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秦时小说家 > 第二四四一章 亘古一帝(求票票)

第二四四一章 亘古一帝(求票票)

“师兄!”

“公子!”

“……”

“道友!”

“玄清子阁下!”

“玄清子!”

“……”

熟悉的声音再次回旋在耳边,与列诸人神色大动。

纵然清静通明守心大自在,晓梦此刻也是银眉弯弯,嘴角轻扬,含笑之眸满是欢喜。

雪儿等人更是满怀无限激动。

短短一日,宛若数载。

公子未有出来之时,也曾想过接下来的日子如何?江南如何?宁儿他们如何?大秦、道家的一些事情如何?

现在……一切俱往矣!

现在……一切杂念都随风而逝!

公子的灵觉本源归来,一切……当如同先前的痕迹,昆仑之巅,数千年来,有进无出。

如今,似乎也非然。

有公子在身边,一切皆不同。

“数千年来,能够入昆仑之巅,再出来者。”

“唯有道友了。”

“阴阳东君,既然祭祀之法可以接引郡侯归来,那以后是否别人入内也可以接引归来?”

昆仑元司为之贺。

论来,进入昆仑之巅不是什么坏事,昊天之下,万千修行者,欲要进去,还不一定有那个资格呢!

不过。

一些事情终究不一样。

入昆仑之巅,自然随心随意最好,自然身无长事最好,若然外有诸多牵挂,自然不合入内。

也会影响道心修行。

道友便是此列之人。

幸而,以玄妙之法接引出来。

祭祀一脉!

阴阳家!

果然奇特,竟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玄清子道友从昆仑之巅归来,于她们一族而言,也是有好处的,于她们也是有好处的。

前往昆仑之巅,于自己而言,还需要好久好久。

在那之前,有道友在,还可以时而性命交修,快速的精进修行,以求更快的踏足归元层次的圆满。

乃至于踏足合道万物的境界!

果如此,它年未必不可一窥身融万物的至高境界,虽然数千年来就两个人做到,然而,修行之人,当有这个自信!

与之欢贺,有所感,祭祀一脉的东君炎妃近前。

念及刚才所想,一一道出。

既然道友的灵觉本源可以接引出来,岂非意味着其她人也能够接引出来?甚至于异兽百族也可以接引出来?

“人族祭祀一脉?”

“吾等族群也可以接引出来?”

这同样也是齐天陆吾所想,果然可以接引出来,好处就太大了,既可以享受昆仑之巅的好处。

也没有那么大的束缚。

一举双得!

齐天希有、九尾族母等也是瞪着一双明亮之眸看过去,这个问题的答桉……它们也想要知道。

“事情非那般简单。”

“郡侯,可无碍?”

阴阳东君,绝丽风华,持天问剑、和氏印玺近前,迎着西王金母一族以及此处异兽的询来目光,略有摇头。

嗯。

西王金母一族还没有什么。

主要是异兽百族?

陆吾?

希有?

九尾狐?

……

尽管知道异兽百族的强者修炼极深处智慧不逊色人族,终究还不太适应,尤其眼前这只体型巨大的陆吾还可以说话?

更是有些奇怪。

当然,昊天之下,无奇不有,有鸿鹄、天地四灵、食铁兽等异兽在前,也不算难以接受。

至于她们所问……并未直接应下,扫了手中异象不显、沉寂下来的天问剑,微微一笑,近前数步,行至郡侯跟前。

观仍坐于巨石上的郡侯,阴阳道礼。

“本侯无碍。”

“本侯此次可以脱困,多因你之力。”

灵觉本源归体,三元自动交融,纯阳之道,性命相连,阳神之道,明澈无垢,阴神之道,虚冥有灵。

雷谷之中,命体大进。

而今,妙悟阴神之道,相辅纯阳之阳神,性体有成,只待伤势恢复,合道万物便可更快逼近圆满境界!

伤势?

这一次的伤势太重太重!

先前雷谷的伤势,还没有彻底痊愈,在昆仑之巅,又极尽焚灭灵觉本源,只剩下最后一缕灵觉本源!

不过!

万物阴阳大化,有得有失。

尽管现在的灵觉强度不如之前的百一乃至一千一,可是性命彼此共进,非先前可比。

只要命体元精弥补,加持纪数之力,再有纯阳之阳神采纳阴神玄妙之力,合道万物大成、圆满会更快到达!

现在……一体三元正在熟悉新生的力量,正在将其完美的化入体内,可惜……此地有禁法领域,否则,可以完美交融的更快!

原本自己已经放弃脱困的希望,起码暂时放弃了,静待纯阳阴神的蜕变,只等道化阴阳,更进一步,便可尝试破开昆仑之巅的枷锁。

想不到!

晓梦、东君她们竟然有法子,还真的将自己接引出来了。

昆仑之巅,有进无出。

自己这一次算是破例?

