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农业巨头从1983开始 > 第293章 滚出去

第293章 滚出去

关于“中华鳖精”有个顺口熘——“一只老瘪两锅汤,三个农民把罐装”,原本这是浙江台州温岭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的产品,但是就靠着马俊仁的一句话,一跃成为全国知名度最高的保健品,受到了全国消费者的哄抢。

“中华鳖精”的爆火,也就此引开了1994年保健品市场这座火山,让保健品成为本年度最火的行当;其实在进入九十年代之后,保健品市场就开始了迅勐地发展,涌现出了多家利润率惊人的企业,而经过几年的酝酿和铺垫之后,这一行当终于在1994年迎来了爆发。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此前已经创出名号的保健品企业包括沉阳飞龙、广东太阳神、上海昂立等等,沉阳飞龙在1991年花费120万打广告,当年获取利润400万,92年投入一千万打广告,总利润超过六千万,去年广告费再次增加,利润直接突破一个亿。

这家企业的老板姜伟毕业于哈军工,1990年姜伟来到飞龙的时候,这是一个注册资本只有75万,一共60名工人的小厂,当时飞龙生产一种叫飞燕减肥茶的产品,这东西喝不死人但也没啥卵用,姜伟经过研究后决定,减肥市场现在不大咱们不能搞这个,咱们要搞补肾壮阳药,于是就有了延生护宝液。

俗话说好的,饱暖思淫欲,现如今经济水平提高了,人们就想要更多的东西,延生护宝液一下就戳中了市场G点,很快便畅销起来;姜伟在哈军工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他打广告,学的都是解放战争中的兵法,那就是在局部战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所以他的广告往往在一段时间和一个地域内,有铺天盖地的效果,还给消费者营造出一种财大气粗的错觉。

比如在吉林长春,姜伟一次投入68万,几乎包下了所有的长春报纸;而他打上海更有意思,围而不打,先登广告,然后就是不发货,吊足了上海人的胃口;同时他不添厂房,不增资产,走的是轻资产重营销路线,这些手段让飞龙一跃成为全国保健品行业的龙头。

但没有核心产品的企业终究只是无根之木,在经历了刚开始的兴盛之后,飞龙渐渐被三株、巨人等企业赶超,在市场上节节败退,日后姜伟虽然屡屡使出手段,连抢注伟哥蹭辉瑞热度的事情都干了,但依旧无法挽回飞龙的颓势,这家企业经历了短暂的辉煌后最终还是走向了没落。

太阳神的手段要比飞龙高明一些,如果没有李未,这家企业将会是全国第一个建立起完善VI体系的企业,他们走的是品牌形象至上的路线,步伐也比飞龙稳健许多,去年就完成了13亿的销售额,利润高达三亿元。

昂立一号依靠上海这座大都市也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但是他们在营销方面有所欠缺,然后这个漏洞被他们的代理商吴氏父子发现了,他们对昂立一号的原料、功能进行了分析,并很快摸清楚了这玩意儿的底细,于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三株药业,推出了和昂立一号功能几乎完全一样的三株口服液。

同时中华鳖精的成功让马俊仁成了保健品老板心中的香饽饽,马俊仁也不甘心只收一点儿广告费,他也想蹭一波热度为自己赚取更多利益,于是他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多次暗示,说自己有一种能让人快速恢复体力的药方,马家军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和这种药方密不可分,这时候他倒是不说鳖精了。

全国的保健品老板其实没几个相信马俊仁说的话,但他们都知道,谁要是能拿下这个方子,谁就能缔造出下一个中华鳖精,于是他们纷纷找到马俊仁争抢这一神秘的药方。

最终被广东商人何伯权拿了下来,何伯权原本是乐百氏的老板,从八十年代末就开始做儿童果奶,每年能赚两千多万,在业内仅次于盼盼、娃哈哈等同类企业,也算是小有成就,但何伯权不甘心现状,四处寻找能让自家企业实现腾飞的机会,而当他在杂志上看到马俊仁的采访后,马上就意识到机会来了。

于是他迅速找到马俊仁开始谈判,马俊仁还想待价而沽,“我的药方,就算有人出一千万我也不一定卖!”

“好,那我就出一千万!你卖不卖?”何伯权知道这时候必须快刀斩乱麻,绝对不能陷入漫长的拉锯战,所以一上来就给了马俊仁完全无法拒绝的条件!

马俊仁直接被一千万巨款给砸趴下,此前找他的老板虽然多,但那些人吝啬的很,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开价,能上百万的都不多,更别说一千万了,他马上答应下来,生怕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下次再想遇到这样的冤大头可不容易。

他把何伯权当冤大头,何伯权也把他当成了利用的工具,从签约就开始造势宣传,把签约地点放在了广州的五星级酒店,并请警车一路护送马俊仁和药方进入签约现场,签约结束后再把药方存进银行的保险柜里,噱头做得十足。

两个月后,一款名叫“生命核能”的保健品推向市场,消费者一看配方表,只见全是人参、黄芪、红枣、阿胶之类的补品,在加上马俊仁和马家军的名气,下意识就觉得靠谱,于是“生命核能”也一炮而红。

看到报纸上、电视上、杂志上铺天盖地的保健品广告,李未开始思考这股热潮爆发的原因来!从好的方面来讲,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许多人已经脱离了简单的吃饱穿暖,开始追求更有质量的生活来,于是对保健品的需求便日益增长;其实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中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要不然安利怎么会发展地这么快?而日本也有玛如曼等保健品品牌。

