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 第七百零一章 六师兄首登春晚

第七百零一章 六师兄首登春晚

一曲《声声慢》,在苏州评弹的歌声中终了。

春晚现场也是有观众的。

台下很多上了年纪的南方观众,可以说是在大力鼓掌。

像《春节序曲》里,加入了大秧歌和陕北民歌的元素,北方观众共鸣会更强。

那么,苏州评弹版的《声声慢》,可以说是把吴农软语的感觉发挥到了极致。

loubiqu.net

弹幕里,也不知道是哪个沙凋网友开始率先玩梗。

“听得我骨质酥松。”

一时之间,弹幕里的复读机开始疯狂用“骨质酥松”四个字刷屏。

很多人突然就觉得,本来只能算是耐看和很有气质的柳叙,在弹着琵琶,唱了苏州评弹之后,整个人身上平添了一抹韵味。

有些好的东西,有些好的文化,需要一个好机会和好契机,进行一个好的展示。

骆墨在这里先用大家一开始便能接受的民谣入手,然后在大家以为这只是一首民谣歌曲的情况下,再突然转变为苏州评弹。

这样能更平顺,也更惊艳。

能让本就沉浸在歌声里的人,一下子就感受到评弹的魅力。

表演结束后,柳叙或许能凭借这个舞台小火一把。

镜头在此刻切换回了主持人那边,李俊一则带着柳叙走回后台。

二人早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加了微信,因为要同台表演,私底下也没少进行交流。

李俊一是个母胎单身,此刻他既有一种表演结束的轻松感,心里也有一种失落感。

他一下子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和柳叙很自然的进行微信聊天了。

就好像现在下台后,面对面也不知道聊什么话题。

还好骆墨和许初静及时出现,骆墨吩咐道:“俊一,你等会送一下柳叙,你们一辆车回住的地方吧。”

他们都不是京城本地人,所以安排了酒店,明天则会各自回老家过年。

“好。”李俊一一口答应了下来。

送二人离开的路上,许初静和柳叙先聊着。

柳叙见到许初静还挺激动的,声称自己是静姐的铁杆歌迷,喜欢她好多年了。

许初静呢就和她聊一些比较家常的话题,比如在哪里读书,还有多久毕业,还羊装打趣般的问:“交男朋友了吗?”

“没,没有呢。”柳叙回答。

骆墨闻言,乐了。

他指了指李俊一,笑着道:“巧了不是,他也没男朋友!”

许初静边笑边白了他一眼,柳叙也在努力憋笑中。

小姑娘是慢热型,现在表演也结束了,整个人松弛了下来,还小声对李俊一道了一句:“原来你和童树不是真的啊。”

骆墨摊手道:“他们不是叫什么【李子树CP】吗?这树我拔咯!”

——工作室老板亲自下场辟谣。

说完这些,骆墨好似又想起了什么,道:“《声声慢》到时候会出一个正式版,你俩可以商量一下做点什么修改。”

“嗯,就这些事了,我还有事要忙,回去了早点休息。”骆墨道。

二人走后,许初静看着骆墨,纳闷道:“我看你对于当红娘这件事,很乐在其中嘛。”

“我有吗?”骆墨不承认。

“你没有吗?”许初静道。

骆墨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拉着许初静道:“快走吧,再下一个节目,就是六师兄的小品啦!”

………

………

等到骆墨和许初静在后台重新坐下时,六师兄的小品已经开始差不多一分钟了。

他一上台的时候,弹幕就彻底疯了。

还别说哈,咱六师兄的人气就是高啊。

当然,不少人也在遗憾。

你说这热闹喜庆的春晚,你怎么就不来段《贵妃舞剑》给咱们搞笑一下呢?

大过年的,还藏私呢?

只不过,实事求是的说,观众也还是很期待六师兄的小品的。

没办法,编剧那一栏写着【骆墨】二字呢!