嗯?

也不算!

论起来,自己也不算真正的踏足昆仑之巅,然而,东君施为之法……还是较为精妙的。

《天阿降临》

以人皇之物,祭祀昊天,本源相连,当有所动。

“郡侯运道常在,当不会深陷昆仑之巅。”

“昆仑之巅,数千年来,有进无出,幸而郡侯非真正进入昆仑之巅,否则,后果不好说。”

“至于后世之人是否可以借助此法?”

“当……不可能了!”

“天问剑内的最后一道人皇之力已经不存了,此刻……天问剑也就是一柄稍微特殊的名剑!”

“因浸染过人皇之力,若然为始皇帝陛下时常持有,或有别样玄妙化生。”

“天子印玺虽有人皇之力,却同大秦相连。”

“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这一次将郡侯接引出来,在下本以为会损耗大秦些许国运,会有损天问剑,不曾想……应在天问剑身上!”

“天问剑的前身,便是轩辕剑,春秋岁月之前,楚国僭越称王,大周三次攻之!”

“前两次皆胜利!”

“第三次,王师几乎全军覆没,连带轩辕剑都丢失了,被楚国得到,其后……春秋岁月,有天问剑出!”

“阴阳家曾查探过,确定——天问剑就是轩辕剑!”

“是被楚国铸剑师亲自重铸后的轩辕剑!”

“可惜,就算轩辕剑重铸,非天子之身,也不可能将其发挥出应有之力,不过是稍微奇异一些的名剑罢了。”

“再加上后来周室衰微,祭祀一脉散乱,阴阳家先贤也无力将天问剑收回来,一直到如今!”

阴阳东君举起手中归剑入鞘的天问剑,剑体修长,禁法领域仍在,此剑……失去许多。

或许以后,轩辕剑真的成为传说了。

它最后的光辉应在郡侯身上,轩辕九剑彻底不存,上古岁月以来,轩辕剑的荣耀要结束了。

说着,看向西王金母的数人,又看向旁侧的异兽百族陆吾等,它们想要知道的答桉,自己现在正在说。

“东君阁下,轩辕剑为人皇使用之剑!”

“人皇身融万物至高境界,轩辕剑如何会被重铸?”

“如同祖师之物,公子说过,就是合道层次,也动摇不了它。”

弄玉有所问。

有所疑惑。

天问剑、轩辕剑之剑的纠缠,有所耳闻,如这般的渊源?第一次听闻,还是阴阳东君所言。

当不为假!

天问剑!

明眸之光汇聚天问剑身上,虽然这柄剑也很奇特,可是,同传闻中的轩辕剑相比,逊色太多太多。

而轩辕剑,作为人皇使用之物,更是内蕴人皇之力,数千年来,一直有它的传说。

人皇身融万物之后,它还是人皇的佩剑,自然浸染身融万物的至高力量,化作如祖师八宝一般的宝物。

轻易损毁?

还是人皇之物?

就是合道层次都不能有损,何况……铸剑师?

合道层次的铸剑师?

应该也会无力!

将祖师八宝放在那人面前,根本都要不了八宝的本源!

“九尾一族,你族的宝物在此。”

“万幸,并未失去!”

周清也是兴致听着,一些隐秘,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的,阴阳家……秘密当真是不少。

比如这次的法子,就是东君想出来的。

轩辕剑!

天问剑!

它们两者的关系,自己早有猜测,只不过不可能确定罢了,自己所想,天问剑的前身也是轩辕剑!

而……如弄玉所言,人皇轩辕剑岂是普通人可以重铸的?

就是自己此刻的境界,面对轩辕剑,都会棘手!

别说重铸!

轩辕剑的材质不消说,主要是轩辕剑本身内蕴的力量,那才是最为棘手的,人皇至高之力,合道之力动摇不了。

就如自己体内的鹰剑,只要里面的本源一直存在,那么,凡俗之间的铸剑师,哪怕是实力不如自己的合道铸剑师,也奈何不了它。

好奇有闻,翻手间,一面骨镜出现,那是九尾狐一族的传承骨镜,挥手间,便是飞至九尾族母面前。

“……”

九尾族母颔首,张口咬住。

此刻禁法领域,无法运转真空,倒是有些麻烦,想了想,将口中的骨镜交给身侧一个孩子,让它带着。

宝物没有丢失,亦是万幸!

有这枚骨镜存在,族人的修炼可以轻松许多。

“以后……接引玄清子的法子行不通的?”

齐天陆吾,类人之面,抓住了话题重点。

那就是接引之法最后一次了?

以后,就算有人再入昆仑之巅,也施展不了祭祀之道了?如果自己没有理解错误的话。

“天问剑万难!”

“和氏印玺更是万难!”

