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道第一仙 > 第2138章 丧家之犬易道玄

第2138章 丧家之犬易道玄

河伯低头看了那把剑鞘一眼,并不奇怪。

或者说,他早料到这把剑鞘会出现在苏奕手中一般。

“这把剑鞘,有着极为特殊的来历,曾陪在你第一世身边多年。”

河伯道,“它本身就是一件违禁物,但……只有你一人能掌控。其他人,无论是谁,哪怕得到此物,也根本派不上用场。”

违禁物!

曾陪伴第一世多年!!

这毫不起眼的剑鞘,果然大有来头!

苏奕道:“它有何用途?”

“对你而言,暂时派不上用场,但以后在神域,或许就有机会用上。”

河伯道,“不是我故弄玄虚,而是连我都不清楚,这剑鞘内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也仅仅只知道,他对你求索神道之路至关重要。”

苏奕皱眉道:“那你如何确信,这剑鞘能在神域派上用场?”

“神域,是当下这个纪元的核心之地,也是距离命运长河最近的地方,唯有在那里,你才有机会一步步提升修为。”

河伯蹲坐在一侧的一块岩石上,“否则,换做在天下任何地方,你的道行注定将停步不前。”

“这等情况下,你也只有在神域中,才有机会去挖掘那把剑鞘中的秘密,不是吗?”

苏奕想了想,低头凝视着手中的剑鞘,“既然它如此神秘,还是一件违禁物,可为何看起来就像快破铜烂铁,简直……惨不忍睹。”

河伯没好气道:“这叫神物自晦!等你挖掘出其中秘密时,这剑鞘注定将化腐朽为神奇,亮瞎你的眼!”

苏奕笑了笑,道:“归根到底,这就是一件我暂时还用不上的违禁物罢了。”

说着,他已收起来。

“你这么认为也可以。”

河伯意味深长地看了苏奕一眼,“我只能告诉你,时机到了,这等违禁物,自有大用!”

苏奕道:“不谈这些,我一直好奇,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和第一世又是什么关系,为何甘愿一直守在这纪元长河中……”

不等说完,河伯就苦笑打断道:“咱们慢慢说,不着急,不过,我丑话说到前头,该说的,我知无不言,不该说的,我只字不提。”

“好!”

苏奕答应。

时间点滴流逝。

在永昼之国,永远没有夜色。

两人坐在这溪流之畔一问一答,随着交谈,也让苏奕明白了许多事情。

其一,河伯是第一世的大道故人!

他曾伴随在第一世身旁行走许多年。

直至后来,第一世转世重修时,安排河伯作为自己转世后的接引者,守候在这纪元长河中。

换而言之,过往那漫长岁月中,河伯一直在等能够执掌轮回的第一世的转世之身出现!

而苏奕,就是这个人!

其二,当初在苏奕证道成神时,曾突然从无尽时空远处出现的帝厄,以及那十多个神秘身影,都是踏足命运长河中的存在!

其中,帝厄活在当世,是神域中屈指可数的一小撮触碰到命运长河门槛的人。

而其他十多人,则都早已踏足命运长河,由不朽蜕化为永恒!

不过,这些踏足命运长河的角色,无法强行干预古神之路的事情,才会被河伯击退。

至于河伯自身,的确同样是踏足命运长河中,证道无量永恒之境的存在。

但……

按照河伯的说法,他如今的实力,远不足巅峰时的一成!

原因和一场牵扯命运的永恒之劫有关。

并且,除非他能化解身上的道伤,否则,以后只能继续守在这纪元长河上。

谈到此事的时候,河伯神色很暗然和无奈。

这让苏奕都不禁感叹,踏足命运长河的无量永恒境存在,都还会遭劫,沦落到这等地步,可想而知,越往高处的大道之路,必然越危险不可测!

不过,还不等苏奕多感慨,河伯就恬不知耻地提出,希望以后苏奕踏足命运长河时,也顺手把他带走……

苏奕哭笑不得。

他现在才刚成神,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有机会去碰触一下命运长河的门槛!

不过,他倒也答应下来。

这让河伯眉开眼笑,连连夸赞苏奕仗义。

第三件事,则和第三世萧戬有关。

苏奕一直好奇,萧戬究竟有着怎样的来历,为何竟然能活在那古神之路尽头的深渊废墟。

除此,他也好奇,萧戬究竟有多强!

对此,河伯只告诉苏奕,这是苏奕自己的事情,作为外人,他不会掺合苏奕和第三世之间的这一场早已注定会发生的争锋之中。

不过,河伯虽没有谈起萧戬的来历和修为,却告诉苏奕,在苏奕的那些前世中,第三世是最像第一世的一个!

