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诡三国 > 第2645章宴会之中敬罚

第2645章宴会之中敬罚

王氏厅堂之内。

王怀猖狂大笑,『哈哈哈哈,让那个竖子辱我?!也有今日!』

王怀当下依旧是青少年,有些叛逆在所难免。就算是到了中年,也依旧大把的人因为街上旁人多瞅一眼,亦或是不肯交换个什么号码,亦或是下属找自己辞职,便是觉得自己没了面子,不仅是要破口大骂,还要大打出手,毁其容,残其肢,甚至是灭人满门的家伙。

『少主……』站在王怀下首的王氏管事,轻声叫了一声,然后看王怀没什么反应,忍不住又叫道,『少主!』

『干什么?!』王怀似乎已经完全释放了自我,解放了天性,放下了伪装,恶狠狠的说道,『叫个屁啊!你有屁就放!』

『……』王氏管事唾面自干,『外面传是我们刺杀了张氏子。传得很快,我觉得是不是有人故意传出来的,按照道理来说,即便是有传闻,也应该不至于这么快……』

『那还能是什么?不过是崔氏老匹夫干的罢了?』王怀哈哈大笑,『我早有定计……你现在就去,让人传言,说是崔氏杀人灭口,故意栽赃于王氏,行为不轨,是要对王家上下下手,也是要对渔阳侯不利……』

『啊?』王氏管事愣了一下,然后应答了下来,『是,在下立刻去办。』

『等等!』王怀叫住了管事,『你再去发几张名刺……就说让他们……哈哈哈,好好想清楚……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王氏管事又是愣了一下。

『还不快去!愣个屁啊!』王怀瞪着眼骂道,『废物!整天傻愣愣的,耽误了事情,老子就杀了你!』

王氏管事低下头,唯唯而退。

王怀是胡女所生,虽然说多少是学了一些经文,日常之时也是之乎者也,但是毕竟性格有异,若是让其战场厮杀,说不得也能成为一个好汉。毕竟一旦习惯用武力解决,大脑很快就会躺平,放弃思考能力了。

虽然说管事觉得王怀即便是发出了名刺,也未必靠谱,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是王怀一样,觉得刺杀就能解决问题的,可问题是管事只是管事而已,他不是主事,而且看王怀这样子,估计也听不进什么建议,于是干脆就退了出来,一边按照王怀的吩咐去做,一边给七叔公送信。

七叔公也很快就来了,然后和王怀之间爆发了剧烈的争执。

至于吵了一些什么,管事也不清楚,他只是知道七叔公怒气冲冲满脸通红的来,然后被人搀扶着惨白脸色而走了。

大多数装作乖巧,实则叛逆的半大小子大多数如此,当他或她发现第一次忤逆获得了快感之后,就会接二连三的,甚至开始专门对着干,并不会在意其中到底有没有道理,亦或是合不合常理。当这些叛逆的半大小子开始不讲道理的时候,也就没有办法再和他或是她讲道理了。

王怀沉浸在完全脱离了七叔公的控制之下的快感里,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一步登天了,接下来就是摘取天上的星辰了,至于在这个过程当中会有的危险,他觉得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欲成大事,哪能没有什么危险?

这种快感,就像是UB至UD部的头条,别管到底真不真,就是只管刺激不刺激,爽就完事。

王怀甚至还决定准备召集了人,到时候搞出一个群体性事件来,或是逼迫崔氏动手,或是到王英面前去先打一耙,反正主动权都在自己手里,不管是踢平了,还是踢赢了,都是可以顺顺当当的出线,一点问题都米有。

王怀一想到最后大权在握,王氏上下俯首帖耳的情景,就兴奋得忍不住有点发抖。

优势很大,胜利在握。

王怀F2A了上去。

就赌这一波了!

有一种说法是赌博的时候会因为高度紧张,导致人体大脑误以为是遇到了极度危险的情况,比如遇到了捕猎者,亦或是什么危急生命的情况,因此为了保护人体自身,大脑会下指令释放一些多巴胺来扩大血管,增加血液流速,提供更多的氧气,减缓痛楚……

所以王怀自然觉得很爽。

可是王怀当下自己觉得爽,其他人未必觉得就有多爽了。

其实王怀自诩以为的『真理』,其实也不能算是错的,毕竟有句话叫做谁的拳头大,谁的道理就大,还有一句话是真理只是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诸如此类。这些道理也不是错的,更不是假的,只不过不是绝对的,具体要看自己屁股在什么位置,然后实际情况如何而已。

大炮架别人脸上,还是被被别人架到脸上,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没有绝对的真理,只有相对的真理。

只可惜只是一味求爽的王怀,以为将脏水泼到其他人身上,就可以把事情搅浑,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其实有些时候,脏水泼在了旁人的身上,虽说旁人确实不能立刻抹除脏水,但旁人不一定要继续穿着那件脏衣服……

思路客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做法。

在晋阳城中,因为张生之事,忽然之间街头巷尾便是喧嚣了起来。

这年代,毕竟还没有什么删评论,屏蔽星号的精准手段,只有暴力压制热搜,亦或是干脆用另外一件事情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

于是,前面一个瓜还没落地,另外一个瓜又是从天而降。

张生之死究竟是王氏下的手,还是崔氏搞的鬼还没有确定下来,便是又有传言说是温氏是背后阴谋者。

还有人说崔钧收了黑钱,还有零有整的是多少,在哪里收的,有鼻子有眼。

太原几个官吏,比如主簿什么的,也被涉及,甚至还有说太原巡检也参与到了走私当中的。

这些当官的消息才刚被传出来,旋即有说有人勾结了北面胡人,准备劫掠太原!

