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八百一十章 不好的预感(4000)

第八百一十章 不好的预感(4000)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吴良顿时面色一变,立即回身向尚在门外的大公鸡与瓬人军众人走去。

如此来到近前,却见那只大公鸡果然已经侧卧在地上,非但如此,它的两条腿还在挣扎一般不停的踢动,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模样。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大公鸡的鸡冠究竟是什么颜色。

吴良真心希望大公鸡只是吃坏了东西或水土不服导致身体不适,可令人遗憾的是,大公鸡的鸡冠此刻已经变成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紫红色!

这表示此刻它八成是身中剧毒!

吴良可以肯定,进入齐哀公墓之后,大公鸡绝对没有吃下墓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与这座古墓最多的接触便是首当其冲吸入了这两件封闭密室中的空气。

而这两间墓室中的空气又都带有一阵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的清澹香气。

第一间墓室的香气可能来源于“人头芝”或是青铜大鼎中布置成分的黑土。

第二间墓室中的香气来源则还未查到,吴良怀疑可能便是那个放在小炉上的古怪陶罐,毕竟那陶罐上面设有四个应该是用来出气的小圆孔,就像熏香所用的香炉一般。

而大公鸡此刻出现中毒的状况……

难不成是因为第二间墓室中的空气有毒?

吴良不由想到了墓室中那具靠在桉几上的尸首,种种迹象表明,他保持着正在为那小炉扇风的状态忽然死去,会不会便与某种不易察觉的剧毒有关?

“撤!”

想着这些,吴良立刻做出了决定,“什么都不要管,所有人立即折返回去,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地面上,另外……杨万里,这是兕丹,你一边打头阵率大伙快速撤离,一边将这兕丹泡水给每一个人服用,注意只过一遍水就行了,万万不可多泡,否则也是剧毒之物!”

据说这兕丹可解天下邪祟毒瘴,乃是吕布不知从哪搞来的异宝,当初第一回发掘广川王刘去墓的时候,他的部将郝萌被守墓人以触恶之法赶走,郝萌自己也险些染病丧命。

于是第二回吕布再派曹性与郝萌一同前去发掘,并将兕丹交予二人防身,怎奈吴良及时赶去救援,设下巧计令郝萌与曹性为元城守军所擒,最终兕丹也落到了吴良手中。

只不过因为吴良每次入墓都十分谨慎,极少受到邪祟毒瘴的侵袭,因此基本没有使用过,如今这场合正好派上用场,只是不知功效是否似传闻中所说的那般厉害。

“诺!”

杨万里应了一声,快步上前接过兕丹,挥手对众人道,“公子的话大伙都听到了,随我走,莫要落下哪个!”

与此同时。

吴良却回头对典韦说了一句“典韦兄弟,你随我来”,竟又折返了回了墓室之内。

“君子,你要做甚么?不随我们一同出去么?”

注意到吴良的倒行逆施,曹旎忍不住停下脚步大声问道。

此话一出,众人也纷纷停下脚步,一脸担忧与疑惑的回身看向吴良。

“我与典韦带些东西出去,你们先走一步,我们随后便会赶上!”

吴良解释道。

“……”

众人显然并不接受吴良的解释,没有一个人继续抬脚,不愿将他与典韦单独留在这个地方,不过也没人公然提出异议。

“那就先用兕丹泡水饮用吧……杨万里,你还愣着做什么,大伙既然要等待公子,倒不如先饮下兕丹水解毒,或许能有奇效。”

于吉见状急的跺了跺脚,只得退而求次道。

“哦,对对对,我们一边服下兕丹水一边等待公子,待公子过来取了东西过来亦可一同饮用。”

杨万里这次倒没有与于吉拌嘴,连连点头照做。

“……”

吴良见这些家伙非暴力不合作,也只得任由他们去了,只是补了一句“别忘了给大公鸡也灌点”,接着便带领典韦快速折回了墓室之中。

……

这次吴良自然不可能再不紧不慢的查看所有细节。

走路的过程中他已经取出了一个布袋,交给典韦道:“典韦兄弟,那具尸首对我大有用处,劳烦你将其转入布袋之中扛起来一同带出去。”

“诺!”

