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七百六十六章 义子

第七百六十六章 义子

何文辉泰然落座,作为实打实的保皇党,加上昔年南征北战的功勋,让他面对太子并不似其余诸将一般谨慎小心。

朱标不以为意,自己这些个义兄,但凡稍有异心的都已经死了,留下这些个或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唯独对朱家的忠心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抬首望向太子拱手道:“不知殿下召末将来是有何吩咐?”

朱标挥手让殿内伺候的奴婢们退下,沉吟片刻道:“章公嫡长子入京之事兄长应也有所耳闻吧?”

何文辉点点头:“章存道短短数日间连升五级调任京中,风头一时无两,末将自是有所耳闻。”

“大都督府和京营诸将有何反应?”

“嗯…多是不好,京营不少将领都扬言要给他个下马威。”

“哦?章公虽为文人,然昔年随军领兵亦有武功,章存道更不必多说,纵不满其一朝起势,也不至于此吧。”

“这…殿下,他们父子不是淮西人。”

“那这里面不满的可也有兄长?”

朱标目光深沉的压在了何文辉身上,惊的他立刻起身想要说什么,可被朱标打断:“他们只是粗人,有什么小心思父皇不会计较,本宫也不会难为他们,可兄长不一样。”

何文辉身形一颤,数年来的悠闲生活让他忘却了往昔的责任,尤其是更换回了自己本姓之后,更是将自己的身份从大帅义子转变为了大明武勋。

现在太子殿下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在提点他不要忘了自己的出身。

朱标仔细观察着何文辉的神态,在他出生前,老朱收义子或许还有以防自己无子基业无人继承的原因,可在他出生后,这些义子的用处就只剩一个了。

那就是作为监军,盖群雄角立时,部下多易于去就,惟抚之为家人父子,则有名分以相维,恩谊以相浃,久之亦遂成骨肉之亲,以之守边御敌,较诸将帅尤可信也。

从沐英开始,老朱一共收养了二十几位义子,都是孤苦无依的孩童少年,赐给他们姓氏,给予丰厚的衣食,又教他们读书识字以及统兵御敌,等到可以作战的年纪就下放他们到个将帅军中任职。

养子为了报答养育知遇之恩,在沙场上皆是奋勇向前死战不退之辈,建立了诸多战功,但与他们的战功相比,更具价值的是作为嫡系心腹,来替他节制诸将坐镇守城。

沐英曾与汤和同守镇江,徐司马助常遇春守婺州,朱文刚与耿再成、孙炎等同守处州,并与他们同死于叛军之手。

也先与金刚奴共同监守衙州,王附马监守徽州,攻取严州后,李文忠与胡大海、邓愈等同守,得太平后,朱文逊与花云、王鼎、许瑷等同守。

这般用义子监视、驾驭诸将,是严峻且变化莫测的战争形势使然,当时义军和元军的许多将领都采用过这个方法。

现如今除了在外的李文忠沐英徐司马外,其余还活着的如王附马、真童、金刚奴、也先、买驴、泼儿都在京营领军。

这也是为何朱标一直很放心京营不会乱的缘故,实在是太多太多的心腹在里面,而且出身利益不同,根本不可能达成一致造反作乱。”

何文辉跪伏于地:“末将虽改回了姓氏,但心中一直牢记着圣上皇后的养育之恩,末将是朱家的人。”

朱标缓缓点头:“我们是一家人,兄长记着便好,凡事要以朱家江山社稷为重,而不是其余人的利益。”

“诺!”

“其与诸兄长本宫就不一一召见了,烦劳兄长回去后提点,若是还不懂的,下次入宫见的就不是本宫而是父皇了。”

谁都清楚,朝中不管是什么事,先见太子爷,那么此事大概率是有回转的余地,若是直面圣上,好事便也还罢了,若是坏事,九死一生都是算上了皇后娘娘或许会帮忙求情。

“诺。”

敲打过后朱标示意刘瑾将他扶起来,何文辉摆正心态后也不再有多么惶恐了,虽说近来屁股有些歪,但一直以来的习惯也让他与淮西诸将有一定距离,何况无论怎么偏,他都记着自己的权位是来自何方。

为了让章存道在大都督府在京营立住脚跟,朱标也是真费了心力,实在是淮西武勋太过排外,骄横异常容不得半点委屈。

朱标也没办法强令他们接纳章存道这个浙东党的人,所以只能从另一个山头撬开路子,可这也是因为他威势重,否则义子们可也是多出自淮西,阴奉阳违是个人都会,无非是敢与不敢罢了。

何文辉有些发难,接纳章存道容易,身为圣上心腹义子,与淮西诸将一起打天下的人,虽说资历功勋差些,但绝说不上惧怕。

因着身份特殊,这天下只有圣上和太子才可以动他们,其余的就算是徐帅汤帅都没有这个胆子,否则就有剪除天子羽翼之嫌,当年乱世监军时他们都不敢,更何况此时。

可你首先就得给人家品级相配的兵权吧,这玩意一个萝卜一个坑,让谁让出来?

亲兄弟都别想谈拢,他又不是沐英李文忠,在一众兄弟里还没那么大的威望,也没能力做出合适的补偿安排。

那么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自己手中这一摊子让出去了,如此一来殿下专门只召见他也就解释的通了。

何文辉眼巴巴的等着朱标开口,如果是殿下主动开口,那么必然会有合适的安排,纵然有些亏了,但也是没办法,总不能忤逆殿下。

人家可是亲儿子。

迟迟没等到太子开口,何文辉叹了口气:“启禀殿下,近日来末将感旧疾复发,恐难当重任,奏请卸职归家安养一段时日,大都督府和京营的差事,请殿下则贤任之。”

看着满脸认真的何文辉朱标忍不住侧过脸笑了起来,何文辉见状知道是在与他开玩笑,一颗心落回到肚子里。

只得苦笑道:“殿下有命末将必遵之,何必戏弄末将。”

朱标笑道:“只是想瞧瞧兄长近些年养气功夫长进了没有。”

缓缓收敛笑意认真的说道:“章存道与本宫有何关系?亲疏远近焉能同兄长相比,启用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些义兄还是要安抚的,就如他方才所言,总是要有个亲疏远近之分,为了个章存道寒了何文辉等一众义子的心,岂不是因小失大。

所以必须要做出更大的补偿,让他知道听话,就将会得到更好的,这才是长远的御下之道。

何文辉动容的说道:“殿下不必同末将说这些,末将的一切都是圣上及皇后娘娘给的,如非承蒙帝后养育,恐早已死于乱世,岂有今日之我。”

朱标摆摆手:“云贵川辽东,四省镇抚使之位尽由兄长挑选,十数年不易。”

slkslk.com

“末将不敢…岂有…”

“此无外人,但可直言。”

何文辉心中迅速思虑起来,一省之兵权在握,可要比京营威风许多,这里面最好的无疑是云南,可他与汤帅交情甚少,何况与沐英兄长相争,非他所愿,众兄弟也不会支持。

贵州无疑是最差的,土司桀骜不驯,叛乱频频难以镇抚,功难立过实多,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没有文官挚肘,各土司家族数百年的积攒…

…………………

大明第一太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明第一太子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