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 > 遮天:从吞天魔罐开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紫微之旅,类荒帝事【6k,4万收藏加更】

第五百五十四章 紫微之旅,类荒帝事【6k,4万收藏加更】

得到瑶池神胎的回复,苏羽沉默了片刻,随后释然,没有过多在意。

看来对方似乎看到了未来一角,对他并不看好。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

“千般因果,我以一剑破之!”

发丝拂动,苏羽童眸闪烁出丝丝神华,一步踏出,刹那间山川大地皆动,风云都在变化,大道都在交感,生出各种异景。

这是他混沌道果的显示!

“你到底有多强,准帝也不过如此吧……”

看着消失的那道身影,瑶池圣女嗪首微垂,喃喃自语,心中事不为任何人所知。

北域其他圣者同样震惊,不由自主地张开天目,看向了青冥之巅。

在那远方,烛龙腾空,黑凰盘旋,金乌拓路,麒麟嘶吼……一条条瑞彩,一道道神辉,铺成了一条混沌大道,苏羽在上面迈步,消失在了天际。

唯有道光在闪烁,化成九天雷鸣留下,天地都为其降异常奇景,映照其道果之光,混沌体被誉为上苍之子的传说印证。

“万古罕见,他还没成大圣……”

神城天璇圣地的破败石坊中,一位枯瘦的看门老人感叹,像是在见证一尊天帝在崛起。

“渡的过那一劫吗?”

东荒中域,一位披头散发的中年人抬头望天,旋即眸光深邃,看向了南域的荒古禁地处,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隐藏在其中。

紫光剔透,光道上的人影朦朦胧胧,日月山河全都倒退,苏羽脚下道纹浮现,一步就是数以十万里,瞬息就消失了。

这种速度超越了圣道的一切,由时间领域贯穿空间领域,快到了极致,犹如行走在时空的维度上,那条混沌大道以及各种天地奇景跟随他一起远去了。

东荒大震,各地生灵都颤抖,内心感应到了一种模湖的存在,灵光浮动,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尽皆心季。

碎虚破空,一道流光闪烁,脱离了这片大荒。

北斗域外,苏羽衣袂浮动,静静地看着葬帝星。

大圆满圣灵的预感,看来成仙路劫难超乎了他的想象,不然无法让一尊皇道圣灵退却……

这是个不好的消息,看来他引动了时间线的变化。

“百年之后,会有几人出世呢?”

苏羽看了一眼东荒山河,眼中刻满冷意。

这股意念影响了星海,无数陨石、小行星炸开,而后又重凝,在他的一呼一吸之间变幻。

片刻后,他横渡星域而去,离开了这片熟悉的区域。

事到如今,苏羽的道果将成,一念可魂游万域,星空横渡对于他而言轻而易举,抬手间可掌开域门,降临他域……

紫微星域·太阳星!

无数太阳真火熊熊燃烧,这里温度极高,斩道者进入会瞬间被斩成劫灰,即便成圣了也不能轻易临近,只有圣人王才能在其中自如行走。

wcxsw.org

一簇簇火苗腾腾跳动,真阳内部炽威恐怖,这是一今天然的生命禁地,没事谁也不会来此驻足。古来只有修炼火行道术的人的才会到访,太阳真焰滚滚,铺天盖地,这是一种最本源的力量。

苏羽行走在这颗古星上,紫黛履一点,纵横数十万里,进入了深处的一处宫殿。

这是一处破败的神庙,尽管已经被坍塌,但还是有一种恢宏之气透出。

它以石头筑成,宫壁上有一种种神话时代特有的图纹,刻有神日,也绘有神鸟,栩栩如生。

那是太古时代的神纹,拥有不朽的伟力,将这片遗迹定住,从而百万年不灭,

苏羽踩在红石地面上,发出了嗒嗒声,有一种沧桑古意像是从那太古年间传来,让人沉浸在一种特别的气氛中。

斑驳的石头殿,暗澹的巨石,道纹依在,痕迹不灭,他在这里体味了片刻,悟到了一小段经文,属于一种真阳道的残术,足以媲美大圣的禁忌篇章。

这些法诀和太阳古经似是而非,类似于帝境雏形,蕴含了创道者的感悟。

太阳真经苏羽早就得到了,但是在这里重新感悟,又有了一种不同的心境……

他默默悟道,将所有刻痕的都烙印进心海中,认真参悟,得到了一种古朴的道术,可以让圣者掌握虚空之焰,焚山煮海。

这只是一种基本道术,是起始阶段,还应有后续法门。

苏羽继续前行,在太阳星深处发现了其余八座殿宇,所掌握的火行道术越发的繁复奥妙,威力也体现了出来。

到了最后的太阳行宫,其中记载的秘术触及皇道,运转到巅峰甚至可以勾动整颗太阳星的力量,为己所用,足以镇杀大圣。

这同样属于借法的一种,和“临”字秘十分类似……

苏羽慢慢体味,感悟人族圣皇的那种创道时的思绪,这是他最需要的。

中央行宫已经被完全毁掉了,只剩了地基,四周还有几块巨石。

虽然术式残缺,苏羽却靠着道悟明晰了所有秘纹,把握到了太阳古皇昔年的那种道境,那是一种御火的精粹,上升到了驾驭宇宙本源的无上法门。

不同的人,不同的道,每一个证道者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路,这就是他感悟后的最深体会。

