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港片只手遮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新的算计又来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新的算计又来了

为了防止阿珍把手机丢了,然后直接消失,陈晋还特意的把阿珍送回了她的家里,这下子他总算是心里放心了不少。

安顿好了阿珍之后,陈晋是连饭都没吃,直接是跑去了洪兴社的总堂,没错的,他是去参加蒋天生的遗体告别仪式。

虽然洪兴社跟东星社两家私底下是经常不对付,但是在最上层,骆驼和蒋天生两个人表面上还是过得去的。

而且洪兴社龙头死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的时候,不光是骆驼,港岛其他的大社团,也都是会派人过来,这是对洪兴这么大的一个社团的尊重。

陈晋原本是不打算理会他们的,这蒋天生死了,怎么着也轮不到陈晋出面,他自己躲起来处理自己地盘上的事情就可以了。

蒋天生是陈晋亲自干掉的,然后在告别仪式上,再跑去给他上个香,祭拜一下,陈晋还真的是没有这种爱好。

陈晋还从蒋天生的身上获得了一张特殊的卡牌,这张卡牌想要正式开启,还有前置条件,要让陈晋隐藏好自己的身份,逍遥法外一个月之后,才能够解锁。

反正陈晋也是不知道这个条件到底是要怎么样达成,陈晋的事情是做的非常的隐蔽,但是同样的,也是有很多的人知道就警队的李文斌,他对陈晋的计划那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甚至有些细节,还是李文斌帮着陈晋完善的。

按道理来说,自己这个逍遥法外,完全就不能够算,但是这个卡牌上的时间,还是在不停的减少,陈晋也就是直接把他丢在包裹栏里面了。

但是事情总是不能够任由陈晋想象中这么的发展下去,骆驼要去送蒋天生最后一程,他是带着两个人去的,也不知道骆驼是怎么想的,他是喊上了陈晋和乌鸦,既然是骆驼吩咐,陈晋当然也只能是赶去现场。

虽然陈晋是送完阿珍之后,第一时间就过去了,但是他还是来的有点晚,骆驼和乌鸦两个人都已经是在这里等他了。

看见陈晋这姗姗来迟,乌鸦第一句话就是有点阴阳怪气的说道,“幼,我们的大忙人陈晋到了啊,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越来越不守规矩,越来越没有时间观念了。”

“阿晋最近你这一下子拿下了那么多的地盘,管的过来么?要不然我这边借你一点人?都是同门兄弟,只要阿晋你开口,难道我还能够袖手旁观,看着阿晋你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地盘再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乌鸦的性格陈晋也是非常的清楚,他肯定是看着自己一下子吃掉了花弗那么多的地盘眼红了。

而且这一次在东星跟忠信义两家的赌船大战上面,自信满满的乌鸦是选择了第一个出场,结果他是被连浩龙给好好的教育了一顿,想要拿个开门红,获取满堂彩的乌鸦,最后是输的最惨的一位。

如果不是连浩龙留手,乌鸦是绝对不可能完整的从擂台上下来。

别看乌鸦现在表面上是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实际上乌鸦的受的伤可是不轻,而且就这么一天的功夫,哪里有完全恢复过来。

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面对乌鸦的故意挑事,陈晋是一点都不生气,他是笑呵呵的回答,“不好意思啊骆驼老大,乌鸦哥,我有点事情耽搁了。”

“不过地盘的事情,我就不麻烦乌鸦哥了,这么一点小事,我可以自己搞得定的,现在我的人确实是不多,但是没关系,有东星的这个招牌在,我现在招人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陈晋当然是不会对乌鸦生气,他早就已经是给乌鸦安排好了,到时候干掉骆驼,他还是想要乌鸦过来背黑锅呢,相比较陈晋对他的算计,乌鸦就嘴巴上面这么说两句,陈晋当然是一点都不生气。

