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游戏 > 红楼第一公子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贾母大摆升官宴

第一百三十九章 贾母大摆升官宴

且说贾政由从五品工部主事升为齐州知府,按照贾政的意思是不想大办升迁宴。

可是贾母却是觉得前不久荣国府被削爵一等,丢进了贾府的颜面,而且京城一些世家权贵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宁荣二府。

所以为了重整贾府门楣,因此贾母便借着贾政升官的机会,亲自拿出两千两白银,命人于大花厅摆上全天候的流水席。

白天前来道贺的达官显贵们吃酒,晚上自家亲朋好友齐聚一起,就连管事的丫鬟婆子甚至府上的一个小小花匠都可入桌吃席,彰显勋贵之家豪华气派的作风。

虽然对于景安帝突然给贾政升官,贾珠心里多少有些疑惑,但是对于贾母大摆升迁流水宴一事,贾珠还是比较赞同的。

毕竟有些时候,钟鸣鼎食之家还是要讲究一些派场的,毕竟脸面这种东西在上流社会是非常重要的。

京城的皇亲国戚、勋贵官宦也都不是傻子,景安帝先前削贾赦一等爵,但没过多长时间,便转手给贾政升了官,而且是升任齐州知府。

齐州坐落在山东布政司交通水利咽喉要道,经济繁荣,每年给大明带来的商贸税收之利十分惊人。

上任齐州知府病逝,景安帝的四个儿子除了北静王之外,其余三个为了将自己的亲信安插在齐州知府的位置上,可是争斗的十分激烈,谁也不肯想让。

只是让一众大臣没想到的是,这个肥缺竟然落到了贾政的头上,最重要的不是走吏部公文的模式,而是景安帝直接下了皇命圣旨。

京城很多勋贵官宦都猜测景安帝是打一个巴掌而后再给一个甜枣,但在所有人眼中,这个甜枣给的似乎有些大。

因为贾政是走恩荫出身,本身连秀才都没有考上,而且贾政的工部主事一职说白了也是一个喝茶看邸报的闲职。

贾政之所以能落个勤勉公事的名声,那是因为贾政每天都是早起去工部当差,然后又是最后一个走的。这样的官员虽然不一定能有什么功绩,但是给个劳模总归是可以的。

而且贾政为人和善,养了一帮子读死书的腐儒,有这些腐儒的摇旗呐喊,贾政得一个勤勉政事的美名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贾珠从来都没有小看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为人处事的手段,若不是贾赦、贾珍等人作死,那么依照贾政的处事哲学,贾府不至于衰败的那么快。

荣国府大摆升迁流水宴气派倒是气派了,失去的面子也挣了回来,但却是苦了贾珠、凤姐、秦可卿等人。

若只是同荣国府交好的达官显贵前来恭贺也就罢了,贾珠、贾蓉、贾蔷等一众贾府子弟自然很轻松的便能应付过来,但是东平郡王、西宁郡王、南安郡王却是全都派人送来了丰厚的贺礼,并且派出擅长口舌之辩前来试图说服贾政投靠他们其中的一位。

若不是贾珠提前和贾政进行了秉烛夜谈,说明目前贾府保持中立是最好的,只怕贾政说不定就会被某家说客给说动,带着荣宁二府踏上夺嫡这条悬崖峭壁。

贾珠提前和水溶通过风,那就是贾府暂时保持中立状态,因为北静王水溶在朝堂上可以说是一点势力都没有,贾府若此时跳出来支持北静王水溶夺嫡,非但没有什么作用,而且会被其余三位皇子当成出头鸟打。

所以贾珠给出的建议就是,与其跳出来挨打,不如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先暗中积蓄力量,坐看三家鹬蚌相争,等到三败俱伤的时候,北静王才出来捡便宜,如此一来,则大事可成。

而北静王水溶多少已经相信了贾珠是旷世奇才,因此对于贾珠的提议,自然是满口应允,只是贾珠不知道的是,北静王有一张底牌那是谁都无法撼动的。

下午时分,荣国府大门外,贾珠、贾蓉、贾蔷正在送走吃饱喝足的客人,直到客人走的七七八八的时候,但见贾蔷和贾蓉不由得哈欠连连,而且神情萎靡、眼球深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贾珠送走一位贵客之后,恰好看到二人这一幕,忙皱着眉头问道:“蓉儿!蔷儿!我观你二人今天无精打采的,昨晚莫不是又聚众赌博了?”

