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不请自来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不请自来

也就是这位不知道姓名的副首领,不知道手下之人的心声。

否则的话,非得跳着脚骂街不可。

自己这是不想开口吗?

自己这根本就是开不了口!

周身内力运转,层层罡风席卷,用尽一身功力抵挡,仍旧不免被人种在地里的结局。

这当口自己开口……内力但凡有丝毫外泄,都非得死在当场不可。

可不开口,这局面也仍旧无法挽回。

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他是奉命前来寻这苏陌的。

纵观今日场面之内,除了南海盟跟齐家之外,这一群江湖闲客之中。

有此功力出手偷袭自家盟主的,便只有寥寥数人。

当中便有苏陌这一号。

如今正值盟主遇刺的当口,这过程之中若是能出一份力。

哪怕将来有人能在盟主耳边多念叨一句,对他来说,都是机会。

本以为此等差事绝不可能落到自己的头上,却没想到,竟然真的安排他来做这件事情。

所以才气势汹汹而来。

自觉自身占理,又是寻仇,也不可能温温吞吞,柔声细语。

本以为,纵然不是苏陌出手,对方也会为了不愿意跟南海盟结仇而以礼相待。

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混不吝的胖子。

一身神力盖世无双。

再这么下去,自己尚未见到苏陌的面,便要身死当场。

心中正想到此处,只觉得那股力道轰然压下。

他便是再也承受不住,整个架子尽数散开,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继而这独脚铜人一压。

啪的一声,跪着尚且不足,还得趴下。

紧跟着一只脚就已经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就听到这大胖子怒气冲冲的喊道:

“说你错了!

“???”

这位副首领本以为自己非得死在这独脚铜人之下不可,此时闻言似乎尚且还有机会?

只不过,为何要让自己说错了?

自己不该来找这苏陌?

这方面的话,自己确实是错了,凭自己的武功揽下这差事,属实是小看了这苏陌和他手下之人……

一愣之下,就感觉这大胖子踩着自己的脚,又沉重了几分。

当即连忙开口说道:

“错了……错了!

“是在下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

“下次你要是再敢叫我死胖子,我非把你打成死瘦子不可!

“你要见咱们大当家的?”

甄小小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把那人给说的两眼蒙圈。

自己这一身伤,只因为叫了一句‘死胖子’?

一时之间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大耳帖子……

不过甄小小的话却是不敢不答,连忙说道:

“没错……在下等人此行,正是为了求见苏大侠……”

到这会也不敢直呼其名了,赶紧将苏大侠这三个字拿出来。

“好,你随我来。”

说完之后,探手一拿,直接捞住了这位副首领的后腰,宛如拎着一件行李一般,抄在手中个,转身就往院子里走。

那副首领一时之间敢怒不敢言。

自己堂堂南海盟的一位副首领,非要说的话,也算是地位非凡。

今日着实是丢脸丢到了家。

偶尔回头去看门外的手下,更是怒不可遏。

自己都已经被人给拿捏至此,他们竟然仍旧动也不动,当真可恶至极!

却是没有想过,平日里不听他话贸然动手的手下,全都被他打骂责罚。

如今这帮人哪里敢乱动?

后来确定了自家副首领真的不是这胖子的对手之后,就更不敢动了……

副首领都被人打成这样。

他们上来了也白搭啊。

最要紧的是,副首领自己都承认错误了……这让他们还怎么出手?

现在对方更是要领着他们去见苏陌,目的都要达成了,那这会到底要不要节外生枝?

一时之间,好生为难。

几个南海盟众,面面相觑,最终索性咬着牙,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先见到了苏陌,其他的之后再说。

便如此,一行人以这别开生面的模样,踏入院门拜访苏陌。

引得院子里众人频频围观。

“大当家的!有人来求见!”