在这段时间中,苏羽演化太阳古经,而后又开始催动太阴古经,演化自己的法,熔炼于一炉。

到了最后,苏羽不再演化圣皇的道术,默默参悟自己的法,通体光华湛湛。

他从真阳融虚阴的黑阳之术开始,真身化黑曜,再到道我与逝我并出,成为纯阳与太阳,让己身的真阳道趋于完美……

岁聿云暮,一元复始。

转瞬间三载流失,残破神庙中绽放出暗灰色的混沌真焰,迷蒙一片,似火非火,和虚空相融合,焚烧的四周一片扭曲。

苏羽沐浴焰火,眸子开阖间,射出两道金光,气冲斗牛,血气堪比绝巅大圣。

他的本源绝对让人颤栗!

“稍稍感悟便是数年,时间啊……”

苏羽轻叹,从蒲团上起身,大袖一挥,刹那间道痕流转,真虚交织,崩塌的神庙像是坠入了时间长河,在迅速重合。

那些化为齑粉的巨石重现,一块块拼凑在一处,紧密合一,重现了古皇行宫的威严。

数十息后,四分之一的神庙重现,此地复归平静。

这也是苏羽能做到的极致,若能重现此处行宫,需要彻底掌握极道层次的太阳真火。

他屈指一点,倏地太阳真火升腾,这颗恒星深处传来一道道源流,大音希声,宛如潮汐一般。

绚烂的火潮翻涌,聚合在黑发男子面前,凝练成一块暗红色的火碑。

苏羽划动指尖,将自己的部分感悟留下,然后又刻下了一片吊古尊皇的碑文。

片刻后,暗红神碑变了个模样,一枚枚混沌道纹流转,熠熠生辉,宛如一颗颗璀璨的星辰,闪烁着剔透的光华。

“居诸不息,唯有这片古界永恒,不知万年之后,又会有谁来此凭吊……”

苏羽神色浮动,摩挲着自己亲手刻下的碑文,然后将其打入虚空中,唯有对太阳之道感悟极深的人能发现。

做完这些,他身影逐渐虚幻,化为了一缕青焰,消散在了太阳星上。

出入日月内,行走九幽间,这是古时大神通者的基本能力,是最强者的必须有的体现。

从八十年前的那道弱小真灵,现在也算有所成就了……

片刻后,紫微星域的太阴星出现一道身影。

这里没有遗迹,只有一片荒凉的古战场,偶尔可以看到两块斑驳的碎骨,似乎代表了过往的岁月。

苏羽寻了一处极阴之处,开始完善自己经文中的真阴卷……

不知过了多久,太阴星冲出一片太阴溟海,汹涌澎湃,将这片太古战场淹没,黑色的海水席卷了一切,奔流不息。

深溟之下,一点神辉绽放,熠熠如银月,披散出皎洁的光泽。

在苏羽身后,一轮灿烂的金色月亮浮现,而后又化为黑色,从阴阳交织重归本源,勾勒出太阴之道……

转眼间五年过去,溟海呼啸的风浪,在昏暗中静静流淌,远方是紫气磅礴的帝星。

翕然,阴海中飞出一道青烟,化为人影。

苏羽黑发垂落,身后交织着一道混沌之轮,其中纹络繁复,看不清轮廓。

这八年间,他整理出了自己的道法,以太阴太阳为基,着出了属于自己的混沌经文,同时也融汇了剑法菁华,创出了真劫七式。

同时,“前”字秘也发光,让他看到了一角未来……

创法完毕,苏羽立身于星空之中,童眸闪烁出混沌光,有一种特殊的神色。

“该渡劫了……”

他内心自语,眉心的仙金印记剥落,化为一条混沌仙凰,载着他驶向紫微星域的边缘地带。

暗宇宙,一片枯竭陨石带中,苏羽施展气机,瞬间一股浩瀚如汪洋的神力荡漾,天地有感,无数劫云开始迅速凝聚。

积累到这一日,他认为做好了准备,可以迈出那一步了。

一时间,整片紫微星域都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息,让人心头凝重,所有人都忍不住望向高空,可是太远。不能见到什么。

“终于要渡劫了!”

紫微天宫中,奉命镇守于此的老天狼感慨,他是一步一步看着对方走过来的,但还是忍不住惊叹。

未满九十岁的大圣,刷新了神族都木的记录……

“轰!”