往坏的方面想,那就是如今国内对医药食品市场以及广告宣传的管理还非常混乱,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拿出来卖,什么夸张的广告词都敢上,同时人们的科学素养也有待提高,要不然也不会被保健品广告忽悠地团团转。

李未原以为这件事和自己没关系,但是等过年去给邢书望、于慎远等长辈拜年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家里已经堆了好多保健品,什么昂立一号、中华鳖精都有,角落里似乎还压着延生护宝液,李未一时无言以对,只能给他们科普这些东西的坏处,让他们别吃。

等回到家里,发现其它人来给自己拜年的时候,手上也提着保健品,看来铺天盖地的广告已经让这些保健品提前得到了脑白金的待遇,让它们成了过年送礼的热门选项!包装精美,还有呵护健康的功能,这些东西简直太适合过年送礼了。

这下李未就不好意思多说啥了,人家是来给自己送礼的,难道能说礼物不好么?他只能叮嘱李启云和王凤莲,让他们别吃,然后顶多给李新旺等近亲说说这些东西的坏处,其它人也只能笑呵呵的收下了。

如果说过年送礼收礼时候看到保健品只是哭笑不得的话,春节后看到的一幕则让李未彻底愤怒了。

这天从公司开完会回家的路上,李未已经发现今年和往年的不同了,往年道路两边房子的墙上,大多都是饲料的广告,而今年却多了许多三株口服液的广告,不光墙面上刷的有,电线杆、道路护栏,甚至是猪圈、牲口棚、厕所,到处刷的都是三株口服液的广告。

等他们路过柳树乡集市的时候,又发现许多老头老太太排起了长队,李未让王世斌把车停在路边,过去一看,果然如同他所想的那样,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坐在前面,挂起了“义诊下乡”的牌子,为这些老百姓免费看病。

按道理说送医下乡这肯定是好事儿,自打改革开放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送医下乡的活动了,所以老百姓一看到城里的医生下乡免费看病,都非常积极,纷纷过来排队等候。

但是这些医生说的话可就不那么实在了,“哎呀,你这个胃病还是比较严重的,不过不要紧,买几盒三株口服液回去喝就好了!”

不管病人是什么情况,他们拿出的都是同样的套路,先恐吓对方一番,说这个病非常严重,而且大多都是肠胃上的毛病,然后又开始推销起三株口服液来。

三株口服液起步比飞龙、太阳神晚,又没有何伯权那么强的资金实力,于是吴炳新和吴思伟父子便想了个办法,沉阳飞龙学习解放战争时的战略集中优势兵力打大仗,那咱们就走革命时期的路线,用农村来包围城市,于是便聘请当地的医生下乡,假装义诊推销三株口服液。

这特么的就是骗人!而且还是最没底线的骗人,不仅骗了老百姓的血汗钱,还耽误了他们的病情!这要是在其它地方,李未眼不见为净,但是他们都卖到河阳、卖到自己家门口了,受害的可都是自家亲朋好友,这那能忍得住?

“停一下!”李未走到跟前看了两眼,倒是认出了为首的那名医生,“哦,这不是县医院的顾主任么?我记得你好像是骨科医生吧?啥时候还学会看肠胃病了?而且我也没听说县医院有组织送医下乡的活动啊?这是咋回事?”

“额,李董!这个......这个......”县医院骨科主任顾为民一看到李未,马上站了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好意思说实话,要是其它人问,顾为民理都不会理,但李未绝对是他得罪不起的人,他可不敢应付。

“这样,顾主任,你今天先和几位大夫回去吧!明天我去趟县里,和劳书记还有方院长商量下,义诊肯定是好事,我们惠农绝对支持,到时候我们惠农捐一些常用药,再出一些钱给你们当补助,再辛苦下你们,搞几场正儿八经的义诊。”李未强调了正儿八经几个字。

“好好好!我回去就给方院长汇报,方院长听了肯定高兴!”顾为民听到李未没有把事情挑明,好歹给自己留了几分面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起身就走,生怕走完了李未反悔。

“顾主任,顾主任,咱们可是说好的啊,您钱都收了,义诊还没有搞完就走有些不合适吧?”旁边三株的工作人员还没搞清楚情况,仍旧试图阻拦顾为民等人,想让他们继续把义诊,哦不是,是这场骗局继续搞下去。

“各位,把他们拦住!”李未招呼了一声,旁边的老百姓虽然不懂李未为啥要这么做,但他们要么家里有人在惠农上班,要么养的有惠农提供的种鸡、种猪,现在大老板发话了,那还不赶紧支持?人群一拥而上直接把几名三株的工作人员给控制起来。

“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三株的工作人员顿时慌了。

“我干什么你们心里清楚!走,把他们带到乡政府去,我借个会议室用下!”李未把他们带到会议室里面,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叫李未,你们现在就给吴炳新打电话,就说我李未说了,三株在其他地方咋搞我不管,但是绝对不能来河阳!趁早给我滚出去,要是下次还让我们在河阳看到你们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可就不是赶人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李老板?我们三株是合法企业......”有人脑子迟钝,还试图分辨。

李未没耐心听他们将这些,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你就说这个电话你打不打吧,不打的话就不用走了!我让工商局、派出所、卫生局的人跟你们说!”

“李老板,您稍等下,我们这就打!”现在终于有人明白了,三株这是得罪地头蛇了。

于是他们连忙借用乡政府的电话开始打,他们只是最底层的业务员,肯定不知道吴炳新的电话,只能先给市一级代理打,然后再找省代理,省代理找总公司,半天才找到吴炳新。

农业巨头从1983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农业巨头从1983开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