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 > 东京第一美少年 > 第一百九十一章:交换

第一百九十一章:交换

签约艺人是业界内最基本的操作,高价挖人也并不少见,任何一家娱乐公司都需要顶级艺人所带来的流量。

相对应的,它们也会提供最佳的曝光渠道。

这是一个双向奔赴的过程,唯一谈不妥的可能性,有且只有钱这一种原因。

一开始,对于羽弦稚生,四大财团势在必得,因为它们不缺钱。

但眼下,这已经不是钱能够办到的事情了。

他们在国内是老大。

但在国际上,影响力远远不如索尼音乐。

这一年索尼买下哥伦比亚音乐与电影,三菱买下洛克菲勒中心,松下买下MAC唱片,都意味着未来的国际文娱产业,逐渐要步入快速列车轨道。

对于索尼音乐准备签下羽弦稚生的消息,小林宝冢只能无奈地选择接受。

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唯一的出道方式是海选比赛,接着与某个娱乐公司签约,再然后就是各种资源宣发,最幸运的结果无异于搭乘上国际线列车。

但没人能想到羽弦稚生的起步速度如此之快,刚出了两部专辑就能够登上公告牌,并且与索尼音乐牵红线。

要知道,四大财团这边与华纳音乐也仅仅只是商业合作的关系,没有达到亲家的程度,就比如专辑MV拍摄,都是需要付出相关费用。

这也是为什么羽弦稚生会如此令人羡慕的主要原因。

一经签约,作为索尼旗下艺人,所有的国际资源,羽弦稚生都可以无条件使用。

毫无疑问,索尼音乐是羽弦稚生最佳的归宿。

然而,很快就有更加轰动的消息传来,这条新闻让小林宝冢等一众人,再次陷入对人生的迷茫与怀疑之中。

羽弦稚生拒绝了索尼音乐。

他的拒绝理由是:想安心比赛。

这好比一个全国第一的优等生,拒绝了牛津大学的入学邀请,理由是我今天的作业还没有写完。

......

“到了。”

庆应私塾的专车停在一处宅邸前。

穿着校服的女孩缓缓醒来,揉了揉眼睛,接过司机递来的伞,撑起走入宅邸。

这座中式宅邸建在东京青山区高处,视野开阔,附带百亩梅花园地,空气清清甜如崭新的世界。

雨水哗哗地落在石榴树前,流入青石板道,从草坪走上石阶,水塘旁边种着一小片松林,风一吹便会发出海浪的声音,越过松林就是大海,住在这里的人走出居房,随时随地都能看见大海。

她望着这栋奢华的宅邸,将一缕湿润的短发挽到耳旁。

神绘家的官邸,这只是其中之一。

神绘灵就住在这间官邸,平常这里还是队员们的集训室,位于地下一层,从外面看是古典气质,里面则是各种高档的现代家具。

感觉很温馨,除了偶尔能听到的惨叫。

收起伞,端坐在客厅,仆人前去通报,很快穿着一袭白绣衣的神绘灵翩然而至,一边擦着手上的血,一边微笑着注视着面前的女孩。

过了会儿,鼻青脸肿的松原朗走了出来,用手帕捂住出血的鼻腔,头发被揪的乱糟糟的,有些凄惨。

见到来人,他微微点头示意,低着头快步离开,伞都没撑便走进大雨里。

“这是你们平常训练的一部分?”鹿火青平静地看向他。

“小惩戒而已。”神绘灵仔细擦拭指甲里的血,“我们刚刚谈论起羽弦君,我说我好想跟羽弦君交朋友,你们意下如何?”

“只有他跳出来说,好啊,我之前还担心你们会闹矛盾来着。”

“你诈他?”鹿火青摇头,“不怕你的队员们寒心么?”

“他们无法离开我,我从来不担心这一点。”神绘灵朝着身旁的仆人招了招手,“要喝茶么,还是先参观我们的训练室?“

“参观就不必了。”

“那请尝尝我泡的茶。”神绘灵拿起桌上的茶具,衣袖飘然。

墙壁上挂着中式水墨画、书法、还有一系列书籍,传言神绘家族的大家长钟情于中国魏晋南北朝的风雅,看来的确是真的。

同样的,管中窥豹,从神绘灵泡茶的手法,亦能看出她受家族的影响很深,那是纯正的中式茶叶泡法,三烫两倾七分满,风姿古寂。

鹿火青扭头,透过客厅望向远处的大海。

海平面的高度刚到达两个人的前胸,仿佛坐在大海潮汐之巅,有种将什么东西牢牢掌握在手里的感觉,连心情都变得开阔了。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讨厌他。”鹿火青接过青瓷茶杯。