甄小小直接来到了院子中间,就开声嚷嚷。

只听得南海盟众人又是眉头紧锁。

苏陌东荒第一的名头,于南海盟高层不算是秘密。

但是今日来的这些人,却不清楚底细。

只知道此人名声传出于龙木岛。

有‘剑诛龙木岛主,掌推惊天巨浪’的丰功伟绩。

当然,这当中到底是真是假,反正那些自称亲眼所见的,全都言之凿凿。

未曾见到的,则是将信将疑。

可不管怎样,传言之中这苏陌乃是一个正派人物。

如今怎么变成了‘大当家的’?

莫不是传言有误?

这苏陌根本就不是什么正派中人,而是一个大贼?

正心中胡思乱想,便听到房门吱嘎一声打开。

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自堂内走出,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不禁哑然一笑:

“小小,这是怎么了?”

“大当家的。”

甄小小说话之间,一甩手将那人扔在了地上。

那人疼的身体一僵,却又不敢叫痛。

心中着实是怕这甄小小怕的厉害。

就听到这大胖子说道:

“这人上门求见,还骂我是死胖子,所以被我打了一顿。”

苏陌微微一笑:

“却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恶客?

“上门求见,还敢口出恶言?”

“是……”

那副首领连忙开口,想要站起身来回话,偏生疼的手脚发木,动弹不得。

气的扭头瞅了身后众人一眼:

“还不过来,扶我一把?”

这些人闻听此言,这才赶紧到了跟前,一左一右将这副首领搀扶起来。

他勉强抱拳:

“是在下等人冒犯了这位壮士!

“不过,苏大侠容禀,咱们乃是南海盟高盟主座下……”

“哦?”

苏陌不等他说完,就已经冷冷打断:

“高盟主的人,便可充当恶客?任凭尔等,嬉笑怒骂吗?”

“不不不!”

副首领连忙说道:

“在下等人绝不敢冒犯……

“只不过,今日咱们盟主驾临天齐岛,忽然遇刺……

“那会苏大侠也在码头之上。

“便想请苏大侠前往一叙……绝非是怀疑苏大侠出手,只是苏大侠武功盖世,耳聪目明,想要问问看,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之人?

“如此,方才接了大公子律令,前来相请。

“之所以有所冒犯……实则是在下的不是。

“盟主遇刺,忧心如焚,这才冲撞了贵属,还请苏大侠恕罪。”

话音至此,他双手抱拳,深施一礼。

连苏陌手底下一个貌不惊人的大胖子都打不过,他自然是得放低姿态。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不清楚苏陌行事风格,万一此人也是但求痛快,那自己这边逞口舌之利,惹得其心头火起,不顾南海盟的威胁,直接将自己打死,那又当如何?

他作为南海盟中一位副首领。

这一类的事情,见的着实是多了。

很有些人,仗着自己背后有些关系。

便目中无人。

招惹一些不该招惹的,以为对方会忌惮其背景,不敢如何……结果偏偏遇到了那‘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之徒。

被活活打死在当场。

这种人哪怕是背后之人,帮他报仇雪恨,自己也是活转不过来了。

以身相试,属实是没有必要。

其实今日他来找苏陌,气势汹汹就是一个态度。

倘若苏陌忌惮南海盟,唯唯诺诺,自然是要倨傲到底。

却没想到,刚到门口,就被甄小小将其一身锐气,尽数斩尽。

手下尚且如此,苏陌又当怎样?

哪里还敢倨傲?自然是得夹起尾巴做人。

一番话说到这里,又对甄小小抱拳拱手:

“也请壮士恕罪。”

甄小小瞪了他一眼:

“你才是壮士!”

“???”

副首领一呆,这话难道又说错了?

“原来如此……高盟主遇刺之事,苏某确实就在当场。

“你因此忧心如焚,倒也情有可原。”

苏陌微微点头:“不过你眼前这位却不是什么壮士,而是一位姑娘,言语之间可莫要乱说。”

biquge.name

“啊?”

