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太初符神 > 第2267章 她的仇就是我的仇

第2267章 她的仇就是我的仇

事情闹到这一步已经很是明了了。

今日璃圣与天圣宗之间,或许注定只能留下一方了。

而这时,一旁默默观看的白炎。

神色间却稍微有些感慨。

他倒是万万没有想到,璃圣一路成长起来居然是如此艰辛。

居然一直背负着如此血海深仇。

在那个时候仅有超凡境的璃圣,能够一次又一次地扛住那些足以让她灰飞烟灭的压力,着实是太过于不凡。

深入了解之后,白炎心头竟是有些怜惜。

随即白炎默默的自语了一声:“如此看来,今日这天圣宗当真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呀。”

虽然白炎也觉得璃圣报仇报得实在是有点儿太广了。

但谁让这天圣宗是无尽之域主宰级的势力呢。

灭了也就灭了吧,他白某人除了拍手称快以外,还能说什么呢。

即便有些强者能活,但那也是必须要臣服于他白某人的?

总之,天圣宗与璃圣之间有着因果就对了。

画面彻底结束之后,天圣老祖脸上的笑意却是完全的收敛了起来?

神色变得凝重至极。

他知道既然璃圣当着天圣宗无数强者的面,将这些画面释放出来,那就已经是注定了不能善了。

燃文

但想了想璃圣的背景以及战斗力,天圣老祖心中确实有点没底。

他此时还想另做尝试。

再次看着璃圣开口道:“这件事情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吗?

璃圣应当知道。我天圣宗其实并不弱,而本座早在无尽岁月之前就已经是成就了虚境主宰之位。

即便璃圣如今也已经是主宰,但想要胜过我,或许还差点火候。

而且此处乃是我天圣宗大本营,如若你璃圣愿意和解我,天圣宗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必能够让你满意。

如果不能和解,或许今日本座也就只好陪你战上一场了。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会不会伤及璃圣你的性命,本座也就不敢保证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天圣老祖也没有抵赖的意思。

没说,你是已经杀了那个神灵级天圣宗弟子,仇怨就两清了,的这种话。

天圣老祖好歹也是一个虚境主宰,他自然很清楚因果之说。

那个神灵级的弟子的确是他们天圣宗培养的,可以说没有天圣宗就没有璃圣家族的覆灭。

当然,这些也都只是此时马后炮般的后话。

既定的事实永远没有办法改变。

他能够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减小即将要付出的代价。

而站在其他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其实两方都没有任何的错。

毕竟武道世界弱肉强食,当时璃圣的家族的确弱小,怀璧其罪的道理大家都懂。

那么被人抢了,被人灭了,也就只能说是命数。

而璃圣作为漏网之鱼,有朝一日能够踏足武道之巅,反过来报复天圣宗,这似乎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那么此时也就只能算作是天圣宗的命数该是如此。

那么到底谁能够笑到最后,便也就只能看双方的实力了。

并且对于此事,那些不属于天圣宗,但客居于此的人,此时却是无比好奇。

毕竟有热闹不看王八蛋。

“我此生唯有一个执念,一个要求,那就是将你天圣宗覆灭。

如若你天圣老祖能够做到就地解散天圣宗,那我倒也不介于不杀一人!

其实我的仇怨跟你们在座的天圣宗所有人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憎恨一个势力而已!”

这话倒也的确是璃圣讲道理了,她只是憎恨天圣宗这个势力,但是跟其中的人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毕竟真正的罪魁祸首早在无尽岁月之前,就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上。

如果天圣老祖当真能够有魄力彻底解散天圣宗,那么天圣宗倒也算得上是另一种形式的覆灭。

在大千世界之中除名了,那么璃圣的那等仇恨,或许便也就能够减轻一些。

然而她的这种话,注定只是空话。

天圣老祖好歹也是虚境主宰的强者。

又岂会被一个比自己境界还低的人如此威胁。

若真的是打都还没有打,就直接将天圣宗给解散了。

那么他天圣老祖,这辈子也就没脸在无尽之域混了。

所以此时在璃圣话音落下之后,天圣老祖看向她的目光,却充满了嘲讽。

“莫说璃圣你仅仅只是玄境主宰,即便有朝一日你达到了虚境,我天圣宗亦是不会惧怕于你。

真不知道你有何说这话的底气。

覆灭天圣宗之言,只要我天圣老祖还在世间,便是没有这种可能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本座倒也无需再跟你客气。”

话音落下,天圣老祖不等璃圣说话,又再次开口道:“在我看来,你与我天圣宗的那些仇怨,已经是在无尽岁月之前了结了。

现在的你,纯属找茬。

本座愿意给你一炷香的时间离开此处,否则本座便要对你不客气的镇压了!”