典韦接过布袋便去处置那具体内尽是痋虫虫卵的尸首。

而吴良则拿着一个相对有些密封作用的羊皮口袋直奔尸首面前的那个古怪陶罐,先将那个那个陶罐装入其中,并用绳索将羊皮口袋的口子牢牢捆上,防止毒气正是来自这个古怪陶罐中的事物的话,带在身边继续对他们造成侵害。

接着他又回身将书架上仅有的三卷简牍收入囊中,而后用目光在整间墓室之中快速扫了一遍。

这间墓室就那么大,里面的设置也都摆在明面上,看不出有任何暗格的迹象,而此情此景之下,当然也不可能再一点一点的查探。

如此确认过墓室之中已经没有明显值得浪费时间的地方之后,吴良回头看向了典韦。

典韦的动作亦是很快,三两下便已经用布袋套住了那具尸首的上半身,而后简单固定了一下,一抬手便将其扛在了肩上,此刻正在等着吴良。

向此前那些中了痋术的尸首一般,这具尸首的外表亦是变成了坚硬的外壳。

如此被典韦扛在肩上,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坐姿,就连那把只剩下羽毛梗子的羽扇也还爪子手中。

“走了!”

吴良微微颔首。

两人终于不再有所迟疑,立即向这间墓室之外走去。

至于那个针灸铜人,吴良则选择了放弃,虽然他觉得那东西很有意义,但到底还是有些沉重,而如今入墓的除了吴良、典韦、杨万里与察木王子之外,其他的人皆是老幼妇孺,这种时候实在不便将其带上。

这也是吴良此前只教杨万里随后再带瓬人军兵士进来搬运的原因。

如此来到墓室之外。

瓬人军骨干们已经饮下了泡好的兕丹水,就连那只还在蹬腿的大公鸡头顶与脖颈处的羽毛亦是湿漉漉一片,显然才刚刚被众人灌下了兕丹水。

“君子,你与典韦也先服用一些兕丹水,或许有些用处。”

甄宓主动迎了上来,将一个陶碗递到吴良面前说道。

“嗯。”

吴良应了一声,又见杨万里已经端着另一个碗递向典韦,于是暂时将防毒面罩摘了下来,“咕噜咕噜”几口将那略带苦涩味道的水灌了进去。

接着又立刻将防毒面罩戴在了脸上。

其实在古墓中待了这么久,他这种配置极低的防毒面罩有没有用已经很难说了,尤其炭包里面的木炭吸附能力已经减弱了不少,甚至可能已经吸附了一些有毒物质,继续待着未必便有好处。

但此时此刻也只能如此先将就一下。

至少处于相同的空气之中,先中毒的是那只大公鸡而不是他们,便说明这东西多少还是起了一些作用,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大公鸡每次都首当其冲,吸入了更多的有毒气体。

很快一旁的典韦亦是学着吴良的样子喝下兕丹水。

于是吴良瞅了众人一眼,没好气的道:“怎么,现在还不打算走么,准备留在这地方等着过年?”

“走走走。”

众人连忙避开他的目光,在杨万里的牵头之下快步向墓外行去。

……

这个过程中,吴良一直在观察那只大公鸡的状态。

被灌了兕丹水之后,大公鸡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好转,依旧趟在笼子里面不停的蹬腿,时不时还会抽搐两下,而鸡冠的颜色也依旧变回正常状态。

这自然不是吴良希望看到的结果。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公鸡也始终没有咽气,不只是这种毒彻底发作致死本来就需要一些时间,还是兕丹水暂时解除了部分毒性,令大公鸡暂时稳定了下来。

如此之下。

瓬人军众人总算是顺利走出了陵墓,暂时还没人出现与大公鸡一样的中毒迹象,就好像这毒只针对大公鸡一般。

吴良虽然希望如此,但也绝不敢疏忽大意。

刚来到地面上,他便立刻摘去了脸上的防毒面罩,将里面的炭包取出来扔得远远的,而后回身对众人郑重说道:“诸位,大公鸡在服下兕丹水之后还不曾恢复过来,在这之前任何人都要提高警惕,不论是谁身体出现了异常,哪怕只是莫名起了一个最小的疙瘩,又或是抹除感觉不太舒服,都必须立即向我汇报,明白了么?”