骆墨加柳功名,想不好笑都难。

实际上,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今天的小品很重要。

因为明天就是大年初一,就是《西虹市首富》和《让子弹飞》上映的日子。

今天的小品让观众们觉得是有笑点的,那么,对于明天的首日票房肯定是有好处的。

如果观众觉得不好笑,那就是一波凉凉,等于是一波负面宣传。

小品这么烂,大家也要斟酌一下,电影会不会也失常发挥。

今天,六师兄给大家带来的小品,叫《今天的幸福》。

在地球上的话,应该是叫作《今天的幸福2》。

2012年,沉腾首登春晚饰演郝建,表演的节目便是《今天的幸福》。

也是通过这个小品,让全国观众记住了郝建这个名字。

只不过,这个舞台的搭档不是马丽。

到了2013年,沉腾再登春晚的时候,小品便是《今天的幸福2》。

这一次的搭档,便是马丽了。

正是这两个小品的成功,使他晋升为了14年春晚的【策划】

那一年,春晚总导演是小钢炮,副总导演里有本山大叔,【策划】里赵宝刚和张和平等人。

要知道,在那会儿,郝建这个名字可比沉腾火。

沉腾那个时期的目标,就是要让大家记住沉腾这个名字,而非郝建。

事实证明,他后来做到了。

地球上的《今天的幸福2》,就这样登上了蓝星的春晚舞台。

小品一开始,就先交代了一下故事背景。

郝建面对观众说,老板最近抽风了,你说我干得服务员干得好好的,非要给我提拔成大堂经理啊。

“一不留神,我就走上仕途了。”还别说,是带点贱味儿。

他面向观众,炫耀着媳妇因为这个事情,给他买了新手机,新衣服,还给他买了个果篮拿去给老板,炫耀自己媳妇儿可真懂事。

地球上,这个小品里郝建的媳妇,貌似是沉腾现实里的老婆扮演的。

谁曾想,她是不信任郝建。

让他穿上新衣服,带着果篮上楼,还不准挂电话,要让她实时收听。

“我就纳闷了,你那离了婚的女老板,凭啥要提拔你当大堂经理呢?”

在媳妇的威胁下,郝建硬气的大喝:“够了!”

“你要是跟我来这套的话,那我就上去了。”他用最拽的声音干着最怂的事。

媳妇嘱咐,不准挂电话,他还哼了一声。

观众们看到这里,其实已经觉得有点惊喜了。

“今天这小品,好像有点刺激哈!”

“可题材有点意思啊!”

“我感觉后面肯定有刺激的内容!”

“我已经准备好爆笑了。”

只见郝建站在女老板的家门口,敲门后,对着手机道:“听见没有,多么正常的敲门。”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一个妩媚动人的声音:“给你留门了~”

镜头扫了下台下的观众,现场不少人已经在配合的发出起哄的声音了。

春晚现场,是从不缺气氛组的。

郝建咽了口唾沫,对着手机道:“听见没有,多么…….多么蹊跷的留门。”

他舔了舔微微干涩的嘴唇,推门而入。

“老板你人呢,给谁留门呢这是?”

“是我,问心无愧的郝建呐!”他对着手机大声道。

水流声哗啦啦的传出。

在水流声中,妩媚的声音再次传来:“什么,我听不清,我洗澡呢~你过来说~”

大胆妖女,安敢坏我道心!

这水声,太让人想入非非了吧!

弹幕在此刻彻底疯了。

“我爸妈笑得好大声。”

“这是和奶奶该坐一起看的节目?”

“我盯着央台的图标看了好久。”

“卧槽,这可是春晚!”

