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830章 兑换诡怪

第830章 兑换诡怪

鬼母的出现触动了韩非的灵魂,他本身不怎么了解父母的爱,只是在神龛记忆世界当中,通过镜神和傅生的过去,感受到过来自父母的关心。

“鬼母吃鬼,她看似站在高兴那一边,但昨晚却没有伤害高诚和我,或许在她心里,高诚和高兴都是她的孩子。”

在贪欲深渊和寻人启事上的诅咒碰撞时,韩非看到了高诚和高兴的记忆碎片,两者心中鬼母都是一位极为温柔的人。

“那些跟随鬼母一起出现的黑袍信徒,似乎全部都是活人,感觉鬼母好像站在了人这一边,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的去帮助弱者。”

韩非想要和鬼母有更多的接触,她将是韩非了解这个世界的关键。

吞咽下最后一块肉,韩非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体温恢复正常,二十精神污染对他来说也已经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

“老王,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够意思。”韩非靠着餐桌,打量起王初晴,大家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谁能想到对方竟然会冒着生命危险把韩非从食味阁带回了学校。

“我只是想要完成和你之间的交易。”王初晴冷冷的回了一句,他和韩非保持着三米的距离,眼中满是警惕。

“我们留在学校,永远要面临抽签这个问题。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做件大事?事成之后,便可以一劳永逸解决你班上学生的安全问题。”韩非好像诱骗活人的魔鬼,他的声音扰乱了王初晴的心神。

“你不会是准备反抗学校吧?”

“我只能告诉你,一班的负责人阎岚已经加入。”韩非声音很低,但又恰好能让王初晴听见:“徐辉死亡的样子你应该看到了吧?他可是被一拳洞穿了胸膛,这学校里还有谁能做到这件事?”

“校长在,你们永远不可能成功的。”王初晴冷冰冰的回道。

“也就是说,如果校长死了,你就会加入我们?”韩非眼中燃烧着可以吞噬一切的野心。

“我可没这样说过!”王初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韩非真的是个疯子。

“但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韩非拿出了那白签:“抽到白签的我都准备反抗,抽到黑签的你们难道还想要顺从?”

“这是交易之外的事情。”王初晴的眼神有些动摇,他盯着韩非手里的白签,双眉拧在一起。

和魔鬼做交易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快步离开了。

“王老师救了我一命,我要如何报答他呢?将他引上正路?”

韩非拿出自己毁尸灭迹的工作态度,将厨房里所有东西复原,清理掉所有线索,悄悄回到了自己公寓内。

教师公寓很大,不过晚上选择在这里住的老师很少,大家在校外都有自己的秘密库房,在那里才能睡得踏实。

推开未上锁的房门,韩非眼睛微微眯起,他感受到了一股阴森恶毒的气息。

抬头看去,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精神污染指数达到了三十九,你还敢外出?你不怕死在外面吗?”沙发上的男人转过身,不怀好意的看向韩非。

“马井?”韩非没想到三班负责人马井会出现在自己公寓内,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马井和王初晴都抽到了黑签,他们如果不想自己进入死楼,那最好的选择就是找看起来最好欺负的韩非交换。

“我来这里的原因你应该也清楚。”马井推了推眼镜,从口袋里拿出了黑签:“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不如把白签给我,你们班上的学生我会替你照看。”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为了班上学生,可以不顾自己死活的人吗?”韩非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他反手关上了房门,这小小的举动让马井童孔缩小。

正常来说,处于绝对弱势的人是不会把自己困在一个密闭空间当中的,韩非敢关门说明他有一定的底气,或者说他早已知道马井会来。

“王初晴已经提前找过我了,你想要交换,那就拿出你的筹码。”韩非坐在了马井对面,命运的硬币在他指尖跃动。

“我的筹码你可能无法拒绝。”马井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皱皱巴巴的文件袋,泛黄的外皮上沾染有血污和黑色的指印:“这里面装着你曾经做过的事情。”

把文件袋里的东西倒出,韩非看到了一张张照片和被拼凑在一起的账单。

这些东西详细记录了高诚是如何献祭活人,和鬼怪做交易的。

其中有张照片清楚拍下了高诚和鬼怪交流过后,吞食其他厉鬼的样子,他看起来比鬼还要狰狞可怕。

“这是什么?”

“少装湖涂,你把活人献祭给阴商,让他帮你吞食鬼怪,从而获得一些鬼怪的能力,你真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吗?”马井指着其中一张照片:“我就是从老城区监狱逃出来的,那监狱中所有的囚犯都被你的贪欲吞噬,你把那些活人的灵魂送给了鬼!”

“你这么说我好受多了。”韩非脸上笑容不变:“他们本来就有罪,本来就该死,我只献祭那些有罪之人。”

“学校周围的居民会相信你的话吗?他们会把虚弱的你绑在火堆上烧死!校长也严禁老师私下和鬼怪有任何联系,一旦被查清楚,会立刻毁掉你的人格,把你做成活体标本。”马井敲着二郎腿,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禁忌,现在距离考核还有两天时间,希望你能想清楚。”

“威胁我?”韩非抛起命运的硬币:“你不怕也被我献祭给鬼怪吗?”