“诺。”

众人明白其中利害,自是没人提出异议。

“杨万里,你叫咱们的人来将这里重新封填起来,这座墓我们应该不会再进了。”

吴良又对杨万里说道。

“可那个铜人……”

杨万里以为吴良忘记了铜人的事情,犹豫着提醒道。

“不要了,并非什么非取不可的东西。”

吴良道。

“诺。”

杨万里回身便去安排。

“诸葛贤弟,那只大公鸡一直由你饲养,你从现在开始密切关注它的一切变化,不管它出现什么变化,都要第一时间带来见我。”

吴良正色对诸葛亮说道。

“嗯,知道了有才哥哥。”

诸葛亮点头。

“老先生,整个墓室之中只有三卷简牍,我把它们全部带了出来,释义的工作便又要托付给你了。”

《控卫在此》

吴良抬手又从自己的布包中取出三卷简牍,交到于吉手中道,“一定要快,保不齐这里面记载的东西便与大公鸡所中之毒有关,我们亦可尽快知道我们是否面临相同的情况,从而尽早做出正确的应对。”

“公子放心,区区三卷简牍,老朽只需半个时辰便可将释文交到公子手中。”

于吉接过简牍便立刻翻开开始释义。

这种事关身家性命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吴良催促,于吉绝对比任何人都要积极,怕死便是最强大的原动力。

“先返回城里吧。”

吴良微微颔首,“我回去之后教允嘉(闻人昭)安排一下,今夜我们所有进入过这座陵墓的人都不能分开,哪怕睡觉也要待在一起,谨防有人出现状况不能及时发现。”

……

回到城内,吴良并未告诉闻人昭今夜发生了什么,只是教她帮忙安排了一件大房子,再准备一些地铺供大伙对付一夜。

至于那具带回来的尸首与那个古怪的陶罐,则被吴良暂时使用木箱盯死了存放起来,事后再慢慢研究。

如此待闻人昭安排妥当的时候。

于吉已经面色凝重的来到吴良面前,将两块写满了字迹的绢布双手呈上道:“公子,这便是那三卷简牍的译文,你先瞧瞧吧。”

“有什么问题?”

看着于吉的表情,吴良心中立刻浮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几句话怕是说不清楚,公子还是先看过再说吧。”

于吉叹了口气,摇头说道。

“嗯……”

吴良见众人此刻都侧目望向这边,终于不再追问,而是拿着那两块绢布来到角落里查看其中的内容。

根据文中引子所述,这三卷简牍乃是典韦扛回来的那具尸首留下的绝笔。

他的名字叫做尸区,乃是“扁鹊”组织的第七十九代首领,座下共有二十三个弟子,弟子分布在不同的国家之内,以“扁鹊”玉坠作为组织信物,而“扁鹊”铜鼎则由组织首领保存,代代相传,有天下医者归心之意。

这个引子已经充分证实了甄宓此前的说法,“扁鹊”的确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颇为严密的医者组织,就像墨家一样,不过却比墨家的历史更加悠久。

“扁鹊”组织传至尸区这一代,因医者被视为贱业,非但走村串户要吃许多苦,有时若是某地出现瘟疫,依照“扁鹊”组织的规矩,三百里内的“扁鹊”弟子还必须放下一切前往救治,一不小心便会将自己搭进去,算是妥妥的高危职业,以至于招收弟子面临许多困难困难,组织始终无法发展起来。

因此很多时候就连“扁鹊”组织的首领,都必须依附一些王公贵族才能够保证衣食。

而尸区当时来到齐国,适逢齐哀公吕不辰染上了伤寒,尸区出手为其医治之后,吕不辰便以宾客之礼待之,自此做了吕不辰的门客。

曹操喊我去盗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曹操喊我去盗墓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