众人才刚刚啊了一声的功夫,便是又有人说是其实没有胡人要来,而是太原很可能会发生兵变,有人要对渔阳侯王英动手……

蒲子县令王凌已经查清楚之前行刺王英的那些贼人所用的兵刃线索,如今要带领一部分阴山骑兵前来太原,协助王英平乱!

这一下顿时了不得了,毕竟之前王英在路上,可是真的受过袭击!

那么谁又敢保证一定没叛乱?

消息刚刚传出,在晋阳城外临时营地驻守的骠骑兵卒就动了起来。

『让开道路!』

『闲人回避!』

骑兵着甲,刀出鞘,箭上弦,在城外兵营暂时驻扎的骠骑护卫杀气腾腾的冲进了城中,然后如临大敌一般,一路直接冲到了驿馆之处。

驿馆的管事原本还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见到那些派来护卫王英的骠骑兵卒凶神恶煞的样子,便是将原本的话都吞到了肚子里,脑袋一缩,表示你们随意……

王英和甄宓也没有多废话,更没有像是什么电影电视一样,还要在驿馆门口,亦或是众人包围之下絮絮叨叨半天,而是很干脆的直接在骠骑兵卒的保卫之下,离开了驿馆,到了城外的军营之中。

等崔钧收到消息的时候,王英已经离开了。

王英如此举动,顿时让不少人都吓了一跳。

粗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是居住在城外,是不是代表着王英已经失去了对于太原上下的信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说万一真的有些什么事情发生……

有些事情,是要有规矩的。

王英到太原来查处走私之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可是就算是真的查实有人走私了,这事情最多就是牵扯几户人家,死上几个人也就是顶天了,可是如果说兵变谋逆,害死了王英,那就可不仅仅是死几个人的问题了!

太原上下,顿时惊骇莫名,紧张起来。就连普通百姓也察觉到了事态有些转变,城中内外的氛围顿时紧张起来。就连上党之处的贾衢,都派遣了张济往北移动,虽然说是常规训练,但是又有谁知道会不会突然训练到了晋阳城中来?

在城外营地之中,中军帐篷之内,王英和甄宓却没有像是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紧张。

『真消息,假消息,都是消息……』甄宓浅笑着说道,『生意人么,有一个关键,就是要懂得分辨消息了……如果说旁人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那么别的不说,做生意肯定是不行的,会被坑死的……』

王英问道:『是因为这消息是甄姐姐你放出去的么?』

『你猜那些消息是我放的?』甄宓笑着说道,『亦或是那些消息,又都是谁放的?』

王英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那些官员的消息……有甄姐姐放出来的……还有蒲子县令的……』

甄宓轻轻的拍了拍手,『猜对了!』

王英又说道:『应该还有一些也是甄姐姐放出去的消息,但是我还没想清楚……』

『没关系,已经不错了……现在消息放出去了,就像是鱼饵放在了水里。』甄宓笑着说道,『总是有鱼儿会上钩的。』

『甄姐姐……』王英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他们会不会……会不会真的动手?』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甄宓转头看了看王英,『你害怕么?』

虽然说王英和甄宓到了城外驻地的军营之内,但是军营毕竟不是什么要塞,真的要是有人胆敢动手,也不代表着王英和甄宓就完全没有危险。

王英微微点了点头,『有一点,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怕是没有用的,越是让旁人看到害怕,旁人就只会越张狂,所以只有冷静和坚强!』

甄宓轻轻拍了怕王英的手,『没错,因为你要知道,你才是主事者,你越是表现得坚强无畏,他们就越是不敢有什么动作,一旦你显现出一点点的害怕,那些豺狼就会扑上来,将你撕扯得粉碎!』

『我知道了!』王英握着小拳头。

甄宓笑容依旧精致,但也多了几分冰冷,『到了你真的需要露面的时候,也是一样的要表现得就像是现在一样的冷静和坚强!』

『嗯!』王英重重的点着头。

和王英甄宓之处的胸有成竹不同,在城内的崔钧则是有些坐不住了。

其实这就是很常见的领导权的问题。

谁领导谁,谁为主事?