神绘灵微笑不语。

们心自问,她的确恨他恨之入骨。

一开始这种恨,是因为姐姐从未没有如此在意过谁,她因此嫉妒到狂怒。

渐渐的,这种恨转变成了她自己的。

是的,第三次公演赛,她赢了,可并没有想象中的快乐。

甚至......比以往任何一场比赛,都无趣。

对方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对手。

他看自己,和他看向别的选手,并无不同。而自己,则是把他当成了需要全力以赴去打败的人。

她觉得很不公平。

捂住心口,觉得那里仿佛被火焰炙烤,她的眼眸并不阴暗,反而越发平静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神绘灵斜着身子,慢悠悠地饮茶。

“T0级别的曲子。”鹿火青开门见山,“我们的实力并不比北海道差,只缺一首好曲子来拿到超S星徽。”

“而且,等到了月底,花鸟风月就会转到你的手下,北海道第一艺术没了她,实力一定会有所下降,这是我们超过她们最好的时刻。”

“你想拿到学院排名前三?”神绘灵放下茶杯。

“庆应私塾有你,东大艺术有羽弦稚生,我们能拿第三已经很优秀了不是么?”鹿火青笑着说。

“那是T0级别的曲子。”神绘灵轻轻摇头,“你的代价远远不够。”

“你不是打算拿女子组和男子组的双组冠军么,女子组冠军最大的威胁是花鸟风月,其次是我,我同样可以帮你,我们都是你的。”鹿火青说。

“我调查过你,你和花鸟风月,以前是同学对么?”神绘灵忽然说。

“对。”鹿火青痛快点头。

“其实我很好奇,你出卖她的时候,心里可有愧意?”神绘灵澹澹道。

“没有愧意,是她自己太蠢,如果她愿意解释一定能够解释清楚,她根本不是同性恋,绯闻里的那个女孩只是她的同学,那个女孩有着很严重的抑郁症,花鸟风月照顾她,关心她,一切都是因为她是个温柔的人,这与爱情没有一点关系,花鸟风月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她。”

“真的么,那她为什么不解释?”神绘灵看向大海。

“她一旦发通告,媒体就会前去验证真假,她担心那个女孩受到舆论的伤害,这不是很可笑么,她已被万箭穿心,却还在搂着那个哭泣的女孩,保护着她。”

良久,神绘灵都没有再动手里的茶。

“那个女孩喜欢她,对么?”

“如果有人在黑暗里对你伸出援手,你也会爱上他吧?”

“她为什么不主动出来替她辩解?”

“因为她也想要看她坠落啊,这样就花鸟风月就会重新回到她身边。”

“温柔的人都活不下去啊。”神绘灵笑了笑,”你温柔一次,别人就会觉得你好欺负,踩在你的头上,直到拿走你最后一处器官。”

“她跟羽弦稚生是一样的人,不过羽弦稚生比她要聪明,他懂得如何保护自己,这种温柔才是最强大的不是么?”鹿火青说。

156n.com

意外的是,神绘灵认可了她的说法。

“但也仅到此为止了。”神绘灵放下茶杯,“我同意你的交换,代价是一首T0级别曲,除了你要支付的代价,我还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

“把你的身体卖给我。”

“你享用的了么?”

鹿火青肆意大笑起来,她看向神绘灵平整的胸脯,以及未经刻意打扮,那张清秀唯美的少女脸庞。

她之所以愿意前来,正是因为神绘灵告诉她这个秘密。双方交换的基础是信任,信任来源于把持着对方的把柄。

“我对你恶臭的身子没有兴趣,是为了他准备的。”神绘灵轻声道。

“我不喜欢这种蹦跶的蚂蚱,但也不会轻易地忽视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让他赶紧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你的过去有多脏,你心里明白。”

“要我陪他睡觉么,那算下来是我赚呐。”鹿火青歪头。

“用什么方法随你便,你只要把他拉入你的沼泽,然后对全媒体公开。”神绘灵拍了拍手,仆人迅速把障子门打开,“他们会帮你。”

空旷的别院里,站着五位穿着常服的年轻男女,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索尼牌的高清相机,随时待命。

“想让他掉粉?”

“不,不止掉粉那么简单,是反噬。”

“女人们喜欢他的温柔和天真,就像是看清澈的琉璃,那种感受我明白,仿佛稀世珍宝,当他被打碎,这些幻想也就随之破灭了,你想人们会怎么对待一个脏臭的垃圾?”

“好狠毒,我喜欢。”鹿火青愉快道,“做这些,你心里没有愧疚么?”

“一切都是为了姐姐,她只有我能得到,任何人都不行。”神绘灵微笑起身,望向大海上空的墨色云层,“每个人都会为了爱犯下大错,这难道不是一种浪漫么?”

“我明白了。”鹿火青喝尽杯中的茶水。

......