本来陈晋甚至是不打算自己亲自出手,而是打算就让乌鸦自由发挥了,但是这次在干掉蒋天生的时候,获得的这张特殊卡牌,让陈晋是改变了主意。

陈晋不是没有干掉过其他人,社团话事人也是有干掉过,当初他打死的托尼三兄弟,就是越南帮的老大,但是他们并没有给出这么特殊的卡牌。

蒋天生跟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身份上面,他是港岛五大社团之一的洪兴社的龙头。

所以陈晋想要尝试一下,骆驼这个同为港岛五大社团之一的东星社的龙头,身上是不是能够再给他来一张特殊的卡牌。

而且这旁边可是还有骆驼站着,哪里需要陈晋开口反驳,骆驼是绝对不会看着自己手下的两员大将,跟他在洪兴的地盘上闹矛盾的,这不是在外面丢人么。

果然的,在陈晋笑呵呵的说完了之后,骆驼是立刻转头呵止住了乌鸦,“这是洪兴的地盘,乌鸦你给我安静一点,不要让别人看笑话。”

“还有,阿晋刚接手花弗的地盘,这几天肯定是很忙,而且我也是临时通知,来的晚一点也是能够理解,乌鸦你不要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现在的陈晋,可是东星社新立起来的一块招牌,已经是有不少的社团大老,在跟骆驼聊天的时候,开始羡慕他下手快,直接是把陈晋这么一个人才招揽到了东星。

而且最近这一次跟忠信义的交手中,其实东星基本上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陈晋的工厂,再加上吴志伟主导的拿次卖粉交易,被连浩东给点了,这是造成了东星巨大的损失,而他们拿回来的东西呢,也就是连浩龙赔偿给陈晋的两条街的地盘而已,后面是再加上了一条赌船的两层股份。

陈晋这边的损失,是找补回来了一部分,但是东星社这里的损失,可是依然摆在那里。

本来骆驼也是想好了,在他们东星跟忠信义两家的合作中,他肯定是要让连浩龙拿出一部分的东西出来补偿,毕竟这报警的事情,是他亲弟弟连浩东做的,而且东星这边是平白无故的,帮花弗背了黑锅。

但是谁想到,在他们回来的时候,这连浩东竟然已经是挂掉了,这就是没有办法了,毕竟俗话说的好,人死债消,你非得把连浩东做的事情要让连浩龙来背锅,这连浩龙也不是轻易可以让你拿捏的。

xiashuba.com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陈晋是吃下了花弗的一大片地盘,这么算起来,在跟忠信义的交手中,除了陈晋,东星其实是落在下风的。

而在跟忠信义的赌斗中,骆驼也是看出来了,忠信义的后辈们人才济济,甚至如果这次不是罗定发被陈晋拖着,没有上船参加赌斗,这一次赌斗的最后结果很有可能就不是平手,而是忠信义获胜。

罗定发在他们忠信义里,向来就是有名的文武双全,而且钱多,手下的小弟也多。

陈晋能够一个人,罗定发和连浩东两个人的手里占据了这么大的便宜,硬生生的是把花弗的地盘啃下了八成五,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

所以现在的骆驼对于陈晋,那真的是相当的满意。

而且陈晋这家伙态度谦虚,知道进退,乌鸦呢,任由自己的小性子来,不光是经常给骆驼惹麻烦,而且是一点都不顾全大局。

要不是乌鸦跟了自己那么多年,而且这里是洪兴社的地盘,把动静闹得太大,影响不好,骆驼都能够当场把他给狠狠的骂一顿。

被骆驼一训,乌鸦也是立刻熄了火,不管他的心里是多么的不忿,但是在外面,乌鸦还是得给骆驼面子,哪怕乌鸦是有野心,这个时候他也是不敢表露出来。

人到齐了,骆驼是立刻带着陈晋和乌鸦两个,往蒋天生的灵堂走了过去。

陈晋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社团龙头葬礼的情况,洪兴还真的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蒋天生这次的葬礼是办的相当的宏大。