一道惊雷震惊世间,域外电闪雷鸣,太阳都被遮蔽了,恐怖如灭世,所有人都颤栗。

众生悚然,心中恐惧,感觉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被压的要窒息。

在这一刻,光芒四射,压盖人世间,域外无穷法则交织,雷电如海,汹涌澎湃,更有一声声嘶吼,若古之大帝复生。

紫微古星上,各地都有光束冲起,古之大帝残留的法阵都在复苏,像是在呼唤祭练它们的主人。

这一日四洲、四溟发生了各种异象,全都如惊涛骇浪一般,震慑人心。

苏羽在渡劫,冰冷与黑暗的宇宙被茫茫雷光充斥,彻底改变了,他离生命古星够远了,可闪电还是遮蔽了紫微天空。

而域外,各种陨石化成尘埃,附近的一些小星辰则是直接炸碎,在这狂暴的雷电中,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太阴、太阳、恒宇、虚空、阿弥陀佛、雪月清、乱古……

一尊又一尊大帝显化,一位又一位古代至尊浮现,化成大圣身,尽显他们当年于这个境界的烙印,杀了过来。

苏羽镇定自若,操纵着混沌仙灵与之对敌,以一敌九,同时道兵化为吞天魔罐形状,将他层层护住,抗住众人围攻。

真阳道、虚阴法、时间道、神空道、仙劫道……

刹那间,千般秘术爆发,苏羽长啸日月,将所有感悟融于一剑中,混沌剑气纵横捭阖,瞬间找到了一位古帝的弱点,将其当场枭首,斩成劫灰。

虚空大帝最早退场,这一位以无垠虚空证道,对他的威胁最大!

“彭!”

其余八位古帝同时出手,都进入了神禁领域,催动各自的本命神兵镇压,打的混沌魔罐当场炸开,无数仙金、玄黄碎片飞溅,像是一片灿烂的光雨,晶莹而剔透。

苏羽发丝飞舞,状若疯魔,以身化混沌烘炉,“兵”字诀操纵道器碎片,和八位古帝搏杀。

这一次是一场血战!

和过往不同,他曾经为了省事,往往不会晋升神禁领域渡劫。而现在他主动求敌。

这片黄金大世的天骄人物尚未崛起,今人不见,只能寻古人一战!

群雄束手,劫剑空利!

这是最为孤寂的写照,他要和末法纪元的帝者相争!

混沌光澎湃,真龙嘶吼,无坚不摧的真龙角断裂,被太阳古皇截断两段,龙血洒落,绚烂无比。太阴人皇手执大印,气动诸天,砸的苏羽一个踉跄,差点跌落下去。

另一边,一枚道符闪烁,斩出虚空之光,无物不破,将一头混沌麒麟击杀。妖皇轮动羽化青金尺,闲庭信步间,将混沌烛龙镇压……

同时面对八位神禁古帝,苏羽战的很艰难,一滴滴混沌精血流淌,几次陷入险地,同为神禁,即使他是混沌体,也难以匹敌,只能靠着本源去磨,寻找时机各自击破。

相较于未来,现在不过是提前演练而已。

和瑶池神胎一样,苏羽在太阴星悟道的时候,也梦到了成仙路之景。

和当初紫君说的一样,有复数级别的禁区至尊出世,要取他的混沌血来血祭仙路……

古往今来,这种待遇,也只有帝尊有了!

现在的风光不过是一处美好的梦境,一切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脆弱不已,极易破碎。

一甲子又二十年,苏羽走到了大圣领域。

再过两个甲子,他需要登临高阶准帝,起码得八重天准帝,甚至九重天准帝,不然很难渡过那一劫。

当然,靠着无始钟、成仙地阵灵的庇护,他可以避开那一次成仙路!

不过苏羽又怎会避战!

他要争,和这片天地争,几个苟延残喘的黑暗至尊,他迟早要扫灭一切!

这一战极为惨烈,自从被狠人大帝击穿肉身后,苏羽便再也没有在雷劫中受过重伤,而这一次他的肉身早就被打烂了,最危险的时候骨骼尽碎,血肉蒸干,只身下了最后一滴血。

而元神更是几次欲熄灭,如那狂风中的蜡烛,随时会陷入永远的黑暗。

他的生命之火将干涸,生命走到了终点,在这等旷世大劫前,所有的黑暗重临,要粉碎他的意志、信念,将他整个人葬灭。

“轰隆!”

