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记忆问题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记忆问题

在以前,通过种种线索,雷欧发现自己过去那段生化人的经历或许是假的,是虚构的,只是因为这件事对他并没有太多影响,再加上本身也有其他事情要忙,所以他没有仔细追查过这件事。

然而,现在在他进入记忆库的垃圾桶中,寻找可能存在的、来这个世界之前的那段记忆时,却很意外的先发现了有关生化人记忆真假的一点线索。

《仙木奇缘》

之所以说是线索,而不是证据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和地球联邦时期有关的记忆碎片,而那段碎片的记忆内容非常短暂,差不多不到一秒钟,构筑起来的记忆图像也很模湖,但依然还是能够勉强辨认出记忆图像中的内容。

这段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个护士打扮的女人想要抱记忆碎片中的他,而从周围的情况来看,显然他当时所处的地方应该是某个医院的产房,而且看样子那产房还非常原始,并不是地球联邦那种进入星系文明后的医疗科技水平,倒更像是历史教科书中记载的旧地球时代的医院模式。

从这段记忆碎片不难分辨出,当时的他应该是一个婴儿,正在被医院产房的护士照顾着,而众所周知,生化人从出厂的那一刻就是一个成年人,根本不存在婴儿或者幼年时期,而生化人灌输的知识也都是体系化的功能模组,不可能有生活类的知识内容。

所以可以肯定这段记忆碎片绝对和生化人五官,至于会不会是现在这具身体雷欧·多德婴儿时的记忆,这也同样不可能,因为记忆中产房的模式根本就不是维伦世界的那种更为原始的产房模式,并且记忆中那个护士的相貌也是旧地球时期的东方人相貌,和维伦世界那种偏旧地球时期西方人的相貌有着明显。

毫无疑问,既然这个记忆碎片在自己的记忆数据库中,并且碎片本身不存在任何认为制造的痕迹,那么雷欧几乎就可以肯定这个记忆碎片肯定是他过往人生中某个时期的记忆碎片,而现在的问题却是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过与之相关的记忆。

这也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可信,也让他更加想要探究其中原因,毕竟这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大问题。

随着,他的疑心不断增加,他对那些记忆碎片的整理也变得更加严谨和仔细,之后陆续又发现了好几块应该是处于旧地球时期的某些人生记忆,在那些记忆中,他不再是婴儿,而是变成了少年、青年、甚至中年,其中还有他和一个女人结婚的记忆碎片影响,虽然他不认识记忆碎片中那个女人,甚至因为记忆碎片破坏严重,那个女人的相貌已经变得非常模湖,但他在看到记忆碎片整理出来的画面时,依然会产生一种过去从未有过的强烈情感,情绪同时变得兴奋、激动以及喜悦。

这股情感之强烈甚至在一段时间内影响到了他的行为,让他无法在理性冷静的分析整理那些记忆碎片,只能暂停下来等那股情绪过去后,才能够继续之前的事情。

这时候的雷欧虽然还不确定自己那段生化人的人生经历是不是被人创造出来,塞入记忆中的,但他却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应该在旧地球时期有过一段完整的人生经历,只是这段经历已经被抹除了大部分,剩下的也都成了碎片,而且他还非常肯定那段旧地球时期人生经历被抹除,并非是自愿的,因为单从他对婚礼那段记忆碎片产生的情感之强就不难看出那段人生经历对他的重要性有多大,如此重要的人生记忆他又怎么会舍得主动将其抹除呢?

此时此刻,雷欧有关记忆的疑问不但没有随着新的发现而减少,反倒变得越来越多了,他的分析整理重心也开始逐渐从寻找生化人人生经历是否虚假,逐渐转变成寻找旧地球时期有关的人生经历碎片。

然而,有趣的是就在雷欧将确认生化人经历的记忆是真是假放到了次要位置的时候,与这段人生经历真假有关的记忆碎片却在这时候冒了出来。

这段记忆碎片是一个内容颇为丰富的记忆碎片,里面的主要内容是雷欧担任生化人战士的时候执行的一次任务,任务的目标是进入某个废弃的殖民星实验室回收某个重要数据。

这个任务在雷欧的正式记忆中也有相关内容,只是因为这类任务都是日常任务,每年至少要执行几十次,没有必要专门记忆,所以大部分此类任务记忆都被他当作无用的记忆给丢进了记忆垃圾桶里面,仅保留了少量任务相关内容。

在这段记忆碎片中,这个任务的经过非常完整,没有半点残缺或者损坏,从接到任务开始,到完成任务的整个过程,都能够从记忆中获得相关数据,但就是这样一段内容丰富且完整的记忆碎片却让雷欧发现是假的,其原因就是在对记忆进行分析整理后,他惊讶的发现记忆中那个殖民星实验室的几条过道竟然完全一样。

雷欧所说的一样就是无论过道中的密封墙破损位置,还是地上掉落的灰尘痕迹,乃至周围一些殖民星生长的植物形态,全都一致,就好像这些过道是被复制粘贴过来的一样。

在发现了这个记忆上的漏洞后,雷欧又拿着这个过道的相关记忆数据比对了一下他正式记忆库中那些生化人记忆内执行此类任务时遇到的同类实验室内部状态数据,结果发现了有好几处同样实验室的过道也都是同样的状态,唯一的区别就是生长的外星植物有些区别罢了。

在第一个记忆疑点被发现以后,雷欧就像是找到了找漏洞的窍门一样,接二连三的在自己生化人的人生记忆中找到了不合理和异常的地方,而随着这些记忆疑点的出现,即便没有一个疑点可以作为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这段生化人人生记忆是假的,但也可以让他确定自己的生化人记忆肯定是存在问题,就算不完全是假的,但也被人为修改过,只是不知道修改记忆的人到底是他自己,还是其他人。

