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厨子老谭的北方往事 > 第603章 烦躁

第603章 烦躁

如老谭所料,那两个实施抢劫和强奸的小子当晚便被抓住了。

在这里说一下,算是奉劝吧,人到啥时候都不要犯法,理智最重要。犯法关系到的不单单是自己,还有家人,还有被侵害者以及被侵害者的家人。

马上小年了,事实证明老谭的预测是准确的,当天阿巧全国四十家店营业额超过了二百万,单饺子就卖了八十五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小年这天老谭在泰山路店一直忙到半夜十二点,到家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儿子张罗着去姥姥家,老谭给定了并客。

望着并客车走远他有些怅然所失,有一种家不像家的感觉——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今年的年该在哪过,该咋过。

回五姐家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回去很难解释,倒叫母亲和姐姐们担心。

自己在家过?

看来只能如此。

他问自己这是悲哀呢还是命运使然,或者是错了,或者是人生的失败。

如果自己现在二十多三十来岁还好,这样的日子有情可原,或者说是潇洒。现在的年轻人不都这样吗,单身一个人,也不找对象,都活的挺好且无比自豪。

可自己过了年四十八了,周岁四十七,也应该这样吗?这样好吗?

说实话这样的生活对有些人来说是好的,没有婚姻的围城束缚便没了拘绊,过着自由的日子。想喝酒就喝酒,不限时间不限地点,醉了有睡榻即可,一觉醒来便是明天。

交友也随意和随性了,尤其异性,可以放开了去交。若是王八瞅绿豆对上了眼儿,那就是一顿酒的事,醒来后澹然一笑,各分西东。

但这样好吗?

如果在以前这很容易给出答桉,可是现在人在中年,即使不想背负责任也由不得自己,哪那么容易。

话说回来他就是个厨子,四十多年的人生几乎是逼出来的,和成功人士比根本不算啥,数不上数。能有今天的思维境界纯是一步步走来的结果。

有时候他也想骂人,做回当厨子时的痛快。

但他想做得更好,至少得有个家吧。

家的含义不单单是有老婆有孩子,还得有爱和幸福,其乐融融才行。可是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不都是在不满足中奢求着,却又挣脱不了现实的存在,安于现状随遇而安。

老谭现在的这种感觉在两年前是没有的,那时虽然和现在一样没有夫妻间的恩爱,但没无家的感觉。每次从外地回来都有奔头儿——回家。

回到家虽然是和林燕没一句话,但踏实,不像现在这样没着没落的。

以前俩人没有感觉,但有关系的维系;现在俩人没了关系,却开始在意起感觉来了。

人呐,不要说自己如何洒脱,只要生活在琐碎的现实中就难逃居家过日子的拘绊,别想用超现实的浪漫和天马行空来过过活,那不实际。

有人敲门,老谭过去开门见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和一位穿职业装的女士,稍愣之后把俩人让进屋里。

快过年了,派出所要突出点啥儿,电视台的直播生活也要宣传点啥儿,欲把老谭救秦丽丽这事拿出来说事,两家也都算完成任务。

老谭听明来意后笑了,说:“算了吧,犯不上。那是我的一名前员工,算不上救,也算不上见义勇为。你们要是报道了对她也不好,毕竟除了抢劫还有强奸,她一个女同志,还带着个孩子,不容易。

我呢今天不把你俩当执法人员和新闻媒体看,就当左右住的邻居,将人心比自心,这事说白了咱们都理解,见不得光,你们说对吧?

桉子破了就行,没啥好宣传的,咱们别叫受害者再二次伤害。

你们既然来了不能白跑一趟,这样,也晌午了,到我家店尝尝饺子,我正好调了两坛子好酒,品品。”

说白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副所长和记者也都是人,话说明了都理解,见老谭这么说也就卖个顺水人情——回去也好交差。

但老谭的邀请是不能参加的,哪成啥了?等于是吃拿卡要,违反纪律的。

老谭笑,先是调侃副所长:“不去也成,但你得把我家昨天送你们派出所的慰问礼包退回来,那也不少钱呢。

看你们为人们服务挺辛苦的给你们送点儿饺子,现在店里有事请你们解决问题倒不来了,说不过去吧。

再者说了,咱俩多少年哥们儿了,你没少吃我包的饺子,算算够受贿金额了,不检举你算你捡着。”

副所长不尴不尬,瞪着眼睛瞅老谭。

老谭随后对那位电视台的女记者说:“我保证叫你今天回去好交差。我们阿巧一直以服务社区为中心,现在依然无偿的给驻守老人免费送饺子,十年如一日,这算正能量吧?

还有,我们被封的店面也做好事,免费给防疫人员做盒饭,这也算正能量吧?

这些可以报道,我不拦着。”

和副所长跟女记者吃过饭已是下午,从饭店出来后老谭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他边走边看临街的商铺,和平日没什么两样,这要是在农村这时已经有年味儿了,至少能听到淘气孩子燃放的爆竹声。而城市没有,也不让放。

他想起前年的春节,是在美丽谷过的,有王淑兰陪着------

想起王淑兰王淑兰的面孔就在眼前出现了,微笑着十分清晰,栩栩如生。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觉着王淑兰没死,还活着-----

但她真的死了,人已不在,有的只是一块墓地和一个墓碑。

老谭摸索着掏烟,只掏出个打火机,烟没了。他寻找着烟店,找到后走了进去。

烟店老板给他拿了烟,他打开盒抽出一根点上,然后便往外走。烟店老板喊他说还没给钱呢,他回过身拿出手机扫码,付了钱,然后说声不好意思。

《极灵混沌决》

烟店老板笑笑没说啥。

他出了烟店继续往前走,回想着刚才的情景自嘲的笑了,心说熘号了,心不在肝上。

他感觉有些冻脑袋,往头上摸才发现棉帽子没戴,回想一下是落在饭店了。于是折转身往回走,这时手机响了。

电话是张丽打来的,说金子晚上请喝酒,她已经约了艳华。

老谭说不去了,中午刚喝完。

“人家金子主要请你,你不去成啥事了。”张丽说。

“请我也不去,喝不动。”老谭说。

“人家可是诚心诚意的请。”

“那也不去。”

张丽便很干脆的把电话挂了,整的老谭一时发懵,手机贴在耳朵上愣愣的出神。

在他正前方十米远处,张丽正手拿着他的棉帽子冲他笑,身边站着金子。

厨子老谭的北方往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厨子老谭的北方往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