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白鹿原,我成了鹿兆鹏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买材料(二合一)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买材料(二合一)

中午的时候,鹿兆鹏总算是到了申大。

自报家门,马上有着学校的教授出来接待。

“鹿歌先生,您可算是到了。文章我可是时时有拜读。”

“先生好。”

给鹿兆鹏安排了住处,都是按照学校教授的标准。

“鹿歌先生,您今天先在这儿休息,明天再开展讲座。不知道你的题目是?这样一天的时间,可以让同学们知道,有个准备。”

“我在燕大的时候主修的是外国历史文学史,明天我准备着重就讲一下我们邻邦日本。”

“鹿先生不讲俄国?您翻译的那三部俄国着作?先生想好了就行。”

文人圈不大,知道鹿歌的人很多。

特别是那些男同学看过神凋射凋的很多。

听到作者过来,申大的男学生们都想着去瞧瞧。

这几年间,射凋的风靡席卷了全国,还衍生了不少彷写的,只不过和射凋的韵味都差了一截。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鹿兆鹏走到了讲台上,底下有着好几百人。

“同学们,大家好,我在京城的时候研习过外文,或许是天赋使然,数年的时间通晓了几门外语。在上海滩,外国人最多,外国人的租界最多。我想讲讲他们,首先就讲讲这个日本这个大国。他与世隔绝,列岛离大陆 115英里。一个善于学习和借鉴的民族,历来是一个喜欢与强者为伍的国度,这为它带来了无限的机会......”

“1842年,幕府废除了“异国船只驱逐令”,并吸收改革派的意见改进炮术,在中国几乎无人问津的《海国图志》却在他们那儿备受推崇。”

...

“1871年12月23日,经过精心准备之后,以太政大臣岩仓具使节团登上了美利坚公司的轮船,从横滨出发奔赴美国和欧洲获取知识。”

“1872年统一全国货币,1873年地税改革...”

“1877年东京大学初建,39名教授中有着外籍教授27名。东京大学的经费占到了文部总经费的四倍。1872年,开始义务教育。1910年,小学经费占地方政府预算百分之四十。1912年,报纸杂志共有两千余种。”

“每年的军费开始占财政预算一半以上,1903年,兵力达到四十万,船只吨位26万吨。1919年公司总数两万多家。”

......

把目前的数据都说了一通。

“最最重要的就是教育、科技、人才,模彷与创新。”

“这是他以前的和现有的,在这儿,我大胆的推测接下来他要办的事情。意在东北,这是他几十年来的想法了,并非一朝一夕。西方会默许,他们的想法是日本能够牵制住俄国。但是他不会满足,目标在全境。现在的他内外矛盾,不得不举行空前的大规模的冒险战争。”

...

讲了好多他的过去未来。

“鹿歌先生,您这话会不会危言耸听了。”

“远远不止我说的这些。”

还有着好几年的时间,能够早做准备,或许就不一样了。

也没管他们信不信,目前就是正在东北发生的事情,和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赴约来了次演讲,讲完就走。

本来他们都以为是要讲文学的,没成想讲的是军事政治。

刚一出校门就被冯程程拦住了。

“冯小姐?”

“请你吃个饭,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昨晚上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那不算,单独请你一回。听你说到申大来,我可等了好一会儿。”

拉着鹿兆鹏到了一家外国餐厅。

上海滩的外国人太多了。

“我爸这几天都不让我出门,说上海滩不太平,这不,后面还跟着两个呢,烦人。”

“冯先生在上海滩名声大,不过也麻烦。冯小姐出来吃个饭都要这么小心谨慎的。”

“鹿大哥,等会我再请你看电影。对了,你在申大的事情应该忙完了吧,接下来呢,准备去哪儿,回京城吗?”

“不,就留在上海滩做些生意。”

“做什么生意,我爹可以帮忙的。”

“服装,或者是电影。”

“鹿大哥会跳舞吗?”