“你可以试试。”

公寓房间内一片死寂,黑暗好像在侵蚀着人心,韩非和马井似乎都在考虑要不要动手,客厅的气氛无比压抑。

“好好想一想吧,考核前天晚上给我答复,到时候我会再送你一瓶鬼血,帮你清除精神污染。”

最终还是马井先忍受不了,他撂下这句话后,连桌上的照片都没有去拿,直接离开了。

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不见,韩非眼底的杀意愈发浓重,他捡起一张照片看了起来:“阴商是什么?高诚的日记里好像没有关于它的内容。”

照片上的那栋建筑在B区和C区中间,距离学校并不远,韩非犹豫片刻后,烧掉了所有照片,他提着包再次离开学校。

韩非对这世界所有的认知都来自学校和高诚的日记,但这世界远没有那么简单。

在深层世界摸爬滚打的他很清楚,鬼怪并非全部都被负面情绪和执念占据,还有极少一部分鬼保持了理智,他们在深层世界被称之为管理者。

身体恢复的韩非胆子也大了许多,他趁着天亮前的最后一段时间,来到了照片上显示的建筑——安康药店。

“我印象当中好像在新沪看见过这家药店,它是永生制药旗下的连锁药店,业务范围很广。”望着熟悉的招牌,韩非脑海中不仅浮现出了一个疑惑:“不知道永生制药和深空科技在这记忆神龛中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或许它们已经成为历史了吧。”

药店正门上了锁,整栋建筑从外表看好像荒废了很久,可让韩非感到意外的是,他刚一靠近,门上的大锁中心的锈迹就开始脱落,一颗眼珠缓缓睁开。

它对着韩非上下扫视,随后大锁脱落,门缝当中伸出了一条惨白、满是针孔的手臂。

“阴商?”

那手臂不断延伸,最后摸到了韩非的脸,他强忍着不适,没有反抗。

几秒之后,那手臂抓住了韩非的肩膀,好像一根麻绳般把他往屋内拖拽。

等韩非进入药店,铁门再次关闭,他被锁在了房间当中。

“人呢?”

摆放药品的货架被推倒,各种各样的药物洒了一地,有用于治疗恐鬼症的,有疏导各类心理障碍的,还有一些则对应韩非根本没有听说过的疾病。

“这种药好像跟我在医务室拿的一样。”韩非捡起一瓶药刚准备去看,屋内温度却突然开始下降,他身后有一大团阴影在不断扩张,仿佛一条活在深海当中的巨型章鱼对着他张开了满是尖牙的嘴巴。

握住硬币,韩非扭头看去,破碎的黑袍在空中飘动,十二条细长、惨白的手臂从黑袍下伸出,每条手臂掌心都镶嵌着一枚眼珠。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特殊鬼怪——阴商,成功触发随机神龛任务——交易。”

“任务要求:和阴商完成一次交易。”

听到系统的提示,韩非悬着的心落回了肚子里,种种迹象表明高诚和阴商认识,对方大概率不会对他下手。

使用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韩非抓住了阴商的一只手。

明显用药过度的惨白手指勾住了韩非的肉,深深的痛苦和控制不住的贪欲涌入韩非意识当中。

那怪物没有伤害韩非的打算,胸口的黑袍被缓缓掀开,它用手臂从黑袍下面抓出了一颗枯萎的人头。

散发着浓烈药味的头颅伸到韩非面前,人头的嘴巴逐渐扭曲,接着传出了瘆人的沙哑声音:“诚,你这次为我带来了什么?”

《重生之金融巨头》

声音是从人头里传出的,阴商好像一直都是用这种方式和高诚沟通。

“你们这里有没有新到的商品?要不先给我看下价目表?”韩非摸不清楚阴商的实力,他正在抢和卖之间纠结。

“闭上眼睛。”阴商将韩非拽入黑袍,短暂的失重感过后,它将韩非带到了药店地下。

“这五个房间里关着的都是新商品。”阴商托举着那颗头颅,漂浮在韩非身后:“第一个房间里关着孩子的执念,他很爱玩,你只要愿意每天陪他玩一个小时,他就不会反噬你。献祭给我两个成年人,就能带走他。”

通过门上的猫眼,韩非能看见房间里关着的鬼,这阴商就好像奴隶主一样,把鬼当做商品来售卖。

从一个个房间门前走过,韩非本来不准备和阴商做交易,可谁知道系统的提示忽然响起。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特殊怨念——嫉妒。”

“嫉妒(可成长型怨念):刚形成的妒恨聚合体,喂食诅咒和负面情绪能够让其快速成长,该鬼怪有极大概率反噬!”

徐琴是诅咒聚合体,这嫉妒是初生的妒恨聚合体,韩非觉得这东西潜力非常大:“我想买下这只鬼,开个价吧。”

“我需要你带来十名学生。”

“不可能。”韩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诚,学校里的学生就是用来献祭的,只不过我要你把献祭给黑楼的孩子偷偷送到我这里,这完全符合你的标准。”

“学生绝对不行,但我可以给你带过来一位老师。”韩非脑中浮现出马井的笑脸,那位威胁自己的班级负责人,好像就长着一张祭品脸。

我的治愈系游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科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我的治愈系游戏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