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 第131章:剑道大会前夕,生死磨砺【四千大更,求订阅!】

第131章:剑道大会前夕,生死磨砺【四千大更,求订阅!】

秦衣疑惑问。

“哪里不太一样……?”

赵舞珏道。

“剑灵其实是一种很模糊的东西,无法实际显露出来。”

“哪怕是最顶尖的剑中孕育的剑灵,也不会像秦先生这把剑这般传出如此实际的抗拒性。”

“剑,始终还是以剑主作为主导的。”

“可看这柄剑的意思,似乎是有取代剑主主导地位的可能性存在……”

秦衣先是迷糊了一下,紧接着反应了过来。

赵城主的意思似乎是:

别人的本命剑,如果脱离了剑主,就仅仅只是一把兵刃而已。

可这把剑,即便脱离了剑主……也是可以发挥其作用的?

赵同漳也道。

“这可真是怪事,难道秦先生在这柄剑面前无法确立自己的主导地位?”

“还要被一柄剑牵着鼻子走吗?”

秦衣心中腹诽:啥?

被剑牵着鼻子走?

我这特么是找了一柄武器,还是找了个爷爷啊?

赵舞珏摇头,看向秦衣。

“瑞雪城的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如此怪异的事情,所以究竟应该如何掌控这柄剑,我也无法给出什么意见。”

“秦先生,我想……这应该靠你自己来解决,既然这柄剑能够被你从剑仙池中拔出来,就说明你终究还是它的主人。”

“有些事,不能示弱,一旦示弱,就可能会被他人永远看不起。”

“这柄剑有自身的傲气,有不愿屈从于人的桀骜,而你如果想要驾驭住它,就要想办法驯服他。”

秦衣抿了抿嘴。

也就是说,别人的本命剑拔出来就认主了。

而我的这柄,还得像驯服野马一样,重新驯服?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那个……现在换剑还来不来得及?

他尝试通过心念与剑进行沟通,但无论他怎么呼唤,剑都没有任何反应。

就仿佛刚刚那个抗拒意念是自己的妄想似的……

他心神一动。

驯服……

他抬起头来。

“城主,我听说瑞雪城中的青年一代在出了总教习府后,都需要经历与凶兽恶鬼的战斗,都需要经历生死……”

“是这样吗?”

赵同漳眼珠微微一转。

实战,生死,无疑是最快提升战斗素养的方式。

既然秦衣提起这个问题,也许事情还会有转机。

赵舞珏点头。

“这是瑞雪的规矩,既是瑞雪人,便没有怕死的。”

“武道必争,剑道亦是如此,若是连血都不敢见,算什么剑修……这也算是对青年人的一种检验。”

“初出茅庐的小子,是需要经过磨砺的。”

“更何况,瑞雪城位于雪阻深处,四周尽是荒山野林,有各类妖、兽、鬼怪生存着,时不时的也会侵扰城关。”

“守护瑞雪城,是城中每个人的职责。”

秦衣问。

“那……他们是如何磨砺的?”

赵舞珏还没说什么,赵同漳突然插口道。

“在距离瑞雪城百里外的荒山之中,孤身生存一个月。”

“最终能够活着回到瑞雪城的,便有加入瑞雪十二字守城甲的资格。”

赵舞珏斜眼看了赵同漳一眼,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有说。

侧过头直勾勾的盯着秦衣。

那眼神之中似乎带着激将之意:你敢吗?

秦衣攥住剑柄的手微微紧了紧。

“既然这是瑞雪青年一代全都经历过的……如果我没有经历过,又如何能胜得过他们?”