话音落下,天圣老祖身上的气势倏然间升腾起来。

那股虚境主宰的气势弥漫而出,整个天圣宗的人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强烈无比的信心。

所有人都再次振奋了起来,看向璃圣的目光充斥着无尽的不屑与嘲讽。

“呵呵,我天圣宗有天圣老祖的存在,区区一个璃圣,又如何能够在此处放肆。”

“咱们天圣老祖的气息比离圣还要强上不止一个档次,这一次恐怕璃圣真的只是自取其辱了。”

“不错,我天圣宗好歹也算得上是无尽之域站在第一梯队的势力,又岂能够被一个散修给欺负了。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今日恐怕这个璃圣怎么来的,就得怎么回去。

哦不对,如果她不识相的话,完整的来恐怕要残缺的去。”

“……”

此时在天圣宗各层次的弟子这般兴奋的讨论着的时刻,天圣宗整个宗门范围之内,所有亭台楼阁俱皆是爆发出了一阵璀璨的亮光。

氤氲在天圣宗上空的那些五彩光华,倏然间流动了起来。

而后吸收了天圣宗那些亭台楼阁之上的所有光芒,演变成了四尊巨大而神圣至极的异兽。

这四尊异兽,赫然正是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每一尊之上的气势都无比澎湃。

隐隐达到了主宰的程度。

每一尊都威风凛凛,对着璃圣虎视眈眈,充斥着毁灭的意味。

再加上站在这四大神兽前方的天圣老祖,那等风采当真是一时无两!

而这也正是天圣宗的底蕴之体现。

其实不只是天圣宗,每一个强大的宗门就像九天圣地,就像紫霄宫。

他们所在的宗门范围,都是有着这般底蕴阵法的存在。

甚至于九天圣地的那些亭台楼阁,如若爆发,天圣宗,这点儿场面,在九天圣地面前只能是萤火之于皓月。

甚至于在九天圣地那里,单单只是一个拜宗之路,就已经胜过这里许多。

但即便天圣宗这里再次,此时也已经算得上是凑出了五个主宰级的战力。

如若仅仅只是一个璃圣在此,今日或许她就要退却了。

毕竟她即便再强,也终究只是一个玄境主宰而已。

终究是做不了太过于逆天的事情。

但这一次她身边,还有白炎!

虽然白炎仅仅只是神主顶峰,但璃圣心头却很清楚,白炎这个神主顶峰不同于任何人。

甚至寻常主宰在他面前或许都讨不了好。

更何况璃圣很清楚白炎的真实身份。

既然白炎之前是说来这里搞事情,璃圣就有理由相信,他必然是有对付天圣宗的手段。

所以在天圣老祖将这四尊神兽召唤出来的时候,璃圣没有丝毫的慌乱。

反而是转头看向了旁边的白炎。

“你说你是要来找天圣宗麻烦的,之前的所有仇恨我都帮你吸引了。

现在你总得出出力吧?

我实话告诉你,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五个。”

在白炎面前,璃圣倒也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如是说道。

见到这一幕,白炎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倒是没有想到,天圣宗居然还能捣鼓出这般强横的玩意儿。

“天圣老祖交给你,能行不?

那四只中看不中用的大家伙就交给我了。”

感慨归感慨,但这个时候白炎倒也不会掉链子。

他当然也知道以璃圣的实力,对付不了面前的这五个主宰战斗力。

而他自己突破到神主顶峰以后,都还没有机会好好的施展一番呢。

此时倒是可以好生的验证一下,自己的战斗力到底达到了何等程度。

说话间,白炎正准备踏前一步。

而这时,天圣老祖得意而猖狂的大笑声再次传来。

“璃圣,看清了吗?