就连所求索的道途,都和第一世惊人的相似!

说到这一点,河伯神色颇为复杂,很是感慨,“每次见到他,就让我想起你的第一世,当年他若非遭遇了一场大变故,以后完全有机会像你第一世那般……”

声音戛然而止,没有再谈下去。

可苏奕已经明白,第三世萧戬所求的剑道,实则等于走了第一世的老路!

哪怕以后成就无量,可注定难以超越第一世。

而萧戬所求的剑途,注定不是第一世所想看到的。

毕竟,第一世之所以转世,就是为了寻找更高的道途,萧戬重走他的老路,也让转世重修失去了意义。

至此,苏奕才终于体会到萧戬面对自己时的心情。

大概,他的确很不甘,很不服!

毕竟,自己在成神之后,已踏上了一条和第一世完全不同的剑道之路!

接下来,苏奕又问了一些问题。

可惜,要么河伯不清楚,要么是他目前不能回答的。

只说时机到了,苏奕自然会清楚。

对此,苏奕倒也没有强求。

“其实,你现在根本无须考虑第一世、第三世的事情,这些都和现在的你无关。”

河伯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前往神域!”

“三十年后,黑暗神话时代来临,过去、今世、未来的一切动荡和风暴,都将在神域天下上演。”

“简而言之,神域就是黑暗神话时代的主战场,谁能在那等大乱之世杀出一条血路,谁便是终结黑暗,定道天下的第一人!”

这番话,若让其他人听到,必会热血沸腾。

可苏奕却摇头道:“我对成为第一并不感兴趣,不过,我倒是很期待到时候能多一些大道之敌!”

河伯眼神古怪道:“放心,到时候你就是那黑暗神话时代中最亮的一盏灯,保管有数不尽的大敌飞蛾扑火般找上门去!”

苏奕揉了揉鼻子,哑然失笑。

的确,他执掌轮回,身怀纪元火种,不止第三世视他为敌,那些曾被轮回镇压,曾视轮回为异端的恐怖存在,都注定不会放过他。

除此,和第五世李浮游、第四世易道玄有关的恩怨,也必会算到他头上。

如此一想,苏奕忽地发现,自己若是到了神域,还真可能再次陷入“举世皆敌”的处境中。

“在黑暗神话时代来临前,你可一定得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起码……也得拥有随意屠戮神主的战力吧?”

《天阿降临》

河伯道,“这样,或许才勉强能在黑暗神话时代中站稳脚步。”

苏奕:“……”

这是人话吗?

随意屠戮神主!

这换做是李浮游最巅峰时,都办不到。

而当能够随意屠戮神主时,仅仅只能勉强在黑暗神话时代中站稳脚步……

这让苏奕不禁怀疑,河伯是否在夸大其词。

“别不信,黑暗神话时代降临后,一切固有的秩序和铁律,都将彻底崩坏,那时候,还不知会上演何等可怕的灾变和危机。”

河伯破天荒地变得认真起来,神色严峻庄肃,“最重要的是,在那时候,你会遇到真正的绝世宿敌!”

“绝世宿敌?”

苏奕一怔,“很强?”

“不会比你弱!”河伯道,“一旦让那些宿敌赢了你,以后……你也就将失去定道天下的资格!”

“而这样的宿敌,并不止一个。”

河伯说到这,指了指自己鼻子,“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也别认为,我在敲打你,以后当你见到那些宿敌时,自己就会明白。”

苏奕拿起酒壶畅饮了一口,没有说什么。

河伯是好意,并且既然这般地郑重表态,无疑意味着,那些宿敌都极端不可思议。

可……

对苏奕而言,他反倒很期待有这样的对手!

“对了。”

忽地,河伯似想起什么,道,“你要当心被第四世易道玄的道业力量反噬!”

冷不丁听到这句话,让苏奕不禁一愣。

这老家伙,怎么忽地谈起了自己的第四世?

“这些话,原本不该我来说,可你都已和第三世萧戬敌对过,关于第四世易道玄的一些事,我必须提前跟你提个醒。”

河伯神色复杂,叹道,“易道玄,是个苦命人,命途多舛,纵观他一生的道途……真的太苦了。”

苏奕:“……”

“或许,正因遭遇了太多的厄难和蹉跎,他的道心最为偏执和坚定。”

河伯喃喃道,“我还记得,当初他落魄到被一众大敌杀得不得不逃出神域,前来这纪元长河避难。”

“说句难听的话,那时的他……凄惨到连我都不忍目睹的地步,和丧家之犬都没区别!”

——

ps:最近铺垫有点多,明天,就会开启神域剧情!

剑道第一仙》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