画面里,郝建缩了缩脖子,脚上就跟长了根一样,一动不动道:“我就不过去了吧。”

“你真会赶时候,正好,我刚洗的枣。”女老板端着一盆刚洗好的红枣走了出来。

弹幕立刻就开始都刷起了“马冬梅”这三个字。

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马什么梅”,“马冬什么”,“什么冬梅啊”。

地球上,这个小品里,马丽饰演的人物也叫冬梅。

因为这个小品比《夏洛特烦恼》要早得多。

但蓝星这边不行,因为夏洛和马冬梅已经很深入人心了,郝建加冬梅,会让人出戏。

《西虹市首富》里,女主叫夏竹,《夏洛特烦恼》里叫冬梅,那么,骆墨直接不动脑子,把这里的名字改成了……..秋菊。

一个充满年代感的名字,奶气十足。

“郝建?”秋菊一看到是郝建,声线立刻就变了,恢复了原状,带点粗犷。

郝建对着手机大声道:“老板,原来你洗的是能吃的大红枣啊!”

——《谁刚刚心慌了我不说》。

“郝建呐,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呢?”秋菊问。

“您不是提拔我当大堂经理吗,完了我媳妇儿非得让我送个果篮过来。”

“呀,谢谢谢谢。哎呀,这小果篮,拎过来…….累坏了吧?”她用两根手指把果篮提了起来。

秋菊告知他:“郝建,你今天来得不是时候,一会儿呢……我前夫来。”

“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你明白哈。”秋菊道。

“我明白,你说谁家没点儿误会呢?”郝建拿着手机。

我这误会不就握在我手心里了吗?

他对着秋菊道:“我就想请您大声的说一句,你说咱们饭店七个服务员,你为啥就提拔我当大堂经理呢?”

秋菊愣了呀:“怎么?这概率…….很低么?”

“我为啥提拔你,你心里不清楚吗?”秋菊道。

啧,这话暧昧了啊!

郝建立刻回道:“我…….时而清楚,时而湖涂。”

“我不就相中你这个人了嘛。”秋菊直接道。

春晚现场,台下的观众立刻给以掌声,还有起哄声。

郝建拿着手机的手都僵了:“老板啊,你说话说全乎点啊,你要这么偷三减四的,我跟你说,我真得多耽误你一会儿了。”

他直接一屁股坐沙发上,不走了。

“妈呀,郝建呐,你怎么还坐下了呢?”

“不是,你看啊郝建,你说一会儿我前夫来,这大半夜的要是把咱俩给逮着了,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那咋还能用逮呢?”郝建瞪大了眼睛。

我这媳妇想不误会都难啊。

他立刻补充解释打圆场:“我吃你家俩枣,他还至于逮我啊?”

“郝建呐,你看啊,平时这个点儿,咱们…….是不是都该睡啦?”秋菊指了指自己的手表,提示已经很晚了。

弹幕瞬间炸了,很多人都笑疯了。

两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都啥时候的事啊,咱俩啥时候睡过啊?”郝建大急。

秋菊见他还搁这儿抽风呢,急于赶人的她,开始下逐客令了。

“我就直说了吧,今天晚上,我就不留你了!”

现场观众们又都嗨了,一个个都露出了前线吃瓜的笑容,跟海狮一样鼓掌。

“你哪天晚上留过我啊,老板你今天说话咋一句一个大霹雳呢!”

“我请您正常的回我一句,咱俩到底是啥关系。”郝建道。

怎么都赶不走人的秋菊也很无语,无奈道:“郝建啊,你要是真舍不得走,那等我前夫走了,完了你再回来,行不行?”

——《太刺激了》!

直播里的弹幕已经开始出现拟声词了。

“呜呜呜——!”

小火车给我开起来!

还有网友留言:“我想起了某个【系列】。”

在两人的一言一语中,敲门声响起,前夫闪亮登场。

没错,就是王戎。

“完了完了,现在逮现行,郝建你快躲起来。”秋菊慌了。

郝建还忙着对手机解释呢:“我问心无愧的郝建为什么要躲起来。”

秋菊解释自己就是因为误会离的,让他躲窗帘里。

她一把家门打开,前夫一进门,就响起了情歌的音乐。

地球上,这里是用了《秋意浓》的音乐,粤语版叫《李香兰》。

这是一首张学友的歌,星爷在电影《国产凌凌漆》里还弹唱过。

前夫一进来就陷入了回忆,摸摸沙发,摸摸冰箱,伤感道:“都换新的啦?”