这就是我天圣宗的底蕴!

终究是你这一介散修不能比拟的,现在你若退去,我天圣宗也还能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若不然,或许你今日来得了,想走却不那么容易了。”

说话间天圣老祖语气依旧是有着些许的杀意。

如若有可能,他是真的很想姜璃圣给击杀。

毕竟璃圣的资质与潜力,他天圣老祖自然也很是清楚,假以时日突破到虚境主宰,应当不成任何的问题。

甚至于有朝一日踏足真境主宰,也都不是没有可能。

而他天圣老祖却很有自知之明,自知自己这一生,虚境主宰也已经是到头了。

所以璃圣不除,对于他天圣宗而言,终究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但让他心头无奈的是,主宰真的太难杀了。

即便加上这宗门底蕴凝聚出来的四头神兽,想要将璃圣击杀,都困难无比。

甚至于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

所以此时的天圣老祖真的也仅仅只是想要将她赶走,并不想在他们的大本营战上一场。

毕竟无论输赢如何,都杀不了璃圣,还会对他们的底蕴有所损伤。

最终吃亏的永远都是他天圣宗而已。

话音落下,璃圣却仅仅只是给予了一个究极嘲讽。

而这时白炎却踏前一步,笑意盈盈的看着天圣老祖。

“这等底蕴大阵倒是不错,不过你天圣宗这块地盘本座看上了,不知天圣老祖可否割爱?

否则就这么毁了,倒也还算可惜。”

起初白炎默默的站在璃圣身后,天圣老祖真的没有注意。

毕竟一个神主而已,还不值得他刻意去探查。

但此时这般猖狂的话音一出,天圣老祖却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两眼。

神色霎时间出现了一抹变化。

“你,你是岩白,九天圣地九天神皇大人的亲传弟子岩白!”

此时的天圣老祖如同白日见鬼。

神色霎时间充满了凝重。。

“我天圣宗应当没有与岩白小友有任何的过节吧?

不知此番岩白小友到来有何贵干?”

白炎本人天圣老祖可以不在意。

但他背后代表的势力,却足以让天圣老祖为之恐惧。

然而这话一出,白炎脸上的嘲讽之意就更加浓烈了。

“我不知道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蠢,或者您老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自是不信老祖没有听闻过在下与璃圣的关系。

我自己与天圣宗的确没有任何的过节,甚至在某些方面与天圣宗还有着些许的善缘。

但是璃圣的仇可不就是我的仇吗?

所以这一次恐怕我要站在璃圣这边,向你天圣宗讨一个说法了。”

这话一出,天圣老祖心头狂跳。

他先前的所有嚣张,此时全部化作了紧张。

白炎若是执意插手,他天圣宗恐怕还真抵挡不住。

九天圣地随便派一个主宰过来,无论是君无忧还是剑皇,都可以将他灭掉。

但思忖片刻之后,天圣老祖看着白炎再次开口道:

“我天圣宗无尽岁月以来,与九天圣地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有一些善意的往来。

既然此番岩白小友是代表璃圣而来,那么与九天圣地则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即便在下待会儿将岩白小友镇压,想必以九天神皇大人的度量,也都不会责怪于在下。

只不过岩白小友放心便是,无论待会儿发生什么,本座都能尽力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这家伙倒也算聪明,直接是将白炎与九天圣地暂时的区分开来。

并且说出了保证白炎安全的话。

而他这理由,也的确无懈可击!

如此一来,即便待会儿他天圣宗对白炎出手,九天圣地那边的确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他天圣老祖从头到尾,也都没有想过能将璃圣击杀。

听到这话,白炎眉头一挑。

“此番要灭你天圣宗,还用不上九天圣地那边的力量。

我与璃圣二人,足矣!”

他的话音一落,璃圣已经是拿出了那把细剑。

“按照先前的安排,天圣老祖归我。

那四头神兽,归你!

杀!”

此时的璃圣已经是有些等不及了。

……

太初符神》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太初符神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