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剑长安 > 第三零七章百圣传承人

第三零七章百圣传承人

睁开眼的李道一,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经过了这一次的考核,他变得沉稳了起来,没有了之前那般欢脱和跳脱。

若是按照以往他的性格,考核结束肯定会有所动作,要么是起身欢呼两句,要么是骂上两句,说一说这考核的不合理之处。

笔趣阁

但这一次,他却安安静静的坐着,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就算是在暗中观察的恶来都有些惊异于如今李道一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以前的他。

终于过了会儿,李道一站了起来,朝着空荡荡的甬道,看着那些他曾经垂涎三尺散发着微黄光芒的墙壁,随后收回了目光,朝着远处弯下了腰。

他的这一次鞠躬,只是为了谢谢这群给他出题的人,让他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

或许,当初他稍微走错一步,就会和考核中的李道一一样,成为了一个人人喊打的大贪官;而徐长安走错一步,也会变成人人痛恨的纨绔子弟。

看到了这些,李道一更加的明白和清楚了眼前的路,也更加知道了徐长安的不容易。

安于享乐谁都会,可放弃享乐,为天下而行,却极少有人能够做到。

李道一鞠躬完毕之后,也不吵闹了,更不会想着去撬墙壁了,他只是默默的坐了下来,乖巧得如同私塾里先生们最喜欢的好学生。

恶来不明白这位小道士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不过他也没多想,只要这位爷别想着撬这遗迹就行了。

他看着李道一,而李道一却闭上眼睛,他没有睡觉,而是在回忆着方才那场考试中的一幕幕。他看到了熟人,也看到了自己,当自己和徐长安心中的恶被放大了之后,他们居然是这样的人。他在反思,同时心里也多了一丝安慰。

毕竟,在那个梦里,妖族对于人族的威胁没那么大,轩辕楚天也没有殉情,圣朝唯才是举,蒸蒸日上。最为重要的是,程白衣和梅若兰也有了一个好的结局。

仿佛,除了他和徐长安之外,那个世间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若是,这是真的又如何,世上只不过多了一个贪官和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却少了很多麻烦。”李道一轻声呢喃道。

……

“这要是真的,倒也还不错。多了个混蛋和贪官,却少了妖族的威胁,那该多好啊!”徐长安此时坐在屋子里,看着李道一考核画面的结束,也轻声呢喃道。

李道一考核的时间流速和他所处的时间流速不同,此时这百圣村中才刚刚迎来了清晨。

徐长安叹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发生其它感慨,那钟声再度响起,他知道又是到了给李道一的考核评判的时间了。

他此时也来不及多想,急忙到了村落中心。

这一次和上一次并没有什么差别,非得说有什么差别的话,那便是这一次他的身旁没有了那青衣小童。

看着诸位先贤脸上的笑容,徐长安便有些害怕。

倒不是这些先贤真的有多凶恶,而是他担心会如同之前一般,这些先贤们“不约而同”的选择弃权。

但现在想这些事儿也没用,这一次李道一的表现可谓是可圈可点,他不管打什么成绩,都有底气。

徐长安朝着诸位先贤们点头示意,最后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目光看向了穿着一袭黑衣的商君。商君依旧显眼,他本就器宇轩昂,又穿着一袭黑,再加上他又懒得和其他人有过多的交流,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一般,十分显眼。

至于荀夫子,依旧是一幅老好人的模样,穿着一袭白衣,不管是谁朝着他们儒家的三位夫子鞠躬行礼,他都会还以一礼,随后还他一个微笑。

要不是大家都知道这荀夫子是什么性子的话,恐怕还真会把他当做一个老好人。

当荀夫子看到徐长安的目光看过来之时,也是朝着他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徐长安急忙还了一礼,他可不需要这些先生此时的和颜悦色,只要他们别像上次一般弃权,他就千恩万谢了。