“是啊,要不我用啥呢。”秋菊在抒情伤感的音乐里道:“离婚的时候,不都让你搬走了嘛。”

“老高,你忘了吧,你走的时候,家里就剩下我和承重墙了。”

“这当年呢,太冲动。”前夫笑了笑,拉上了窗帘。

这一拉吧,把另一头躲在窗帘后的郝建给拉出来了。

很多人瞬间又笑喷了。

“拉窗帘干啥啊,这大半夜的。”秋菊把窗帘拉开。

“当年,你就是这么害羞。”前夫说:“我也害羞。”

他一边扭头捂嘴,另一只手向后一抓。

抓住一只手后,他一边走,一边自顾自地道:“我牵着你的手,就像现在这样,我的小心脏啊,扑通扑通直跳。”

然后,他就把窗帘后头的郝建给牵出来了。

他一边牵着郝建,一边还在回忆。

春晚现场已经彻底沸腾了,弹幕里不少网友也留言:“头笑掉了。”

“大过年的,我头没了。”

“全家都笑翻了啊!”

前夫继续说着:“在柏油路上,结果迎面就撞上你妈了。”

他看了一眼秋菊,松开郝建的手,指着她笑道:“对!你当初就是这个惊恐的表情!”

说完,他放下指着秋菊的手,然后伸手又往后一拉。

傻了的郝建还把手凑了上去,让他继续拉着。

前夫还深陷回忆里,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他还在说着当年你看到你妈一下子就跑了,我就去追你。

然后他和郝建就在窗帘后头进行追逐大战。

直至秋菊给了他一脚。

“哎呀,你这绝情脚,把我从回忆踹回了现实。”前夫道。

秋菊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郝建还把头伸出窗帘偷看,立刻大喝:“郝建!”

郝建马上就把头缩了回去。

前夫则傻了,呆呆地看着她,道:“好,我贱!”

“我好贱!”

这个小品其实逻辑性挺不错的。剧情从这句话开始出现了转变。

前夫一进来就回忆过去,是想复合的。

别看他把家具家电都拿走了,但房子不是留给了老婆嘛。

直至这句“好贱”的出现,他开始故意气秋菊。

“我今天来呢,就是要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又要结婚了!”

“找了个小女朋友,年轻漂亮又有钱,你说气人不?”

“我今天呢,就是想让你替我把把关。”

“要是你这么小心眼儿的人啊,都觉得她好啊,那我俩就领证了。”

“当然了,只要你说不同意…….”

——“那也不好使!”前夫笑着道。

“哎呀,心里是不是有点不好受呀。”他气她。

秋菊捂脸:“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心里可好受了啊,哈哈哈。”

“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你就先替我把把关吧!”秋菊大声道。

“来!亮个相吧,小宝贝儿!”她快步走去,一把就把窗帘给扯开了。

这个剧情出现的一瞬间,现场彻底炸了!

收看直播的观众,也被这段剧情推至了情绪的高潮。

绝了!这一段剧情转折太绝了!

笑点和嗨点直接拉满!

这谁吃得消不看热闹不吃瓜啊?

可以说,这个小品结构很好,节奏也很好,一直在层层推动。

剧情对于观众的心理拿捏,也是恰到好处。

把观众们全给拿捏得死死的!

“来,介绍一下,郝建,我小男朋友。”

“老高,我前夫。”

手足无措的郝建向前一步,主动伸手想要握手,嘴里还很有礼貌的道:

“前夫哥。”

——《对前辈要保持尊重》。

他想要开熘,秋菊叫他配合一下。

郝建看了眼手机,苦笑道:“不是我不配合啊,现在表面上看是三个人,其实是四个人呐!”

