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黑雾之下 > 第1730章 醉

第1730章 醉

“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苍都的话,天阳摸了下鼻子道:“早上。”

恍惚间,他想起当初自己刚刚成为升华者,执行第一次任务,初识苍都的时候。

就因为对方出言不逊,辱及母亲南菲而大打出手。

可现在,苍都却来给自己母亲扫墓,而且,看样子不像是第一次来。

于是,天阳看着那墓碑前的黄菊说道:“谢谢。”

苍都看了他一眼说:“谢什么,我不是特意来的。”

他站了起来,指着下面那一排排新墓:“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夜行者损失了很多人,其中有些是我的队员,我的长官,我的朋友。”

“我只要有空,都会来这里看望他们。”

“顺便,替你打扫下伯母的墓碑罢了。”

天阳眼神微微一动:“韩树队长和霁雨没有事吧?”

苍都点了下头:“队长和霁雨都很好,不过,丽妲女士牺牲了,她的墓碑就在下面。”

“梁森队长少了条胳膊,还有一些,不过,那是你不认识的。”

苍都又问道:“你回来的事,队长他们知道吗?”

天阳摇摇头:“我回来后,就只去见了禇岩司令。”

“是城主。”苍都纠正了下,然后道,“晚上正好大家要聚一聚,你要来吗?”

天阳嘴角微微扬起:“来!”

苍都拍了下他的肩膀:“那跟我走。”

“回你家吗?”天阳问道。

苍都看向他说:“不,去买菜,我们可没预你那份。”

天阳想告诉他,现在自己不吃东西也行,想想还是算了。

转过身,看着墓碑上的相片,天阳轻声道:“妈,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

离开墓园,坐在苍都的车里,天阳看着外面的街道。

可以明显的看到,街道上有正在修筑的楼房,一片接一片,让上城区明显比以前‘拥挤’。

“那些是给下城区的居民准备的。”

苍都目不斜视,专心驾车。

“我也听禇岩司....城主,咳,我听禇岩城主说,下城区要改造成工厂区。”天阳说道。

苍都点了下头:“是的,下城区的改造已经开始了,不过,你住的那所棚屋会保留下来。”

天阳嘴角抽搐了下:“为什么要保留?”

苍都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因为那是‘救世主’住过的地方,是你长大的地方。”

“城主说要是以后擎天堡缺钱了,就把那开放让外面堡垒的人参观,他说应该会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天阳干笑了声,没有表态。

他们在商场买了食物,便进入了家族驻地。

来到家族驻地,天阳就想起了云家,当下决定明天去拜访。

好让云家知道小鸟的近况。

很快,磁能车停了下来。

苍都的家到了。

磁能车刚停下来,后面就有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一下子停在了苍都的车子旁边。

车门打开,里面扑下来道魁梧的身影,二话不说,跑到花坛旁边蹲下来就一阵干呕。

接着跳起来叫道:“霁雨,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这是在堡垒,不是在战场,你别开得跟要去打仗似的。”

头发凌乱,下巴胡子密密麻麻,这个男人正是韩树。

那现越野车里跳下来一个年轻女子,戴了顶鸭舌帽,穿着红色外套和黑色短裤,露出两截光滑圆润的大腿。

她把一副墨镜往头上推去,当成发箍用。

暗红色的眼眸在夕阳里如同颜色深沉的漂亮宝石,那里面映照出韩树的身影。

这个女子,正是昔日渡鸦小队的队员霁雨。

霁雨不以为然地说:“队长,你没听城主说吗,虽然现在‘黑潮’结束了,但我们还要时刻保持警惕。”

“不能因为下了战场就分心大意。”

韩树骂骂咧咧地说:“别拿城主来压我。”

霁雨呵了声:“我只是实话实说。”

她接着看向刚好从车里下来的苍都,挥了挥手:“这是从哪里回来?”

“商场。”苍都表情冷淡地说,“对了,晚上会多一个人。”

“谁呀?”霁雨随口问道。

就见副驾驶的门打开,有人从车里钻了下来。

那人一头银发在傍晚的微风中轻轻扬动着,勾起了霁雨许多回忆。

走过来的韩树也愣了下,接着才轻呼起来:“天阳?”