不多时,便开始正式的评判,和上次一样,孔夫子发了纸和笔,各人只需要写上自己评判结果便可,至于名字写不写,全看评判人自个儿。

徐长安拿到了纸,上次的尴尬浮现在了眼前,但事已至此,他只能苦笑一声,在纸上写下了自己对于李道一此次考核的评判。

他怀着惴惴不安的心,看着自己的纸张被孔夫子收走,越发的紧张。

对于给李道一的成绩,他倒是问心无愧,他之所以紧张,他是在担心其它人会怎么给,他紧张得仿佛他才是考核的那人一般,甚至手心里都出了汗。

他知道,这一次成绩的考核,便能看出各家的态度。

他想起了昨夜墨先生对自己说的话,融百家之长,合当下之势,立一家之言。通过这一次,至少能看出儒家和法家的态度,甚至还能看到杂家的见解。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李道一若是被认可了,那以后他们两兄弟立言一途上会轻松得很多。

哪怕他走出了这遗迹后,被各家所刁难,那也不怕。各家的代表人物,老祖宗级别的人物都认可了他们,他们的学说,自然不惧任何的挑战。

看着那儒家弟子拿着他们写下了考核成绩的纸,正要念成绩,他甚至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荀夫子。”

谁也没想到,荀夫子给出的成绩将会是第一个被念出来的,听到这个名字,徐长安更加的紧张了,甚至不自觉的偷看了荀夫子一眼。

但此时的荀夫子,脸上全无笑容,冷酷得如同一块石头。

“上甲!”

这个成绩一出,顿时引得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徐长安,则是长舒了一口气。

要知道,荀夫子向来严格,也十分挑剔,让他给出“上甲”这个评价,可谓是难如登天!自打他们有了这百圣村后,来考核的人虽然不多,但人人皆算作是人中龙凤,荀夫子给出的最好成绩,也不过“上丙”而已,但这一次结果给出了最高的“上甲”,着实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但众人的惊讶很快就结束了,因为第二个名字,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商君!”儒家弟子接着喊道。

要知道,这考核的内容可是商君给出的,内容的确不错,能够让李道一产生反思,还融合了情感道德与律法这些东西在里面。他给出的成绩,极有参考价值。

“上甲!”

这个成绩一出,有人高兴,有人皱眉。

徐长安自然是高兴的,不管这两位心里是如何盘算的,但总的而言,他们给出了李道一最高的成绩,便证明了他们的态度,对于儒家和法家适当的融合,让律法充满温情和人情味的这一做法并没有什么不满。甚至,他们或许自己早就想尝试融合了。

儒家对于礼法和阶级固化让一步,法家给予律法温情,这看似是退了一步,其实是打开了各家交流的大门。

之前,杂家虽然在治国这一条路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却没人认可杂家。

毕竟,他们可没有什么自个儿原创的学说,只不过是把别人好的东西全拿来揉做一团,所谓取百家之长,便是如此。

说好听点,这种做法叫做拾人牙慧,说得难听点,他们便是学说上的盗贼。

要不是当初吕先生做出的贡献实在是有些大,恐怕他们早就把杂家踢出诸子百家的行列中了。

此时的杂家吕先生看到这一幕,激动的咬紧了牙关,紧握着拳头,整张脸都紧绷了起来。

徐长安看了他一眼,他似乎有所感应,给徐长安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毕竟,若没有徐长安和李道一的到来,他杂家恐怕还要继续受到排挤。他们杂家从来不认为自己拾人牙慧,更不觉得自己是盗取了别家的学说,他们只是觉得自己是实用主义,所有有用的东西,他们都会拿来用上,融合百家之长,这才是正途!

至于什么门户之见,他们完全不在乎。只要有用的东西,便是好东西!

“诸位,要是没有人提问,或者对我所提交的成绩有异议的,那请接着往下念。”商君声音冰冷,直接打破了此时众人震惊所带来的沉默。

紧接着,那儒家弟子继续念出了其它人的成绩。

大多数人给出的成绩都在“下甲”的水平,要知道一般来说,这最终考核成绩能够达到“中乙”,便说明这个人有资格接受百家传承了,现在李道一的成绩这么高,可以算说是史无前例了。

其中,最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是道家始祖和墨先生,还有孔夫子与孟夫子给出的成绩。

他们四人给出的成绩,都是“上甲”!