副首领看了看眼前的甄小小,怎么都无法将其跟姑娘俩字联系在一处。

不过还是连忙说道:“是,是在下冒犯了。”

“罢了罢了。”

苏陌摆了摆手:“不过是误会一场,既如此,便一笔勾销吧。

“你方才说是大公子有请?”

“正是正是。”

“那好。”

苏陌点了点头:“如今苏某这边尚且有点事情要做,你先且回禀大公子,明日一早苏某必当前往拜访。”

“这……”

那副首领略微犹豫。

苏陌则是眉头一扬:

“大公子派你来请,苏某已经应下。

“何时前往,难道苏某自己做不得主吗?

“那你这到底是以礼相请,还是打算仗着南海盟的势,硬请苏某?

“这难道便是南海盟的行事风格?”

“不敢不敢。”

副首领连忙说道:

“既如此,那在下这便回转禀报大公子。”

“嗯。”

苏陌点了点头:“去吧。”

“在下告退。”

说完之后,连忙给手底下的人使眼色,让他们架着自己赶紧离去。

该说的话已经传达到了。

苏陌不给面子,立刻就去见大公子,那是苏陌的事情。

之后如何处理,也有大公子主持。

自己再胡搅蛮缠,只怕就不是被打断几根骨头这么简单了。

目送这位副盟主以及他的手下离去,甄小小亦步亦趋跟在身后关门。

杨小云自堂内走出,看了苏陌一眼:

“这便是借题发挥了?”

苏陌微微一笑:

“如此看来,这位高盟主已经去了一趟余生岛。”

说话之间,他瞥了一眼院墙之外,眸光略有波澜。

杨小云冷冷一笑:

“那这一出盟主遇刺的好戏,恐怕不仅仅只是高天奇的以退为进。

“目的也不单单只是为了应对齐老爷子。

“他还想对付夫君吧?

“是为了……那件东西?”

苏陌轻轻一笑,领着杨小云转入内堂之中。

魏紫衣正要站起,苏陌摆了摆手,让她坐下,只是开口说道:

“今夜恐生波澜,虎妞……你切记,不可轻易动武。

“夫人,你也得多加小心。”

魏紫衣微微点头。

“院子这边倒是不用担心……”

杨小云眉头紧锁:

“只是夫君,你打算如何应对?”

“他们想要借题发挥,我自当让他们顺心遂愿。”

苏陌话说至此,便听到门外又传来了甄小小的动静:

“大当家的,齐家二公子求见。”

“快请。”

苏陌一笑:“来的正好。”

……

……

“像话吗?像话吗?”

夜幕转眼降临。

如今,齐家一处宅院之中,二长老宋将神扶手而来,来回踱步。

不住口的说道:

“这齐顶天简直胡搅蛮缠!

“今日在那码头边上,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一句人话也没有。

“白日里让他追查此事,他虽然答应的痛快。

“但举凡提到问责二字,却是一推三六九,合着这里面就没他什么事,全都是咱们的不是了?

“当真岂有此理。

“简直就不像话!”

这堂内只有他和梅雪松两个人。

他这边来回踱步,梅雪松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昏。

忍不住摆了摆手:

“你稍安勿躁,莫要来回乱走。

“扰的人心神难安。”

宋将神看了梅雪松一眼,忽然心中一动,坐在了梅雪松的身边:

“大长老,依你之见……咱们如今,该当如何是好?

“这齐顶天不像话,但是盟主这头,忽然叫上你我,来到这天齐岛上……似乎……”

他这话未曾说完,不过未尽之言,却已经跃然纸上。

梅雪松瞥了他一眼,轻声开口:

“姑且先看。”

宋将神眉头一扬,不置可否。

正要再说,门外忽然有脚步声响起。

片刻之后,便有一个声音传来:

“家主,大公子着人来请。”

“哦?”