这句话一出,很多人又是爆笑。

更离谱的是,郝建伸出手机给出提示,秋菊还以为他在指着自己的肚子,说她怀孕了,便立刻想着气死前夫,接戏道:

“啊哈哈哈,咋啥事都往外说呢。”

前夫不忍看他们,扭头面壁。

结果墙壁上的画里,正好有一顶绿帽子在他头上。

众所周知,这年头的弹幕,是有…….彩色弹幕的!

蓝星这边的春晚直播,有在使用这个功能。

本来不少人都在用红色的弹幕,更喜庆嘛。

好家伙,现在是一片绿啊!

郝建还想走,秋菊要他演完。

“客人还没走,你这主人走了合适吗,孩他爸。”

吓坏了的郝建对着手机道:“孩儿他巴扎嘿!”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

秋菊疯狂夸郝建,前夫哥则酸爆了。

前夫面部表情那叫一个痛苦啊。

王戎的脸上,五官都扭到一起去了。

手机那头,响起了郝建媳妇儿的怒骂。

秋菊立刻道:“哎呀你这手机铃声也太闹心了,我先给你关机了哈。”

她小声告诉郝建,你媳妇那边我帮你,现在你帮我。

——《合作》。

郝建一咬牙,答应了。

这时候,剧情推向了新的高潮。

因为手机通话关了呀,没媳妇儿监听了啊。

怎么说呢?

——封印解除!

郝建直接豁出去了。

呵,直接开摆!

“你俩咋还离婚了呢,你看前夫哥,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渣了吧?”

“哟,夸你呢,咋还不高兴呢。”

“你看看你这五官,哪个能过关,好不容易有个瓜子脸,咋还长倒了呢。”

“你知道外头有多少男人看到她,想把持都把持不住吗?”

秋菊看着他,高声道:“漂亮!

!”

两人还在握拳,做着再加把劲儿的姿势,就跟进球似的。

前夫哥站起身来,说已经离婚了本来不该管,但是,有句老话,叫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郝建先前慌乱中丢了一只鞋,就傻兮兮地抬脚道:“那我是一个知道,一个不知道呀。”

“哎呀!我是彻底被你的天真给打败了呀。”前夫哥无语。

郝建抬起自己没穿鞋的脚,贱兮兮地道:“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鞋。”

——谐音梗虽迟但到。

我就是要站在央台的春晚上说谐音梗!怎样!?

前夫哥想要走了。

秋菊道:“老高,明天咱们球场见,你也带我见见你的那个她。”

“小建呐,明天陪我去打高尔夫。”秋菊道。

“打他还用明天啊?”他恶狠狠地走向前夫哥,抓住老高的衣领道:“你叫尔夫啊?”

弹幕瞬间铺天盖地,全是那一句:“就你他妈叫夏洛啊?”

小品这里其实快收尾了,老高开始解释自己是想来复婚的,小女友是自己编造的。

秋菊立刻激动了:“我俩也是编的,这是我大堂经理,来给我送礼,给你赶上了。”

“什么?他是你大堂经理?”

郝建看着他,道:“怎么的?搞仕途的。”

前后呼应上了,一个简单的【call-back】的喜剧手法,倒是效果极佳。

郝建的媳妇也在此刻恰好冲进来。

“你是?”秋菊问。

“我是郝建的内人,建内!”

谐音梗又至:我勇吧?

在吵闹的过程中,开始引出小品的主题,人要学会化解误会,而不是不化解误会,还一直疑神疑鬼,制造矛盾。

“哎呀,我真是被你的天真给打败了!”她媳妇被说服了。

郝建笑了笑,直接把另一只脚的鞋子给踢飞了,高声道:“打败你的不是天真。”

他此刻进行了片刻的停顿,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现场的所有观众。

这是对观众的信任,也是对自己控场能力的自信。

只听所有人都大声高喊:“是无鞋!”

气氛就此推向顶峰,大过年的要的就是一个热闹!

结尾不一定要扇情,和太用力的上价值。

嗨就完事儿了!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