至于杂家的吕先生给不用说了,也是大笔一挥,给出了一个“上甲”的成绩。

甚至他还有些期待别人来问他为何会给这么高的成绩,好与人展开一番辩论,但可惜的是,在儒道墨三家给出了“上甲”的成绩后,他给出这个成绩早就没人关心了。

没有了预想之中的辩论,反而让他有种悻悻而归的感觉。

终于,到了徐长安的名字。

徐长安给出的成绩在诸位夫子和先生面前,已经算不得太高了。有了前面的“上甲”,徐长安给出的“中甲”显得并不是那么出众。

不过,他却被商君给请了起来。

此时的徐长安,就如同在学堂里强行被先生提问的学生,上一次他是最为出众的一个,但这一次他给出的成绩不算最高,也算不得太低,结果又被商君请了起来。

不过,事已至此,徐长安只能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站了起来,等待着商君的提问。

“敢问小徐先生,莫非你对李道一的考核,或者这次考核的答案,还有其它高见吗?”

徐长安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其它高见,我认为考生李道一的做法,是最好的做法,此举即没有毁坏百姓心中忠孝的观念,更没有损坏律法。反而,让律法多了一抹温情。”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没给出上甲?李道一是你的好兄弟,而且这次的表现的确不错,你却只给出了中甲的成绩,莫非你是在故意避嫌,没有给出公允的评判吗?”商君直接说道,而且问的还颇为犀利。

徐长安有些无奈,脸上泛起了一抹苦笑。

要知道,上一次他给出了最高成绩被喊起来问了一番,这一次他没给出最高成绩,又被喊起来质疑一番。若是其它人遭遇此事,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

“没有,我给出的成绩,十分公允。”徐长安只能无奈的说道。

“那请小徐先生具体说说,哪里还需要改进的地方,或者考生李道一哪儿的行为让他在你的心里扣了分。”

徐长安倒也没有惊慌,直接说道:“我认为他做得不对的地方,有两处。”

诸位先贤听得这话,纷纷安静了下来,目光全都看向了徐长安。这小徐先生的高论,每次都能让他们眼前一亮。

“第一,便是李道一明知道朝堂上有人针对他,甚至通过了这次案件知道有更多的人需要他这样的官员,他却选择了辞官不受。既然有了这个实力和平台,那为什么不能有舍我其谁的气势,继续维护公序良俗和律法,平衡二者,维护百姓,这是其一!”

徐长安此话一出,孔夫子眼前一亮,频频点头。当初他也是在世俗中求官,却不断的被拒绝,一身才华无处施展。徐长安的这话,可谓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其次,他最后捐出了自己这些年所贪墨的银两,也捐出了里面徐长安的财富。为的,只不过是帮那里面的我建立一个不那么差的名声而已。甚至,可以说是他辞官的一大部分原因,便是为了帮里面的我。”

徐长安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作为兄弟,他这么做没一点儿问题。但他是官,不应该如此的。况且,那里面的我是个纨绔子弟,对百姓没有任何好处的人。这样的人,又何必给他一个好名声,错了就是错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方能为天下造福。”

徐长安提出的这两个小问题,其实在其余的圣贤看来,并不重要。

可是,经过徐长安这么一说,他们对于徐长安更加高看了几分。

“倘若,是你进入考核,里面的人是李道一呢?小徐先生,你会怎么做?”商君接着问道。

“和他的做法一样,付出所有,为他做一件好事。至于朝堂方面,我会留下一些书文,阐述自己的理念。”徐长安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会扣了他的成绩?”