“我想试一试。”

赵同漳眼神深邃。

“秦先生,这可不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便能做到的事情。”

“雪阻深处的恐怖、危险,是你根本难以想象的,充满未知、野性。”

“就算是城主在你身边保护你,也根本无法保证你的万全。”

“所以我劝秦先生仔细思考一下再做决断,不要因为一时的头痛脑热,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秦先生乃圣人剑道的传承者,有大好的前程,勿要因为一时的冲动……”

秦衣眨了眨眼,目光灼灼。

“江前辈,我想前往瑞雪城外的荒山中见见血。”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若是最终真的运势不好,死于非命,也是我命该如此。”

“我绝无怨言。”

秦衣没有看到的是,当他的这句话出口,手中的黑剑闪烁出一层淡淡的寒色幽光。

……

“江叔,你提出的这种难度,城中的任何一位小辈都无法做到吧……”

“的确,想要从瑞雪副甲之中脱颖而出,晋身升入瑞雪十二字守城甲之中,需要经历试炼。”

“但,那都是在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战斗之后,才会进行的试炼。”

“而且,试炼的内容是在瑞雪百里外的荒山之中生存十天,只需要十天,在没有裁判官出手帮扶的情况下,活下来的人,就算过关。”

“另外,那是在每年的六月份啊,现在可是十一月,温度相较六月份低了何止一筹。”

“现在这种环境下,在荒山之中生存一个月,还要活着走回瑞雪城。”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对城中的长老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可从来没在雪阻之中孤身过夜,更没亲眼见识过雪阻的恐怖之处……你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揠苗助长,不可取也。”

赵同漳面无表情地反问。

“城主刚刚不是也默认了?”

赵舞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我本以为你只是想要看看他的决心……更何况在他的面前,我也不可能拆你的台。”

“却没想到,你居然是来真的?这……”

赵同漳反驳说。

“城主,我记得你从前是比我还要果断、还要狠的人,为何现在却变得优柔寡断的。”

“当初你训练奕晗的时候,那种训练强度,我光是看着就觉得浑身汗毛炸起……怎么现在却狠不下心来呢?”

“城主,你明知道现在这种时候,想要达到预想的成果,不采取非常手段是根本不可能的。”

“非常之事,当用非常手段。”

赵舞珏微微叹息。

“奕晗和他不一样,奕晗是在无数冷眼和讥嘲之中走出来的,只有通过无数次险象环生的试炼,才可能走出一条大道来。”

“他心里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无论我如何训练他,他心中都有一个坚定地目标在支撑着他,让他始终能够咬牙坚持下去。”

“可秦先生修行的是圣人剑道,得天独厚,根本不需要经历这些。”

“而且,秦先生长于温室,犹如一朵未曾经历大风大浪的花朵。”

“如若让他直接经历人间最恐怖的风浪,根本无法保证他到底能不能撑得下来……”

“更何况,奕晗是我的弟子,我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训练他,为他搏一个光明前程。”

“而秦先生是我请来的外援,是客人,对待客人,怎么能用如此暴力的手段?”

“江叔,你太草率了。”

赵同漳耸了耸肩。

“城主,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了,再说这些话也没用了。”

“况且,我这把老骨头多年未动,正想出门活动活动。”

“由我亲自在暗中保护他,虽然在绝对的危难面前,我也不一定能保护得了他,但至少九成以上的危难前,我都能保他一命。”

“城主就暂且放心吧……而且,现在的他相比之前,还多了一柄连你我二人都看不透的黑剑。”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得到了那柄黑剑……我也不会提出这么苛刻的试炼的。”

“我不会将一个可能在未来大放异彩的鲜活生命,亲手推入鬼门关。”

“我敢保证,如若接下来这一个月的生死关……他真的能活到最后,那么,择选出来的那十个小崽子,肯定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赵舞珏淡淡一笑。

“你就这么有信心?”

“那如果,他的对手是奕晗呢……”

赵奕晗因为没有本命剑的缘故,无法代表瑞雪城出战,并不在剑道大会的十个名额之中。

赵同漳眉头一挑。

“城主,你这就有自卖自夸的嫌疑了。”

“你亲自训练出来的弟子,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在不用本命剑的情况下,我敢说,这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位青年人是他的对手。”

“你拿奕晗和别的青年人做比较,实属耍流氓。”

“秦先生也是如此,在剑道一途之上,秦先生相比奕晗,至少差了两个五年的苦功。”

赵舞珏再度一笑。

“可惜,奕晗终究不属于瑞雪。”

“没有本命剑的新星,永远不会在瑞雪闪耀。”

“他前阵子曾来向我辞行,希望能够外出游历江湖,闯荡一下,不愿继续留在瑞雪城中了。”

“我想也对,瑞雪城没有他的容身之处,难道那偌大江湖、偌大天下,还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吗?”

