摞书籍上面缓缓地滑动了起来。

穆然间,柳大少的手指在书架偏左位置的一摞书册上面停顿了下来。

随后,他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册,默默的朝着书桌走了过去。

柳松见到自家少爷的模样,立即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神色平静的等待了起来。

柳明志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面,屈指在嘴唇上轻点了一下,随意的翻开了书籍的封面,神色澹然的观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xiaoshuting.info

“柳松。”

“哎,小的在。”

“你把旁边香炉里的檀香点上,少爷我想静静心。”

“是,小的这就去。”

柳松立即站了起来,动作轻盈的走向了旁边造型精美的香炉。

不一会儿。

整个书房之中,书房里面便弥漫起了檀香木独有的气味。

柳明志嗅着空气中令人心神安逸的檀香味道,原本微皱的眉头,逐渐的舒缓了下来。

柳松见到自家少爷逐渐舒缓的神色,无声的吁了口气。

他随意的挽起了衣袖,站在香炉旁边轻轻地挥动着手掌,将香炉里面鸟鸟升起的烟雾,缓缓地朝着柳大少的方向扇动了过去。

而柳明志的心神,此时亦是已经全部放在了书中的内容之上。

随着时间的流转。

窗外的日头逐渐的升起,和煦的阳光从半开的窗户之间照进了书房之中。

先是照在了柳大少的身上,随后又照在了他手里的书册上面。

柳大少眨巴了几下双眼,下意识的转头朝着窗户外望去。

“柳松。”

柳松立即收起了自己的手腕,疾步走到了书桌前面。

“少爷,小的在。”

“柳松,现在大概已经什么时辰了?”

“回少爷话,大概已经午时左右了。”

柳大少挑起了眉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色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午时左右了,少爷我看书已经看了那么久了吗?”

“少爷,从小的点燃檀香的那一刻起,到现在大概已经过去一个半时辰上下了。”

“已经一个半时辰左右了?”

“对,已经一个半时辰上下了。”

柳明志反手将书籍扣在了书桌上,起身走到了窗台前,轻轻地推开了眼前半开的窗户。

他看着庭院里阳光明媚,略显萧瑟的景色,轻轻地叹了口气。

“唉,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那么久了。

时间,可真是变得越来越不中用了。”

柳松听到柳大少的感慨的语气,急忙向前走了几步。

“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随意的感叹一下而已。”

“是是是,没事就好。”

柳明志随意的背起了双手,目光幽幽的凝视着已经有了八分萧瑟之意的庭院。

柳松见状,颔首低眉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等待了起来。

自己跟在少爷身边几十年了,对少爷的性格再是了解不过了。

他看的出来,自家少爷肯定有心事。

只是,少爷他不愿意说,自己自然也不能再询问什么。

良久之后。

柳大少伸手在窗台上拍打了一下,回头朝着柳松看了过去。

“柳松。”

“在,少爷你说。”

“柳松,少爷我手里的剑,已经多久没有见血了?”

柳松愣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少爷,在小的印象中,已经很久没有见血了。”

“那你说,剑若是不见血的话,它还能称之为剑吗?”

“回少爷,不能。”

“为何。”

“少爷,刀兵之类的东西,本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

守护主人,痛饮敌血。

才是它的价值所在。

而一把兵刃,如果失去了它原本应有的价值。

那它,也就没有意义了。”

柳明志轻轻地吸了口气,双眸微眯的点了点头。

“是啊!刀兵这等东西,本来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

人有人的价值,兵刃自然也有兵刃的价值。

柳松。”

“小的在。”

“纸张,毫笔。”

“是,小的遵命。”

柳松神色恭敬的回应一声,立即走到书桌前开始准备了起来。

我娘子天下第一》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我娘子天下第一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