看着贾珠眼里露出逼人的寒光,贾蓉吓得直哆嗦,而后竟然直接躲到了贾蔷的身后,贾蔷不敢直视贾珠的眼神,因此忙拱手支支吾吾的说道:“大爷!昨晚.....屋内蚊子太多,我俩直到三更时刻方才睡着,今日自然没什么精力,让大爷见笑了,不过大爷放心,自大爷上次教训我俩之后,我俩是万不敢再行聚众赌博之事!”

贾珠不由得看向贾蓉,而后问道:“蓉儿!你好好的家不回,一直待在蔷儿那里干什么?你莫不是也想出去单门立户?”

贾蓉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上来,而贾蔷却是又不合时宜的打起了一个哈欠。

贾珠顿时眉头紧皱,然后盯着二人的面相看了一会,方才说道:“你二人!把嘴张开!”

贾蔷和贾蓉不知道贾珠为何让他们张开嘴,但是二人还是乖乖地照做了,毕竟现在的贾珠就是两府的主事人。

贾珠先是看了一眼贾蔷的舌头,但见舌苔发白,且边缘有齿痕,而且贾蔷的脸色也发白,眼球深陷,一看便知是肾阳虚的症状。

贾珠又看向贾蓉,贾蓉虽面色惨白,有黑眼圈,但是并没有贾蔷的这种症状。

因此贾珠便朝贾蔷语重心长的说道:“蔷儿!你如今虽然自立门户,也到了成家的年龄,但是对于女色还是节制一点的好!”

贾蔷忙感激的说道:“多谢大爷提醒,侄儿也不知为何,最近两天夜里老是睡不着,还总是做噩梦,醒来之后中衣竟然全都湿透,侄儿都在想是不是冲撞了谁,正打算去大老爷那寻个驱魔符呢!”

贾珠一听贾蔷要去贾敬那里,因此忙问道:“你打算何时动身去玄真观?”

贾蔷见此便说道:“眼下客人已经陆续走完,大爷若是允许,侄儿现在就去玄真观寻大老爷去!”

loubiqu.net

贾珠琢磨了一下,而后说道:“既然如此,你先去库房挑点好东西给大老爷送去,二奶奶若是问起,你就说是我交代的,对了别忘了替我向大爷问安!”

贾蔷忙笑道:“大爷暂且放心,侄儿这就去库房找二奶奶领东西,争取晚上回来吃酒!”

贾蔷自搬出去单门立户之后,由于以往大手大脚花钱习惯了,因此分到的一千余两银子不过月余便已花去大半,心里头自然也盘算着赚取银子,但是想来想去也没寻到啥好赚钱的项目。

今日贾珠这么一说,贾蔷便打起了小心思,只要多挑两件好东西,或者少送一件东西,那么自己就能从中牟利,因此贾蔷是迫不及待的朝库房走去。

贾珠并不知道贾蔷的小算盘,而是看着唯唯诺诺的贾蓉说道:“蓉儿!听说你母亲前儿个扭伤腰了,今日可好些了?”

贾蓉忙恭敬的回道:“多谢大爷惦记!侄儿今早从蔷哥儿那里回来,便去问候了母亲,母亲说已然好多了,只是还要将养几日,还让侄儿去向老祖宗告了假,今晚的家宴断是不能参加了!”

贾珠昨日就知道尤氏扭伤了腰,想去看望,但由于忙着贾政升迁宴的事,因此并没有捞到时间,眼下宾客已经走完,贾珠便想前去探望一番,因此便朝着贾蓉说道:“你今儿个也忙了一天,且去二奶奶那里挑件喜欢的东西!”

贾蓉忙喜道:“多谢大爷!”