虽然说这个问题太普通了,不管是在汉代,还是在后世任何的封建王朝之中,在县城,在州郡,在朝堂上下的各个角落里面,都有人相互争夺着,暗中掰手腕的,明着下绊子的,甚至扯破脸相互扭打来分出胜负的,不胜枚举。

所以崔钧一开始听闻太原走私之事,知晓王英要来彻查的时候,崔钧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有风险,有良机。

风险,当然是要控制风险的范围,良机,当然就是要利用良机扩展权柄。

太原并非是崔钧一个人的太原,借王英彻查走私之事,打压一些平日里面不听话,或是不怎么听话的,另外保护下投靠自己,听自己吩咐做事的官吏和乡绅,。

要做到这些,自然需要话语的主导权。

崔钧所做的动作,也是为了占据更多的信息,获得更大的说话权利。

就拿张生被刺的事情来说,崔钧有意搞得满城风雨,就是为了营造紧张感。

一方面是给他低下的那些官吏施压,一方面也是对王英施压。

这么大的事情,怕不怕?

死人了,怕不怕?

就像是公司领导坐在上首,未必会记住来敬酒的每个员工,但是他一定会记住那些没来敬酒的。

而重点是王英一直没有开『宴』啊!

没开『宴』,当然就没人动起来。

在崔钧他的计划里面,消息一传开,事情一发酵,王英一害怕,当然就是急匆匆的开宴了,可王英毕竟是不清楚当地情况,真要查起来,一时半会肯定是抓瞎,到了那个时候崔钧再出场,完美的解决问题,当然也就是自然而然的接过了调查的主动权……

可是崔钧万万没想到,他前脚刚散布出去了消息,然后后脚便是一大堆的消息也同时传播开了。而且和张生被刺的事件不同,里面还夹杂有一些让崔钧心惊肉跳的事项。

一两个官吏被刺,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件。

因为这有可能是个人恩怨。

若是普通官吏的个人恩怨问题,自然不可能和崔钧的领导能力,治理水平相挂钩。

可如果是作乱谋逆……

即便是不成功的作乱谋逆,王英半根寒毛都没伤到,只要发生在这里,也都意味着崔钧在太原此处的行政上的无能!

所以崔钧就被迫逼着,必须要表态了。

除非是崔钧真的想要造反……

他如果听而不闻,毫无举措,那么万一真的有贼人动手,不管那个贼人是真贼,还是假贼,崔钧只要没能当场抓住,亦或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出贼人来,那么这口大黑锅就是背定了!咣当往他身上一扣,且不说他这个太守的位置还能不能做的牢固,说不得还要连累他的家人族人!

所以崔钧无奈,只能是立刻调集了最为信赖的手下,吩咐让这些手下稳固城内,然后他自己则是赶到了城外,亲自拜见王英,并且拍胸脯保证,表示自己誓死护卫王英的安危,若是有贼人前来,也要先从他的身上踏过去云云。

同时,崔钧也不得不向王英表示,他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走私『嫌犯』的名单……

这个名单,原本崔钧是准备留给他自己用的,也就是到了收尾阶段的时候,他来决定谁是真的留在这个名单里面,谁又可以从这个名单之内剔除。

然而现在,崔钧不得不将这个名单递给了王英,以此来证明他实际上在太原的治理是有成果的,他这个人是清白的,并且有足够能力的……

虽然说崔钧本人通过这样的行为脱离了危险的范围,但也就代表了崔钧对于王英的低头。

如此一来,王英和崔钧见面就非常的顺畅,并且很快的达成了共识,共同认定太原的走私,是一个有计划,有组织,有武力,有野心,并且是反动的,破坏的,穷凶极恶的黑涩会组织所引发的严重事件,同时表示,为了太原的民生,为了太原百姓,要彻底的清除这个组织,将会展开联合行动,还太原一个朗朗乾坤!

消息传出,顿时石破天惊!

崔钧暂时居住在城外行营,履行他『保护』王英的承诺,实际上是为了完全撇清他自己的嫌疑,可是在城内的官吏和大姓可就慌乱了。原来还可以看着王英和崔钧两个人在宴会上斗法,现在两人坐到了一起,谁没来敬酒?谁又是准备不吃敬酒吃罚酒?

在宣告出来的当天,太原巡检和主簿就亲自前往城外行营,不仅是表示自己没有参与任何的走私活动,没有任何的叛逆之意,同时也愿意接受任何的调查,只要家里面的人有人参加走私,都是按照相关律法进行处置,绝不包容!

每当官方的力量不相互扯后腿,开始团结起来,共同一致的时候……

嗯,其实很多组织都一样,不一定是官方的,非官方的也是如此,当内部的意见高度统一的时候,展现出来的行动力和效率,都是惊人的。

再这样的情况下,从上往下传递的力度,便是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原本因为利益而观望,站在一旁说风凉话,亦或是有些倾向于王怀的那些人,在这种局面之下,便是立刻纷纷开始撇关系的撇关系,删文章的删文章……

咳咳,反正别管之前说过什么好兄弟好姐妹,都是假的!

我们都是被蒙蔽的,都是王怀害的!

诡三国》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诡三国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