“我不能再将他桎梏于我的身侧了。”

“乱世将至,这是他的机会。”

“在剑道大会之后,我放他随秦衣一同离开瑞雪。”

赵同漳眼珠滴溜溜一转。

“和秦先生一同……?城主,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赵舞珏脸上流露出些许耐人询问的光彩。

口唇微张,吐出了几个隐晦的字眼。

赵同漳的眼睛微微瞪大。

“什,什么……?叶小子是这么说的?”

“秦先生他……”

赵舞珏微微眯起眼来。

“小叶看人很准,但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我告诉奕晗,希望他能护送秦先生回到兰摧,如果那时候乱世还没有到来,他便可肆意纵马江湖。”

“但如果那时候乱世已至,我希望他能跟在秦先生的身边。”

“这是我给他的建议,至于他会不会听从,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

翌日午时。

大翅鹏凰背上。

秦衣盘腿坐在赵舞珏的背后。

手中抱着一本书翻看。

“秦先生,这本书里记载了雪阻之中最有可能出现的危险,以及孤身在雪阻生存需要注意的事宜。”

“在到达目标位置之前,你可以随意翻看。”

修行到了秦衣这个境界,不仅体魄强健,头脑也已经被开发到了一定程度。

记忆力虽然说不上过目不忘,但也是极佳的。

短短两个时辰,他就将书中的内容全部记了下来。

赵舞珏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拿出一本书递给他。

“这是鬼怪志,每一个瑞雪城的少年在总教习府中接受训练的时候,都会熟记这本书中的内容。”

“里面记载了三百余种最常见的鬼怪,以及其致命弱点,秦先生随身携带,也许会有所帮助。”

秦衣将鬼怪志接了过来。

他对于鬼怪的了解还真是不多,听着赵城主对他的嘱咐,他的心中也抑制不住的紧张起来。

雪阻。

这可是传说中的雪阻深处啊。

蕴藏无数危险的雪阻深处。

如果说他有绝对的信心,相信自己能够活下来,那绝对是扯淡。

光是回忆着刚刚记下来的保命知识,就感觉一阵头晕脑胀了。

但要说后悔、退缩,这两个词就不可能出现在秦衣的头脑里。

他的腿上,静静放着黑剑。

他低下头,眼神略带爱惜的抚了抚剑身。

“我们很快就要一起并肩战斗了……忘了问,你有名字吗?”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秦衣居然傻呵呵的和一柄剑对话,一定会笑出声。

与剑灵交流,岂是这么交流的?!

但赵舞珏的瞳孔却骤然一缩,眼神落到那黑漆漆的剑身之上。

剑身紧邻剑柄的位置,两个古朴刚正的小字毫无征兆的浮现而出。

“兴亡。”

就仿佛一开始就镌刻在剑身之上一般。

秦衣也显然注意到了剑身的变化。

居然出现了两个字,好像是在回答他刚刚的话似的。

秦衣微微一惊,险些一哆嗦将手里的黑剑从高空中扔下去。

哽了一下才道。

“这,这是你的名字……?你叫,兴亡?兴亡剑?”

“天下兴亡,尽在我手。哈哈,好名字!”

他攥紧兴亡剑,站起身来。

俯瞰下方雪山四处,密林无数,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眼神坚定。

赵舞珏朝他点点头。

“就停在前面吧,这里距离瑞雪城已有百里之遥。”

“秦先生,我最后再叮嘱你一句,这里已经没有人烟,如果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险,也没人能救得了你。”

“瑞雪副甲的青年人们,会有至少三成葬身于此。”

“想要活下去,只能自救,还有就是,永远不要失去‘生’的希望。”

秦衣郑重点头。

飓风裹挟怒雪。

大翅鹏凰自高空降落。

四方空林,仿佛无穷的黑洞,随时会将秦衣吞噬。

秦衣深呼吸一下,自鹏凰背上一跃而下……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