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谍涯无痕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想孩她娘了?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想孩她娘了?

李云卿看得明白,林创一开始就没打算揪住李士群的错处不放,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跟佘爱珍的关系好,怕她为难。

而林创却没有给自己面子,而是随着叶吉卿的盈盈一躬,顺势把人情做给佘爱珍。

对此,虽然事情顺利解决,仍是让他感觉有点不痛快。

今见林创和吴四宝争金条,他感觉机会来了。

一是可以显摆自己有钱,二是终于为钟爱的徒弟做点什么了。

于是,李云卿对林创道:“林局长,不要跟阿宝争了,这孩子就喜欢金子,不到他手还则罢了,若到了他手再要回来,那就跟剜他心似的。”

林创道:“那可不行,张守正受了委屈,不能就这么算了。”

“哈哈哈……”李云卿尴尬地笑起来,大剌剌地说道:“小事,张所长那里,就由老朽办吧,一定让他满意。”

“好吧。”一听此言,林创才放过吴四宝。

吴四宝赶紧去了卧室,把黄金藏起来。

事情办完,李云卿、李士群和叶吉卿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就齐齐告辞了。

林花和春红早就收拾好了,佘爱珍拉着林创的手,道:“小明,今天这事以后,估计我师哥再也不敢针对你了。否则,你不用再顾忌我的面子,直接跟他干,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林创见吴四宝坐在对面沙发上,正在用手摸自己的脸上的伤,连忙把手抽出来,道:“行,我听姐的。”

“真倒霉,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弄了一脸的伤。”吴四宝自怨自艾地说道。

“行了,你就别叫屈了,小明没得到什么,你反而得了十根金条,好处让你占了,你还叫屈?”佘爱珍白了他一眼道。

“还有,宝哥,李士群软禁我的时候,你在哪里?是不是躲出去了?噢,兄弟有事,你躲到一边看热闹,热闹看不下去了,你出来当好人了。我看,我姐挠你还是轻的,就应该关你禁闭!”林创道。

“关禁闭都是轻的,就该把你揍出去,永远别进这个家!”佘爱珍附和道。

“小明,冤枉啊,师哥让我带三队去大华纺纱厂去了,那里有人串联想要罢工,我是真不知道他要软禁你。要是知道,我会依他?”吴四宝道。

“你、小波都走了,你就一点没有察觉什么?就凭这一点,你就不是个合格的特工。”林创道。

“是是是,我就适合打打杀杀,动心眼子的事,真的干不来。再说也不是我心眼少,大华纺纱厂正归三队管,让我带宁小波去,很正常啊,谁能怀疑什么呀?”吴四宝道。

“好吧,算是冤枉你了。”林创道:“对了,宝哥,以后你别当李士群的枪头子,让你杀人你就杀人,你以为地下党是好对付的?”

吴四宝一听这话,想了想,问道:“你是指那天我开枪打林昭他娘的事?”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

“没有没有。那天开枪也是师哥吩咐的,不过我也留了个心眼,不是没往要害地方打吗?再说了,地下党就一帮穷鬼,跟军统是没法比的,他们想找我的麻烦?借他们个胆他们也不敢。小明,你太高看他们了吧?”

“反正我的话你听就听,不听也没办法,谁叫你跟师哥近呢,是吧?地下党要是因此找到你头上我不管,要是对我姐不利,我可把账算到你头上。”

“好好好,听你的。”吴四宝不耐烦地说道。

林创是看在佘爱珍的面子上才提醒他一句,以免将来跟自己对上不好办。

不过,看他这样子自己的话根本没往心里去,也只好作罢。

如果他真的不思悔改,充当李士群的打手,大肆屠杀地下党和进步群众,那自己必会亲手送他上西天。

……

从吴四宝家吃完饭,林创回到兰园。

田碧瑜正在逗林东,见林创进门,忙叫茶花接过林创手里的包,伺候他换上鞋,又打来洗脸水,伺候他洗了脸。

林创坐到沙发上,田碧瑜给他剥了一只荔枝,塞进他嘴里。

“今天一天都没着家,有这么忙吗?”田碧瑜问道。

“别提了,今天跟李士群生了一天的气。”

“李士群?为什么?”田碧瑜诧异地问道。

林创把事情简单一说,田碧瑜怒道:“林小宅,你怎么这么怂?”

林创翻了她一眼,反问道:“不怂怎么着?摆明车马跟他对着干?你觉得好吗?”

田碧瑜也是关心则乱,关心则气,一听林创的话,冷静一想,还真是对大局不利。

如果林创没有那层秘密身份,干就干了,李士群能奈我何?

可因为有军统身份在,就必须考虑全面,不能因一时气愤而乱了方寸。

“嗯,是我想岔了。”田碧瑜坐回沙发。

此时易莲花已经洗漱完了,过来抱林东。

田碧瑜又翻了她一眼,道:“我以为你俩到哪里鬼混去了呢。”

易莲花嘿嘿一笑,没回答,只管抱着儿子亲了又亲。

“鬼混?用得着吗?我说,以后别当着珠珠和林东的面说这些话。”林创道。

“他一个毛没长齐的娃娃懂什么?”

“就怕你信口开河形成习惯,不管是不是当着孩子的面就吐噜出来。”

田碧瑜一听,冷笑数声:“呵呵呵……,行啊,林局长,长威风了哈,是不是嫌我碍眼了?”

哔嘀阁

易莲花一听这话,赶紧抱着儿子,招呼奶妈和张茶花悄悄退出厅去。

“你这不是不讲理吗?我啥时候嫌你碍眼了?”林创气道。

“嘿!敢反嘴了?姐能把宝哥的脸弄花,你以为我不能?啊……。”

说着,田碧瑜十张箕张,照林创脸上抓去。

林创知道她不会真挠,顺势抱住她:“别闹,好老婆,以后不敢了,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田碧瑜趴到他怀里,也没挣扎,白了他一眼,道:“哼!口是心非!”

“茶花!”林创喊了一句。

“要死啊你!”田碧瑜一听叫张茶花,赶紧从林创怀里挣出来。

“先生。”

“把你萍姨叫来。”

“嗯。”

茶花答应着,出门去了。

“怎么?想孩她娘了?”田碧瑜翻着白眼问道。

“一边去!有事。”

……

谍涯无痕》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谍涯无痕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