“因为世上没有满分的人,倘若是我去考核,也过不了‘情’这一关。这人呐,若是没了‘情’之一字,那该多无聊。不管是兄弟之情,还是男女之情都一样。”

徐长安叹了一口气,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世上的文字,说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可唯独这一个‘情’字,本就是人生的酸甜苦辣。”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我也一样。所以,他的成绩,只能是中甲。哪怕是我自己去考核,也是中甲。”徐长安说着,补充了一句。

商君听得此语,也不言语,只是朝着徐长安鞠了一躬,便坐了下来。

紧接着,便继续念诸位先贤给出的成绩。

经过了最后的统计,李道一的成绩最终定格在了下甲之上。

虽然没有达到上甲,但这也足够李道一通过考核了。

而且,经过了讨论,放弃了之前的仁义礼智信五场考核,将之前的六考改为两考。

诸位先贤,大概率已经确定了李道一通过了考核,有资格可以帮他们的学说和功法之类的东西传出去了。但为什么说大概率呢?因为还有一场特殊的考核,等着李道一。

至于这考核的内容,就连徐长安也不清楚。

不过,徐长安也没问。他相信李道一,经过了这一次考核之后,肯定会有所成长。不管面对什么考核,他都相信李道一能够成功通过。

众人散去之后,徐长安本想谢谢墨先生,便到了墨先生的铁匠铺前。

墨先生直接给了他几本书,算是昨晚徐长安用大鱼所交换而得的东西,徐长安看都不用看,便知道这几本书应该是墨家的功法和一些机关术墨先生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把这些东西传承给了自己这位巨子。

毕竟,作为墨家的巨子,不懂墨家的功法和机关术,实在是有些不好。

徐长安没有拒绝,直接将这本书收在了怀里,正要继续感谢墨先生,没想到墨先生却率先说道:“行了,这特殊考验之前,我不会再和你说什么了。至于你想感谢我,也没必要。”

面对墨先生的突然冷淡,徐长安只能理解为避嫌,随后便只能揣着几本书,灰溜溜的离开了。

……

而此时,正坐在甬道中的李道一突然抬起了头,看到空中出现了一道光幕。

“成绩:下甲!”

“考核通过。”

还没等李道一反应过来,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恭喜你啊,李道长。现在的你,有资格成为第一位得到诸子百家传承的人了。以后,我得称呼你为李小道长了。”

李道一转头一看,正是那化作一缕清风的青衣小童。

“多谢。”

此时的李道一,还没有完全从之前那场考核中抽离出来。他还在想着,那个世间的自己和徐长安,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模样。

“行了,准备一下,待会去接受传承。李小道长,您得知道您的使命。”

之前对李道一不冷不淡的青衣小童,居然对李道一用上了敬语。

“请说。”

“您的使命是传承百家之学,如今的百家之学或多或少都有残缺。而您,需要把百家学说发扬光大。至于其中的功法,您喜欢什么就学什么,不必拘泥于一时。至于您道家的身份,也不必担忧。始祖说了,道家讲究一个追寻大自在,您喜欢什么,那就学什么,不碍事的。”

李道一点了点头,可就在此时,一道金光突然从身后而来。恶来见状,急忙挡在了李道一的身后,可他才被这金光触碰到,便立马散落一地,变成了一个个的小零件。

他的身体原本就是傀儡,如今被着金光这么一撞,自然就散开了。

李道一急忙转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要知道,徐长安和他说过,这恶来的实力可不弱,至少有下境逐日的战力。

可就被这金光这么一撞,便瞬间散架。

在李道一震惊的眼神中,这金光慢慢凝聚成了帝俊的模样。

“好久不见啊,小道士。”帝俊轻声说道。

还没等李道一说话,这帝俊接着说道:“商量一下,你继续学习我的传承,至于这诸子百家,就让他继续沉睡在此处,怎么样?”

“我要是不答应你呢?”

“那就只能杀了你咯!”帝俊轻松的说道。

李道一没有犹豫,虽然他战斗力底下,但还是直接调动了全身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朝着帝俊而去。

……

就在李道一调动修为的一刹那,在虚空某处,棺椁里的帝俊睁开了眼睛,惊动了在一旁修炼的裂天。

裂天才找羽然浩打了一架,回来提升修为,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突然苏醒。

“父亲,怎么了?”

“那群蠢货,假扮我去考验李道一,让李道一动用了修为。记得之前我让你对李道一好一些吗?”

裂天听得这话,点了点头。

“就是为了等今日啊,他用了我的传承,我自然能够去找那几百个老匹夫了。”帝俊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创立天机阁,还给出了自己的传承,就是为这一天!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一剑长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一剑长安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