距离第四次公演赛只剩不到三天的时间,羽弦稚生这几天忙到连喝水的时间都快没有了。

新歌已经写出,还剩下编曲未完成。

每天都有东京各区的媒体前来采访,只能是一个个地推掉。

女孩们的集训依然每晚都照常进行,进步也已经初见端倪,但距离那两家学院的差距还是很大。

最傲娇的黑木童在训练室反而是最平静的,一言不发,苦楚尽吞,人清瘦了许多,愈加美而不失锋利。

夏目轻音和藤原千绘偶尔会耍小性子,但一套拖鞋下去就会老老实实。

对于这群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他从不心慈手软。

除此之外,还要跟索尼音乐总部的人打太极。

他不想签约索尼音乐的理由很简单,自己已经有糖果武士公司了,音乐版权和电影版权都可以自己运营,虽然它现在的体量还很小,但这世上哪家大公司不都是从小演变到大的么?

可索尼音乐似乎铁了心要签约,被拒绝了也不气馁,总部的人这几天一直在邀请他参加会议,今天他终于选择参加,回来时已经是晚上8点。

坐在车里,羽弦稚生困的打了个哈欠。

莉奈良子递过来一瓶草莓牛奶,喂到嘴边,他吸了两口,然后继续闭眼小憩,剩下的莉奈良子很快喝完。

今天很感谢莉奈良子,索尼音乐的高层个个都是人精,话术一套接一套,很能忽悠,多亏了莉奈良子一次次的唇枪舌战,让他能够毫无破绽地全身而退。

对于对方的条件,他心动了很多次。

比如联合经纪人打包服务,个人专属国际频道,长达两个月的全球旅游年假,世界级歌星的十年培育计划。

甚至有几次他被忽悠的脑门一热,差点在合同上签字,但名字一签,糖果武士公司从此便再也不存在,而他也要给索尼打一辈子工,再无自由。

资本的本质是交换,他可以得到,但会失去更多。

回来的路上,羽弦稚生渐渐清醒,并表达感谢,询问莉奈良子有没有想要的礼物。

莉奈良子很惊喜,说,我可以请你吃顿饭么?

是的,那一瞬间,他似乎认为自己听错了,是自己打算感谢她,但是她所认为最好的感谢,是自己可以答应她请吃饭。

太卑微了,羽弦稚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迅速点头答应。

莉奈良子高兴地像是个小女孩,又是捏腿捏肩膀地献殷勤,又是给他把买来的牛奶在怀里暖热,今天下暴雨了,天气很凉,不能给他喝凉的。

饶是羽弦稚生对她的态度一向冷澹如军事战线,但这几个月相处下来,也快要被她给推平了,资本战胜爱,不会真的如此吧?

羽弦稚生摇了摇头,捏紧口袋里的手机。

不出意外,铃木白鸟应该已经把消息给了花鸟风月,而自己也频道后台私信给她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但至今都没有接到任何来电。

这让他有些气馁。

源和一龙在驾驶位开着车,悠闲地哼着歌:“到喽,回去好好休息吧。”

莉奈良子撑起伞,羽弦稚生走到伞下,两个人沿着马路走向酒店。

“过来点吧。”羽弦稚生侧身看着她被淋湿半边的身子。

“可以么?”莉奈良子眨眼。

“好了,快过来吧。”

两个人贴在一起。

莉奈良子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准备待会儿找个卫生间,好好释放一下尿意。

身后路过一个身姿高挑的少女,步子走的很快,一下子撞到了羽弦稚生,伞面倾斜,雨水也浇到了他的身上。

“抱歉,抱歉。”带着帽衫的少女连声道歉,应该是哪家学院的学员,这么晚想必是刚结束表演回来,还没带伞,跑快点也能理解。

“没关系。”羽弦稚生摆了摆手,只想赶紧回去洗澡睡觉。

结果没出几步,那连帽衫少女居然滑倒,跌在水坑里,狼狈不堪,她摔得很有艺术性,感觉像是电视剧里的平地摔,倒是蛮可爱的。

不过摔得好像是站不起来了,坐在那里喊痛,雨水浇在她的身上,透过连帽衫,只能看见那少女紧紧咬着嘴唇。

“没事吧?”羽弦稚生走过去,对她伸出手。

忽而一瞬间,他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就在自己伸出手的一刹那,仿佛听见了少女喉咙里发出的一声窃笑,而站在附近的几个人,几乎同一时间目光紧密投射而来。

与此同时,那少女拉住了自己的手,借力朝着自己扑来。

“晚了。”羽弦稚生丝毫反应不及,浑身僵硬,大脑一片空白,视网膜里映主一瓣花朵般的粉唇,在他的眼眸中越放越大,快要与他的嘴唇紧密相贴。

东京第一美少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东京第一美少年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