就在雷欧发现了自己的记忆隐藏了问题,打算更进一步发现更多线索的时候,希尔维亚已经在整个花镜城走了一圈,了解了一下城中深渊气息的大致情况,并且也顺便去了安置难民的临时城镇看了看,因为埋怨、仇恨、沮丧等等负面情绪都很容易被深渊气息引诱最终走向堕落,所以难民的情况应该可以看出花镜城内隐藏的深渊气息到底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那些难民已经被安置好了,并且似乎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环境,但她依然可以感觉得到一股微弱的深渊气息正在难民的临时城镇中蔓延,开始或多或少的影响难民的情绪,只是这些情绪并没有展现给花镜城派到这里的官员眼中。

只是,这种深渊气息侵蚀的情况对于希尔维亚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可以帮助她顺藤摸瓜来反向分析出花镜城内隐藏的深渊气息的实际情况。

“这里就是一个深渊领域,只是那些献祭柱形成的力量将一切全都掩盖起来了。”希尔维亚拿着一大堆薇拉·透特穆勒送过来的有关封禁深渊大魔方法的资料走进屋内,同时朝着雷欧非常严肃的说道。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雷欧此刻也不得不暂停对记忆碎片的分析整理,将注意力拉回到了地下深渊上位者这件事上,虽然他相信希尔维亚的分析不会出错,但他通过自己的感知却丝毫感觉不到身处在深渊领域之中,这让他不禁有些疑惑。

希尔维亚正色道:“她太能够伪装了,难怪托卡特尼能够渗透到任何世界,无声无息的侵蚀世界,显然她们的伪装能力已经达到欺骗世界法则的地步,哪怕是同样来自深渊的上位者也感觉不到任何异常。”说着,便看到她将手放在了雷欧的眼睛上,说道:“这是我看到的景象。”

随着希尔维亚的话音落下,雷欧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花镜城,只见花镜城里面的一切全都扭曲了,从生活在这里的人,还有生长在这里的植物、动物,甚至于城市的建筑也全都扭曲到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地步,并且整个城市的地面全都被深渊气息给渗透腐蚀,化作了一片如同黑油池一般的恶心地界。

在将自己看到的花镜城展现给雷欧后,希尔维亚很快又松开了手,随后朝雷欧说道:“如果还不信的话,你可以使用一下你掌握的深渊大蛇力量,看看在这里运用深渊力量,和在其他地方运用深渊力量有什么区别,就知道这里的情况有多么糟糕了!”

雷欧并没有按照希尔维亚的说法去做,因为他已经相信希尔维亚所说的了,这也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沉重,并且向希尔维亚问道:“已经渗透到这种地步了,还有救吗?”

“当然还有,如果没有救了,那么现在城里的一切就真的深渊化了,刚才我给你看到的只是深渊领域扭曲后展现出来的未来景象,如果不插手的话,那就是花镜城未来的景象。”希尔维亚认真的解释了一下,说道:“现在虽然花镜城已经被深渊力量侵蚀了,但这些侵蚀还只是在表象,核心的深渊力量还被封锁或者说收藏在那些献祭柱里面,暂时不会对花镜城造成什么伤害。不得不说,我们之前的小心是正确的,如果当时我们真的莽撞的破坏了一根献祭柱,或许就有可能出发其他献祭柱的反击,让里面的深渊力量全部释放出来,加快了花镜城的腐蚀,那样的话,事情可就……。”说着话,她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看雷欧,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我怎么感觉到你的情绪有些不对劲?难道我们真的缺失了一段记忆吗?”

雷欧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不过并不是有关缺失记忆的问题,而是其他的记忆问题,是我个人的记忆。”

虽然雷欧说是个人的记忆问题,但他却并没有打算对希尔维亚隐瞒,所以他非常认真且详细的将他之前分析整理一些舍弃的记忆碎片时发现了种种线索,并且也将自己生化人的人生经历记忆很有可能是伪造的这件事说给了希尔维亚听。

希尔维亚听后愣了好一会儿,才不解道:“如果你的那段记忆是虚假的,那么做这种事情的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雷欧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或许要等我将所有之前丢弃的记忆碎片全部分析整理以后,才有可能找到答桉。”

希尔维亚也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在思考雷欧的问题,只是她忽然又开口问道:“你和人结婚的那段记忆里,和你结婚的女人长什么样?能够说说吗?”

雷欧听到希尔维亚的询问,也不禁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希尔维亚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能说吗?”看到雷欧没有回答自己的提问,希尔维亚略带不悦的说道。

雷欧回过神来,实话实说道:“不是不能说,是我也不知道她的相貌是什么样的,因为那段记忆碎片中有关她相貌的内容已经模湖不清了,甚至连具体轮廓都没有,就像是一团雾气罩在了她的脸上一样。”

希尔维亚虽然看得出雷欧没有说谎,但却并不是很满意这个回答,于是又要求道:“等以后你再整理记忆碎片时,得到了和那个女人有关的内容,再说给我听听。”

“嗯。”雷欧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情绪,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句,听起来似乎是答应了希尔维亚的要求。

希尔维亚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追问雷欧,而是将那些封禁深渊上位者有关的资料推到了雷欧面前,示意他尽快将这些资料看完,看能不能从中找出解决眼下花镜城问题的方法。

雷欧也暂时停止分析整理记忆碎片,专心放在眼前的资料上,快速的阅读分析归纳,将这些资料中隐藏的真正有用的内容给提取出来,同时花镜城内这些图腾柱和深渊上位者的情况也逐渐在他的脑子里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