天阳露出笑容,刚想打招呼,眼前突然一暗,接着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霁雨扑了过来抱住他,握着拳头锤打着天阳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混蛋小子,回来也不通知一声,我们都以为你死掉了呢。”

以天阳现在的能力,想不被霁雨捉住,十个霁雨都捉不住他。

所以他是自投罗网。

霁雨那拳头没带多大力气,当然,就算她全力锤打,也不可能让天阳受伤。

但从霁雨那一下又下的拳头里,天阳感受到了她的关心。

韩树这时走了过来,嘴角噙着笑容道:“好了好了,你看看天阳,他都没气了。”

“再说了,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注意点。”

霁雨这才放开天阳,脸微微发烫地道:“我不介意啊。”

韩树说道:“你是不介意了,但说不定天阳介意呢。”

霁雨装出一脸凶狠的样子盯着天阳:“天阳你说,你介不介意?”

天阳干笑了一声道:“我不敢介意。”

韩树哈哈笑道:“这个‘不敢’用得好。”

苍都摇摇头,拎着从商场买的食物推开门道:“你们是打算在外面喝西北风,还是进屋来?”

“老徐他们来了。”

走进大门,果然见玄关处摆放着很多鞋子,里面就有一双童鞋。

等天阳跟着韩树两人来到客厅时,看到老徐正逗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玩。

老徐的女儿小麦搬来一些玩具正扮演医生的角色,拿着一个听诊器在那小孩身上这里按按,那里摸摸。

霁雨小声地道:“那是苍都跟青黛的孩子。”

天阳讶然道:“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霁雨点点头道:“他们去年结婚的,我和队长还出席了他们的婚礼。”

天阳感叹道:“我错过很多东西啊。”

霁雨笑了声:“你刚知道。”

客厅里,听到声音,老徐回过头来。

他先看见韩树,立刻跳了起来:“队长,你来啦。”

接着又看见了霁雨,正要打招呼,就看到了后面的天阳。

老徐顿时像是石化了一样,一动都不动,跟着大叫一声:“天阳!”

他冲了过去,抱住了天阳,激动地不断拍打着天阳的后背。

“我不是做梦吧。”

“真的是你?”

“谁掐我一下。”

“哎哟,霁雨你还真掐啊。”

过了一阵子,天阳才来到客厅里,和众人打成一片。

恍惚中,有种回到过往时光的感觉。

很快,可以吃饭了。

酒过三巡之后,韩树有几分酒意,感慨道:“今天我们这几人还能够聚在这里,委实难得。”

“在过去的一年中,实在发生很多事。”

“许多朋友和战友都离我们而去,我觉得,接下来这一杯,得敬他们。”

天阳想到了光头女士丽妲,在自己还是个菜鸟的时候,这位女士也帮助过自己。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没想过,她已经牺牲了。

还有梁森队长少了条胳膊,虽说可以安装机械义肢,但终究会有影响。

这还是他认识的。

他不认识的那一些,不知道有多少牺牲在‘黑潮’中。

又喝了一杯后。

韩树拍了下天阳的胳膊道:“你不会明天就走吧?”

天阳有些不解地看向这位昔日的队长。

韩树嘿嘿干笑道:“去见见罗珊,她一直记挂着薰,还跟我抱怨你把薰带走了。”

天阳脑海里阐晃过一位金发蓝眸的美丽女士。

他连忙点了点头:“我会的。”

“嗯,来,大家接着喝。”

韩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今天晚上,谁要是没醉,就不准回去!”

说完,韩树自己扑通一声坐了下来,接着倒到了地板上,呼呼大睡起来。

霁雨因为喝酒的缘故,脸色潮红,眼神迷离,有些醉熏熏地说道:“队长今天应该是高兴坏了。”

“难得天阳回来。”

“他今年过得很不容易啊,非但送走了很多朋友,还送走了自己的父亲。”

“虽然他们父子俩关系一直不太好,但出殡那天,队长哭得稀哩哗啦,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

老徐打了个酒嗝道:“今年谁都过得不容易,但今天我们还能够坐在这里一块喝酒,我觉得吧,之前过得再苦,特么的也值了!”

苍都看了他一眼道:“你醉了。”

“谁说我醉了!”

老徐站起来,指着大门说:“看我给你们走条直线。”

他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结果没走出大门,反而一头撞到了墙上。

扑通一声,也跟韩树那样,倒在地上睡着了。

霁雨哈哈大笑,扯着天阳指着老徐说:“你看他,还说没醉,现在都躺下了。”

笑着笑着,霁雨靠在了天阳的肩膀上,轻轻地说:“我大概也醉了。”

“我已经很久没喝醉了,但今天真高兴。”

“天阳你回来了,真好,就像大家都没离开过一样。”

“我明天醒来还要见到你,见不到你,看姐姐怎么收拾你。”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霁雨头一滑,就要倒向桌子。

但被天阳扶住。

“睡吧。”

“明天我叫醒你。”

天阳笑了笑道。

黑雾之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科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黑雾之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