“会一些。”

吃过了饭,直接被她又拉到舞厅里来。

鹿兆鹏在舞厅外面站了一会儿。

“百乐门舞厅大饭店。”

鹿兆鹏念了下名字,算是上海滩最大的一个舞厅了。

门口看门的是一个印度阿三。

里头人流量很大,远没有刚刚西餐厅的安静。

台上的舞女们穿的都挺暴露的,果然上海滩是走在时代的前沿。

鹿兆鹏和冯程程找了个桌子坐下。

马上就有了服务员过来。

“先生,您看看要点什么?”

刚刚已经吃过了饭,这时候来点饮料酒水就可以了。

打开了菜单,好家伙,上面的酒水单还是用法文写的。

鹿兆鹏指着菜单上面,来了两杯红酒。也用法文说了出来。

贵的很,竟然敢卖十块钱一杯的酒。

难怪出入了这个舞厅的没有一个是穷人。

舞厅的舞都比较简单,步子,身子摇几下就行了。

入门简单,想跳的好有很好的观赏度难些。

鹿兆鹏拉着她跳了支舞。

待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离开了去。

到了酒店中。

申大的事忙完了,鹿兆鹏思索了下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

四年的时间,京城的几个店铺,西北的一个煤矿,自己的手上有着百来万,足够起家了。

想好了,还是干老本行,直接从内衣店干起。

需要地皮,工人,材料。这些个事情,只要有钱就好办。

第二天白天,鹿兆鹏就去找供销商去。

一路打听到了一家纱厂。

上海滩外国人的公司太多了。

找的这家叫做陈氏纱厂股份有限公司。

刚到地方,这厂子的规模还行。

看到了几十个工人就聚集在外头。

“这是在干嘛?”

鹿兆鹏有些疑惑。

“兄弟们,我陈连山对不住大家,让大家跟着我受累了,工厂到了这步田地,是我陈某不才。我想实业救国,跟洋人拼一拼。不曾想,却让大家连工钱都不能按时拿。工厂到了这步田地,我陈某需要给大家负责,所以厂子亏了,不能亏了大家。除去分发的大洋外,还有推欠的,就拿这些东西吧。虽然都是旧货,但还是能抵上几个钱的。”

“陈厂长,我们不需要您卖家当的钱啊。”

“陈厂长,难过的日子已经难过过去了,再过几天又有什么呢。”

“是啊,厂长。”

“这是你们该拿的工钱啊,已经拖欠好几个月了,我不能再让你们颗粒无收。”

鹿兆鹏看到目前的情况一下子就明白了,来的地方不对啊,这家纱厂都要破产了。

心想着这老板倒是还不错,不拖欠工人工资。

看了下他们的布,应该也不错。

“打扰一下,请问您是厂长吗?有笔生意想和您谈谈。”

鹿兆鹏对着陈厂长说道。

“我是陈连山。你也是想要我这块地的?我不管你是谁派你来的,请你回去告诉他,这厂子是我的命,只要我活着,厂子和地谁也别想来拿。”

“陈先生,你误会了,没人派我来,我要的是您的货,不是地。”

他看了下鹿兆鹏,这么个年轻人就算要货能要下多少。一度以为是开玩笑来看笑话的。

之前他发了一批货出去,三个月了还没收到回款。

本来效益就不行了,还有客户拖欠,生生给拖死了,工人的工资都发放不出来。

陈厂长问道,“你要多少?”