说完,贾蓉便快步朝库房走去,只是他的身影看起来很是奇怪,就好像屁股上有伤似的。

贾珠忽然想起今儿个贾蓉会客的时候,好像自始至终都未曾坐下,待贾珠想到方才贾蔷说贾蓉昨晚是和他住一处的时候,再联想到贾瑞将贾蓉当成凤姐欲求欢的时候,贾蓉竟然不反抗,贾珠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贾珠一边朝宁国府后院走去,一边不由得心下腹诽道:“什么世道?好好的公子哥不玩女人,愣是要搞玻璃!”

由于宁国府一众丫鬟婆子都被凤姐喊去帮忙端茶倒水,伺候宾客,因此贾珠直到来到尤氏房中,才看到银蝶坐在外间炕上打瞌睡。

贾珠来至右侧房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贾珍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方才来至外间,恰好银蝶醒来,看到贾珠忙要出身问候。

贾珠忙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银蝶见此忙压低声音问道:“大爷!你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

贾珠忙来至银蝶身边炕上坐下,而后拉着银蝶的一只小手问小声的说道:“听说你家大奶奶扭伤了腰,我抽空特地来探望一下!”

银蝶看了一眼贾珠,而后凑到贾珠耳朵前,小声的说道:“大爷!我家奶奶并没有扭伤腰,是假装的,皆因大爷那日太......”

银蝶说着不由得脸红了,贾珠顿时已然明了,忙低声说道:“你去外面守着,我同你家奶奶说点悄悄话!”

银蝶自然知道贾珠要干坏事,刚想说什么,但见贾珠将一块玉佩塞入了她的手中,因此银蝶便小声的说了一句:“大爷!动静小点!”

待银蝶离去之后,贾珠便蹑手蹑脚的来至左侧尤氏居住的闺房,小心翼翼地将帷幔掀开,但见尤氏正侧身朝里背对着他。

贾珠轻手轻脚的靠近床边,而后刚坐在床沿上,尤氏陡然翻过身来,贾珠不由得吓了一跳,勐地从床上站了起来,但尤氏只是砸吧了一下嘴,并没有醒来。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尤氏午睡时上身只穿了一件绣着荷花的粉白相间的抹肚,下身则是一件白色丝绸短裤,由于是侧躺着,所以最香艳诱人的一幕就分毫不差的落到了贾珠的眼中。

好一副夏季午睡美妇图!

就在贾珠陶醉于尤氏诱人的睡姿之时,尤氏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闭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打着哈欠朝外喊道:“银蝶!给我拿杯茶来!”

贾珠不由得笑道:“嫂子!你的腰不是闪着了吗?”

房间中陡然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尤氏勐地睁开了眼睛,待看到面前一张让她即讨厌又恐惧的笑脸时,不由得说道:“你怎么进来的?”

贾珠不慌不忙的坐到床沿上,而后说道:“我自然是堂堂正正走进来的!”

尤氏之所以敢只穿亵衣亵裤睡午觉,那是因为尤氏知道,除了贾珍之外,没人敢在她午睡的时候闯进来,但是尤氏却是将贾珠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给漏掉了。

尤氏见贾珠眼光不对劲,这才注意到自己春光大泄,忙娇呼一声,而后抓起床榻里边的一张薄被遮挡在身上。

贾珠戏笑道:“嫂子,你的身材真好,别说生一个,就是生两个,也是绰绰有余!”

虽说尤氏此前早做好取悦贾珠的算盘,但是真到了这一天,尤氏与生俱来的保守和柔弱还是不留痕迹的展现出来。

但见尤氏怒目道:“你快出去!你若不出去我可就喊人了!”

谁知贾珠非但没有出去,反而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你能不能先出去,就当嫂子求你了好不好?”

尤氏似乎被贾珠的无赖行为很是无语,忙焦急的催促道。

“听说嫂子扭伤了腰,我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来看嫂子,嫂子却如此待我,真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贾珠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活脱脱的戏精上身。

尤氏哭笑不得的说道:“哪有你这样的?”

.....。

红楼第一公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军事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红楼第一公子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