“天问剑内的人皇之力已经消失了,已经不足以再为祭祀之用。”

“和氏印玺,天子之物,为大秦重宝,非郡侯身份特殊,换成诸夏间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动用和氏印玺的。”

“而且,刚才在下有说,原本以为有可能应在和氏印玺上,会有损大秦一定国运。”

“后世之人,欲要接触和氏印玺不可得,想要将和氏印玺取走,更是不可能。”

“若然是完整无缺的轩辕剑,自然无人可以将其损伤,更别说将其重铸,若然是有缺的轩辕剑呢?”

“轩辕剑!”

“阴阳秘卷记载,人皇之后,留下轩辕剑,内蕴人皇加持的九道至高剑气,每一道都是内蕴人皇的剑道真意!”

“霸道!”

“仁德!”

“智慧!”

“光明!”

“……”

“一共九道至高剑气,祭祀一脉的典籍将九道剑气记载为轩辕九剑!”

“拥有轩辕九剑的轩辕剑,才是完整无缺的轩辕剑,也是天地间威能最为强大的剑器!”

“五帝岁月,天子持之,纵然不能修行,也可持之镇压、镇杀昊天之下任何一位修者,就算是你族西王金母也不例外!”

“那也是无缺轩辕剑的岁月。”

“只是,后来到禹王岁月,有了变化!”

“禹王窥天机而受神策,持巨斧划分九州,功劳、威望可为五帝岁月最高的一位。”

“其人、其心不逊如今始皇帝陛下,他也想要修行至身融万物的境界,然而,身为天子,是不能修行的。”

“就算修行,也只能够止步于化神境界!”

“禹王便是召集祭祀一脉,以及诸多部族强者相商,就是异兽百族都相召许多强者。”

“群策群力,最终商量出一个结果!”

“解铃还须系铃人!”

“天子之位的禁锢来源于人皇,那么,欲要破开人皇对于天子的枷锁,唯有以同层次之力对抗人皇之力。”

“也只有同层次之力,才能够破开枷锁!”

“禹王岁月,天地间出现的身融万物存在唯有一人,是以,目光便是落在人皇留下的诸般器物身上。”

“其中最为强大的轩辕剑更是其中紧要核心。”

“禹王欲要以人皇之物中的人皇之力,打破人皇定下的规则枷锁,不久,有了一场无与伦比的祭祀!”

“堪为五帝岁月最为恢弘的祭祀。”

“那次祭祀有人族诸多部族参与,也有异兽百族参与,论起来,那次祭祀……郡侯你等也知道一些!”

轩辕剑!

天问剑!

无缺无暇轩辕剑,谁都损伤不了,这一点是母庸置疑!

而有缺的轩辕剑,就不好说了。

而且,欲要破坏无缺无暇的轩辕剑,天地间还是有力量的,如今似乎更多了一些。

比如道家祖师留下的八宝,若然催动,也可有损轩辕剑!

观焰灵姑娘伸手想要把玩天问剑,东君炎妃樱唇含笑,将手中天问剑递过去了。

天问剑有缺!

和氏印玺重宝!

更有一点,始皇帝陛下是特殊的!

它是自三代岁月以来,最为强大的一位天子,六合寰宇,四极八荒,九州之地,无一不在始皇帝陛下统御之中。

就是禹王?

论功业,怕是都无法同始皇帝陛下相比。

而且,禹王岁月的疆域国土,更是无法同如今大秦相比。

始皇帝陛下,兼三皇、五帝之长,号曰始皇帝,虽霸道,足以称之,昊天之下,没有永恒的庙朝。

大秦有朝一日,也是要沦亡的。

可是始皇帝之名,将永存岁月长河,永存史书之上,可为千古一帝,万古一帝!

始皇帝陛下更是和氏印玺的第一位主人。

……

此般种种,就算日后有人机缘取走和氏印玺,欲要施行祭祀之道,也会千难万难!

始皇帝陛下是特殊的,那卷诏书,烙印和氏印玺之名,更是加持始皇帝陛下意志!

非寻常之物。

后世之君?

欲要出现一位同始皇帝陛下相比之人,只怕更加艰难。

他是一位以前不曾出现过的帝王!

后世,也很有可能不会出现的!

是以,此次接引郡侯灵觉本源的法子……不可复制,不可重复,不可强行参照!

“五帝岁月最为恢弘的祭祀!”

“是……立下星辰古约的那次祭祀?”

这等秘辛……第一次有闻。

而符合东君阁下口中最为恢弘和盛大的祭祀,还是禹王岁月的,记忆中……只有一件事符合!

雪儿冰蓝之眸涌动明光,一语轻道。

身边云舒等人也是颔首,西王金母一族的昆仑元司等人也是点点头,对于星辰古约……她们一族也是有记载的。

秦时小说家》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秦时小说家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