蒋天生作为洪兴社龙头,在港岛这里也是混了有一二十年了,认识接触过的朋友也是不少,来的宾客也是非常多。

看到了骆驼他们的出现,负责操办杂事的基哥,立刻是迎了上来。

不管东星和洪兴两家是有什么矛盾,这个时候骆驼可是来祭拜蒋天生的,他们都必须是对他保持尊重,这是规矩。

到来之后先上香,这是规矩,基哥给骆驼拿来了三根香,陈晋和乌鸦两个人就算了,他们这次是作为骆驼的跟班出现的,虽然是东星五虎,但是想要在这里上香,还是不够资格。

当然了,陈晋也无所谓,这人都是他干掉的,烧不烧香,其实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真的让陈晋跑过去给蒋天生上香,陈晋还怕他蒋天生受不起。

流程走完,骆驼被请到了一旁,蒋天生的弟弟蒋天养亲自过来接待,陈晋和乌鸦两个人就没有这么大的面子了,他们是混到了一个座位,正好是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

看着这熟悉的脸孔,陈晋也是愣了一下,按道理来说在,这个蒋天养不应该是在泰国才对么。

不过这蒋天生和蒋天养他们是两兄弟,而且泰国跟港岛距离也不远,蒋天生出事是前天晚上,蒋天养收到消息,然后再从泰国赶回来,这时间上也是来得及。

不过陈晋还发现,蒋天养身为主人,在这里热情的招待着所有的来宾,蒋天养是蒋天生的亲弟弟,大哥出事了,弟弟出来招待,这完全是没有问题。

而且洪兴社本来就是他们的父亲蒋震一手创办,所以虽然蒋天养一直是在泰国,但是他的名号在这里也是很管用的。

只不过这个情况,让一旁站着的靓坤,脸色是相当的难看。

明明这次蒋天生的后事,是他靓坤下令大操大办,要给这洪兴社的前任龙头风风光光的送走,并且在举办丧事的时候,靓坤也是打算见见各路的江湖社团的大老前辈,向他们展示一下自己现在洪兴社龙头的身份地位。

没想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成全了蒋天养,他靓坤就成了一旁的看客,很少有人过来跟他搭话,而且蒋天养是蒋天生的亲弟弟,这一切靓坤还是挑不出半点的毛病。

自己搭好的台子,让蒋天养站在上面唱戏,靓坤能够有好脸色才怪了。

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之后,陈晋心里是偷笑了一下,看来这坤哥哪怕是当了龙头,这小日子过的还是有点憋屈啊,两个人都是那么熟悉了,自己怎么着也是得好好帮他一把。

坐在陈晋身边的乌鸦,第一时间是发现了陈晋那有点诡异的笑容,“阿晋,看你这得意的表情,好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了啊。”

“咱们可是一个社团的兄弟,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考参考,你可不能够每次都一个人吃独食!”

乌鸦向来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陈晋的脑子,他或许是有点佩服的,但是陈晋的身手,可从来都没有被乌鸦放在眼里过。

陈晋的身材确实是跟教训了乌鸦一通的连浩龙差不多,但是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力,可是相差甚远,所以在陈晋的面前,乌鸦是经常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他们两个人是坐在角落,他们两个是东星的,所以附近也没有什么人过来跟他们搭话,这个时候两个人说点悄悄话,还真的是没有人能够听到。

看了一眼乌鸦,陈晋忽然是笑呵呵的说到,“我是突然有一个想法。”

“乌鸦哥你说,这洪兴这一次出事的可不只是蒋天生一个,还有一个黎胖子也是挂了。”

“你说现在洪兴社主要的人物都在这里,那北角是不是就没什么人了...”

陈晋当然是不会把话说完,所有的话都说出来,那不是变成教唆了,陈晋可不会这么做,他只是会简单的提醒一下,剩下的那些东西,就是要交给乌鸦自己去领悟了。

乌鸦撇了撇嘴,“你陈晋会这么好?我可不信!”

“这个时候去打北角,势必会引起整个洪兴的联手针对,阿晋你不会是想要把我推出来当靶子吧!”

港片只手遮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港片只手遮天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