梅雪松点了点头:“好,让他回禀,老夫马上就到。”

将人打发出去,两个老头对手一眼。

宋将神眉头紧锁:

“这个时间来请,莫不是盟主他……”

“不要胡思乱想。”

梅雪松站起身来:“我先去看看再说。”

“嗯。”

宋将神点了点头:“那我先告辞了。”

他们两个各有身份,自然不能同居一处,今天晚上本来就是宋将神来拜访梅雪松。

两个老头以及一些随行之人,刚刚走出院门,又听到脚步声到了跟前。

来的却是临神宗的人。

“宗主……大公子着人来请。”

宋将神一愣。

这大半夜的不仅仅请了梅雪松,还请了自己?

当即摆了摆手:“我已经知道了,这便和大长老同去。”

“是。”

那人答应了一声,连忙折返,大公子派来的人还在院子里等着呢,他得回去传个讯息,让人家可以回去复命。

宋将神这边跟梅雪松对视一眼。

“难道盟主醒了?”

宋将神又开口猜测。

“一探便知。”

两个人当即再不多说,朝着高天奇的院子赶去。

为了让他们住的舒服,整个齐府算是切出来一块,专门给他们居住。

除了几个必要的齐家人之外,一个齐家弟子都没有。

片刻之间,高天奇的院子已然在望,正要前行,就见到前方灯火重重,也有一行人抵达。

等到了跟前,宋将神便是怒目而视:

“不像话!大公子请你来作甚?”

“放屁!”

齐顶天冷笑:“盟主来我齐家做客,我还不能来关心关心盟主的情况了?

“倒是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一把年纪了,也不怕死的早了?”

“你这像话吗?”

宋将神气的手脚哆嗦:“我比还小两岁,你都不怕,老夫怕甚?”

“你们两个,就不能少说两句?”

梅雪松一阵无奈:“都已经年过古稀,怎么还是一见面就掐?”

话说至此,他微微一顿,看了一眼齐顶天:

“也是大公子相召?”

“这倒没有……”

齐顶天摇了摇头:“怎么,大公子半夜睡不着觉,召唤你们过来作甚?我是忧心盟主伤势,以至于夜不能寐,这才前来探望。”

“原来如此。”

梅雪松正要再说,就听到宋将神冷笑一声:

“不像话,未得盟主相召,你冒昧前来,可谓无礼!”

“你放屁!”

“你不像话!”

两个老头眼瞅着又要掐巴起来,梅雪松连忙说道:

“都给我住口!

“来都来了,先进去……”

话说至此,他勐然抬头:

“什么人?”

随着话音而起的,却是他的手。

掌心一抬,有物飞出,于虚空印出三朵梅花。

一个正无声无息掠空而至的身影,当即被这梅花笼罩,两掌一运,砰的一声响。

掌风跟这虚空凝结的梅花一触,这黑衣人身形骤然一震。

一朵梅花镖自掌心打入,从肩膀窜出,带出鲜血自半空洒下。

梅家武功以暗器闻名,这一招名曰【梅花三弄】。

手段玄奇,非同寻常。

那黑衣人一招便已经重伤,哪里还敢停留?

身形跌落,还想窜起逃走。

结果一抬头,一左一右两个老头已经到了跟前。

此人倒也不怕,知道齐顶天和宋将神两个不对付,料想他们联手对敌,必然破漏百出。

说不得便有逃出升天的机会。

却没想到这两个老头,吵得固然凶厉,可是这一动手,竟然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交手不过两招,这黑衣人便已经被两个老头一左一右拿住肩膀。

就见到两个老人对视一眼,同声喝道:“你放手!”

说完一愣,继而更怒,又是异口同声:

“你休想!”

话音至此,忽然有剑气掠空而至。

两个老头怒声喝道:“休想杀人灭口!

一左一右便要带着那人躲避。

结果两人同时用力,险些没把那人给拽的筋断骨折。

一耽搁之下,当中那人反而是被那剑气从中噼开。

两个老头至此方才得以分开,一人拿着半截身子,站在两旁,朝着对方怒目而视。

梅雪松则是惊呼一声:

“不好,快去保护盟主!”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