一只纤细的玉手洞穿苏羽的胸口,将他的心脏捏碎,这幅景象太过惨烈,其他古皇、大帝、天尊同时出手,将其分尸,斩成劫灰。

苏羽几乎算是身死了,者字秘艰难运转,由一滴血而生,由一滴血召唤雷劫菁华,进行重组,重新构造混沌之躯。

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同时面对八位神禁古帝,而且那些人还是极道至尊中的佼佼者。

太阴、太阳、恒宇、乱古、阿弥陀佛、妖皇、西皇、还有一位执掌长生剑的古天尊。

面对这些人的围杀,苏羽极尽升华,以混沌仙金碎片凝练成仙劫杀剑,战至癫狂。

他游走在死亡的边缘,对抗诸位大帝,而后又去闯一座座帝宫,杀到让他疯狂,人都要崩溃了。

在血和骨中,苏羽遗忘了所有,失去了自己的形体,一对眸子无比冷酷,沾染精血的杀剑碎虚,无数剑诀封住了西皇的退路,将那道妙曼的身影斩落……

道器,破碎了又重组,烙印下混沌符文,弥漫着自己的法则与秩序神链。

混沌珠也不知道被打碎了多少次,内部的神祇也遭遇重创,差点湮灭。

这一日,紫微星域鬼哭神嚎,诸天神魔齐浮现,那是太古前的法则秩序,是众多强者留下的烙印残念。

举世震惊!

此时古帝烙印只剩下长生天尊,这位古天尊精通不死秘术,而且同为剑修,一剑之下,寰宇皆动,简直要埋葬一切。

此时苏羽已经跌落了神禁领域,勉强以碎剑施展混沌劫难道。

“轰!”

两道剑光碰撞,星河暗澹,雷海炸开,一切都消失了,场中只剩下一滩血……

天地间,只剩下了一滩血,混沌剑亦是破碎,成为残片,散落的到处都是。

一滩血迹簌簌而动,而后开始慢慢发光,尤其是碎片间,更是出现一滴鲜红欲滴的血精,璀璨夺目,散发出了汪洋般的精气。

一滴鲜红的血落入暗灰色的血迹中,开始滚动,构建骨骼,重组真身,一道人形被勾勒出来。

与此同时,剑器残片鸣颤,化成一片绚烂的光雨,冲到了一起,哐当一声,如万古前的神鼓剧震,响遍星空。

一缕缕母气弥漫,一道道神则如液体般流淌,千锤百炼,暗红色的杀剑浮沉,绽放出最耀眼的光。

刹那的极度绚烂后,它恢复了古朴,悬在了苏羽的头上,朦朦胧胧,失去了原有的形体,成为了真正的大圣器。

在上,符文更为复杂了,那是混沌中诞生的纹络,天然自成,有一种道将圆满的感觉。

似钟、似塔、似罐、似殿、似印、似剑、似弓……混沌光芒中,各种兵器显露,最后化为一枚符文,勾勒成珠,内蕴小世界,散发出强大的道韵。

苏羽旁盘在星空中,开始调息,这一次负伤太重了,躯体都被打烂了,一切都是重组的,差一点就彻底死掉。

四面八方的精气全部被接引而来,与此同时,太阳上化出一道巨大的光束,直接就照在了苏羽的身上,宇宙八荒各种本源精气奔涌。

一位大圣补充精气,所需的量堪称恐怖,需要耗费一片星河,而像苏羽这种体质,那更像是一个无底洞般,天地隆隆而鸣,汪洋般的精气入体,让他开始发光,渐渐如一道神轮悬空。

苏羽神色平和,一动不动,在这里重塑肉身,洗礼脏腑与骨骼,像是一尊神祇一般。

血液流动的声响若滔滔大河,震耳欲聋,可以看到莹白炫彩的血液中,又开始重新出现了鲜红,散发莹光!

血肉骨头每一次律动都像是一件道兵在轻鸣,到了这个境界,苏羽一滴血足以造就一个太初王体。

整整一个月,苏羽都没有动弹一下,他在蜕变,修复伤体,塑造大圣身,体内隆隆作响,那是残留的雷劫,淬炼其体魄与经脉等。

而其元神也飞了出来,握着混沌珠,同样是隆隆而震,越发契合,道则炽盛。

最后,一切都落幕了,苏羽闯过劫难,步入了大圣三重天,可以俯视一片星域了。

一个八十余岁的大圣,超越了古往今来一切人,相对于其他大圣动辄六七千岁的寿元来说,他现在正处于婴儿期,才刚开始!

“被围杀的绝望……荒帝故事重演吗?”

苏羽血气内敛,恢复平静,肌体缭绕大道痕迹,仙气澎湃,举手抬足间却有了一种让万灵敬畏的道韵。

他回忆着劫难中的一幕幕,将心中一切涟漪抹平。

石昊从荒域开始,便一直被围杀,最后杀到世人无上敢称尊,于末法逆活九世。

和前贤相比,苏羽差了太多。

不过那种横推六合八荒,扫清禁区的意志,他不会弱于任何人……

遮天:从吞天魔罐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遮天:从吞天魔罐开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