“十万块钱的货,陈厂长你看看有吗。”

“阁下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马上就能签合同。”

鹿兆鹏把旁边的纱布摸了下,“好纱,不比洋人的差。”

十万大洋的货,他们这儿现存的货量还少了点。

鹿兆鹏从怀里取出了一份合同。

“陈厂长,你看看,这是我拟定的合同,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咱就签字。”

陈厂长不相信眼前这幕,都要准备倒闭了,这要是有十万块钱的资金进来,马上能够恢复。

“我准备开一家服装店,需要大批量的棉纱,您这儿的就很不错。这一万块钱算是定金,您可以把工人们的工资发下,至于尾款,十天后我再过来。”

鹿兆鹏直接在上面签了字,还留下了钱。这套操作把陈厂长看懵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

鹿兆鹏,“算是帮您吧,更多的是帮自己。”

三天后,选好了地址,买下来了一处店铺。

上海滩寸土寸金,花高价钱买下来的,光是卖内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本。

反而是工人要的钱比较少。

纱厂的货运了过来,直接开始生产着内衣。

再有个十天半月的就能挂牌销售了。

鹿兆鹏再去了一趟申报,有着一些稿子需要发表。

小说的老本行也不能丢下。

当初就是靠这个拿下第一桶金的。

报社的舆论力量不错,能够和自己的生意相辅相成。

开车到了申报楼下,直接跟申报的领导见面。

“您好,我有一部小说需要在贵报社投稿。”

“您是?”

“鹿歌。”

名声大点的作者,稿费也会比较多些。

投稿的是神凋的下一部倚天屠龙记,全部卖出去赚上几万块钱不是问题。

“鹿歌先生,能看看稿子吗?”

“当然。”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包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鹿先生,好文采。”

鹿兆鹏,“我还需要贵社帮忙发表一篇文章。”

又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写了几百个字,差不多都是曼歌内衣店的广告。

“先生,这种商业性文章,不但没有稿酬,我们还要收您的广告费。”

“当然。”

很快把价格谈妥了下来。

算是都迈入正轨了。

服装店还在装修。

内衣都还在生产。不止是内衣还有其他的女装。

款式多,每一款都不同于现在现有的。

上海的包容,那些个与众不同的东西想来这个时代的人都能接受。

店铺的装潢至关重要。

在申报待了一会儿就到店铺去了,一定要高大上。

在上海滩做事,利润太低了可不行,准备把卖价放高许多。

一个店铺的装修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脸面,只有门面装修搞好,才能吸引顾客进店消费,要高端不能亲民了。

“师傅们,完工的时候请大家吃饭。这些个材料都是外国进口货,当下最好的。我提几点要求,装修的色彩最好可以很和谐融合在一起,让人一眼就感觉到整体的主体,但也并不是颜色统一,毕竟如果颜色单一给人的感觉也会是很单调。还有一个就是灯光,这些个灯光打在服装上面和在外面看到的效果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着一些材料还是系统中签到得来的。

装修的风格,和后世一些大牌的店铺风格非常相像。和现在的服装店那是截然不同的。

鹿兆鹏要的就是这份不同。

吸引到那些有钱人过来。

一半的内衣一半的女装。

先主打这两样。

“师傅,这条通道一定不能太急,要大气。镜子还有试衣间一定要大。”

店铺买的够大,装修起来不会存在什么空间上的问题。

试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尽管是内衣。

隐蔽性,宽敞,镜子一定要好。

跟这些个装修师傅们说了好些注意的东西。

花了这么多的钱,不办的好一点怎么行。

这可比在京城的投入要多的多。

“阿七,到时候店铺开业,你记得在外头请一些人过来,请学生,给她们钱。”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老板,你这是要请托?”

“聪明。”

在校学生便宜又有气质,再好不过了。

其他的人,贵妇可不愿意过来做托。

至于穷人拿更不行了。

曼歌内衣店主打的就是高端品牌。

有着几个托就行了。

服装店和吃饭的店不一样,不需要特别多的人。

人太多了不行,没有人也不行。

没人的话,可能人家看都不进来看了。

曼歌现在是新开的,本来就没有名声。

再加上又是卖内衣。

一般卖内衣服装的都会去自己常去的店铺。

上海滩也有着些内衣店。鹿兆鹏的店赚钱,就要产出更多的款式。做好营销。

白鹿原,我成了鹿兆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白鹿原,我成了鹿兆鹏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